自強不息 - 曾錦強
2010-09-28

政府資助市民自置居所的公眾諮詢已經結束,傳媒報道政府較傾向以「先租後買」方式資助市民置業。「先租後買」意思是讓參與者先付租金,租下政府指定的房屋數年,數年後他們可以選擇將已交的全部或部分租金當首期,買下那個單位或其他私人單位。 由於未知計劃的細節,很難作出評論,無論計劃如何,能受惠的人始終有限,大部分的人還是要自求多福,為自己的置業計劃籌謀。 很多人第一次感受到有置業需要的時候,都是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年輕人收入不多,一場婚事可能已經用光了頭幾年工作的積蓄,如沒有家人的幫助,很難有足夠的金錢付買樓首期,新婚夫婦沒法不「先租後買」。但我發覺,身邊的朋友一旦開始了租樓住,很少會自己置業。 一來租金的支出已經不菲,成家立室後,生活費也增加了,要有一定的積蓄去買樓並不容易。即使後來收入高了,卻發覺租大一點的單位改善生活,比付一大筆首期去買樓更容易,還是選擇繼續租樓。所以身邊有些可說是高薪一族的,還是從來也沒有買過樓,現在即使想買樓,也歎買不起自己住的樓。 其實如果願意延遲享受的話,先租次一等的單位,將部分租金儲起,未來十年八年,總會有些時間樓價會在負擔水平下,正如過去十年也有不少時間樓價很低,到時就可以用儲蓄作首期買樓,這也可算是自製的「先租後買」計劃。 逢周二、四刊登

2010-09-21

剛過去的周日我們一家去了聽香港小交響樂團《中電經典樂逍遙》的音樂會。 記得去年底我寫過一篇有關我和太太、兒子去聽音樂會的文章,那是因為應付學校音樂專題研習而去,我提到場內似乎很多人都是懷著類似目的而去,不少觀眾都睡著了。 今年學校雖然還沒有通知要做音樂專題研習,但我太太做事一向有前瞻性,在暑假的時候已經訂了票聽這個音樂會,今次連我未夠六歲、平時周日不願午睡的小女兒也帶進場(雖然門票上寫明六歲以下,恕不招待),希望她可以睡得很甜。想不到今次音樂會,一點也不悶,即使我對音樂一竅不通,也能夠投入,小女兒也沒有像預期般睡著了。 作為音樂會的音樂總監、指揮和主持,葉詠詩很照顧我們這些音樂門外漢,每一首樂曲也有適當的解釋,而她的介紹也很生動,讓我們聽的時候更容易投入。除此以外,她還很重視和觀眾的互動,例如教觀眾打拍子,讓我們隨著音樂的節奏搖動身體,教現場觀眾跳華爾滋等等,沒有冷場,連一些小觀眾也被逗得興奮大叫,跟一般的古典音樂會很不一樣。 不知傳統古典音樂愛好者對音樂會的形式有甚麼意見。但我認為既然音樂能陶冶性情,音樂人應該以普及音樂為目的,讓更多人認識音樂,拉近和普羅大眾的距離,而非曲高和寡,只為少部分已經懂得音樂的人而設。 逢周二、四刊登。

2010-09-16

近日在Facebook上有數位朋友也轉載2009年9月6日港台節目《升鬥之歌:開心快活人》的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dHGzTVRlXBU)。影片以一個6歲小朋友自述開始「我係莫雪兒,今年6歲,讀緊K3。」這個小朋友來自中港婚姻家庭,父親57歲,母親33歲,家住一間兩層高的鐵皮屋,父親做雜工維生,在母親未取得單程證來港前,雪兒每天放學後還要跟著父親四處工作,日曬雨淋。 這個家庭有齊所有悲劇家庭的元素,中港婚姻、老父少妻、貧窮等等。但從大人和小孩身上,看不到半點悲傷,反而是樂觀積極的一面,莫雪兒更是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對生活不但沒有怨言,又努力讀書,更是父母的好幫手,有網友甚至說她比起萬寧小妹妹更可愛。 我特別欣賞雪兒的父母,我常說有怎樣的父母,便有怎樣的小孩,懂事乖巧的雪兒實在與她父母的言教身教分不開。雪兒爸爸很顧家,他說:「做人有乜嘢最緊要啫?最緊要係家庭……」,又說:「工作辛苦唔緊要,見到兩個女聽話冇事就開心……」雪兒媽媽也很有愛心,她說:「冇錢可以慢慢搵……唔好郁啲攞細路出氣。」並沒有埋怨貧窮,反而欣賞丈夫勤力工作。 努力工作,重視家庭,愛護家人,懂得感恩,選擇快樂等等都是老掉牙的道理,可是能夠做得到的又有多少人呢?正如雪兒爸爸說:「開心唔開心都係咁做人,點解唔開心啲呢?」世上最富有的人不是擁有最多,而是需求最少。逢周二、四刊登

2010-09-14

有一項調查發現,近七成半受訪的20至34歲香港人,即所謂「第四代香港人」,於過去五年停留在原有的職位階層,只有約半成的受訪者獲得晉升,其餘兩成甚至向下流動。 「第四代香港人」比較不幸,他們成長在相對富裕的年代,沒有經歷過貧窮的洗禮。偏偏踏入社會後,卻要面對九七亞洲金融風暴、二千年科網爆破、03年「沙士」和08年金融海嘯,職業的穩定性不及我們這一代。而且我們尚可藉著九十年代移民潮造成的空缺上位,他們要向上流的機會真的少了。 調查機構建議政府增加大學資助學位課程學額,這點我不太同意。當然教育對提升個人競爭力有一定的幫助,但增加學額等於增加競爭,向上流並不會更加容易。而且即使在精英教育的年代,也有不少大學生讀得頗吃力。我反而認為,如果發覺自己不是讀書的材料,不如早一點投身社會,學一門手藝,發展不一定會比大學生差,如果增加一些實用性的專業課程,可能更適合。有些人如果因為遲開竅,投身社會後,才決定重拾書本的話,現在也有不少機會。 再者,雖然現在打工向上流的機會少了,但因為互聯網和電子商貿的興起,令到很多行業的入場門檻也降低了,「長尾巴」也有利中小企的生存,創業的機會反而多了。雖然創業的失敗率高達八成,年輕人只要及早開始,經歷了幾次失敗後,總有機會發展到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

2010-09-09

小時候,爸爸常對我們說對人要有戒心,不要太輕易相信別人。後來我發覺他並沒有身教,他自己也頗容易相信別人。以前是小巴司機的他,遇到乘客說忘了帶銀包,他不但不收錢,還擔心乘客沒錢傍身,自己掏一百元給乘客。雖然大部分乘客也有借有還,偶然也會遇到沒回頭的。除此之外,他也有過不少給人騙錢的經驗。 可能得到他的遺傳,我也很容易相信別人,年少時遇到陌生人問我借錢搭車,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將我僅有的零用錢奉上。即使現在年長了,也沒有變得聰明些,還是很容易相信別人。 當然最基本的戒心還是有的,例如不會跟陌生人去他家裡,或隨便借錢給人。但比起其他人,我的戒心還是比較低的。我認為每天要和那麼多人接觸,工作上要跟那麼多人交手,如果常常對人要有戒心的話是很令人疲倦的。當然如果遇上了別有用心的人,我是有機會受騙的。但我常說受騙並不可怕,最重要是看被騙的結果是否能夠承受得起,如果可以的話,便不怕選擇信任。如果真的被騙了,便當是買個教訓好了,讓我看清楚這個人,還要提醒自己不要再次受騙。如果同一個人能夠騙你兩次,那就是你自己的責任了。 上天是很公平的,當你選擇相信別人的時候,祂也會安排一些可信的人在你身邊。這些年來,我雖然有受騙過,但沒有甚麼慘痛的經歷,選擇信任還是讓我生活得更愉快。 廣告集團行政總裁 逢周二、四刊登

2010-09-07

有學校為了叮走「少爺兵」,將自理能力作為入學面試評審準則。又將拿筷子、綁鞋帶、打領帶等,列入常識及視覺藝術課程計分。還要高小生參加三天訓練營,由老師負責看管摺被、收拾碗筷等等。 香港家長出名配合學校,任何要計分數的,一定會做到最好。不難想像將來有拿筷子、綁鞋帶、打領帶的補習班,打造完美的拿筷子姿勢,及完美鞋帶和領帶結,以求取滿分。相信不久將來,香港小孩子會成為全國拿筷子、綁鞋帶和打領帶最出色的小孩。 我常敬佩現在的老師,既要做好教學工作,又要處理行政,現在連小孩子的自理能力也要照顧到。但老師總不能二十四小時跟著小孩,而且一個老師對著幾十個孩子,怎能負上教育孩子自理能力的責任,總不能讓老師教小學生洗澡或擦屁股之類。而且在學校的評核如何高分,回到家也可以做小霸王,我也見不少所謂品學兼優的小朋友對外傭如何無禮。 問題癥結是很多中產家庭也用外傭,他們很樂意事事為小主人效勞。沒有主人的吩咐,外傭怎敢怠慢對小主人的照顧,免得被詬病。而且一般外傭只在同一家庭工作少於四年,因為很多到了要付長期服務金時便會被辭退,她們怎會想得那麼長遠,小孩長大後的自理能力就真的是貴客自理了。 所以家長不應將教育等同考試的分數,也不應有外判心態。無論工作如何忙碌,也不要將教育子女的責任外判給學校或補習老師,更不應外判給外傭。 廣告集團行政總裁。逢周二、四刊登。

2010-09-02

上文提到我有一個記錄每一分一毫支出的怪癖,這對於培養量入為出的理財習慣有很大的益處。 年輕人剛入社會工作,收入不多,除了要避免誤墮債務陷阱之外,要達到人生的重要目標例如結婚、置業、甚至創業都需要一筆頗大的資金,除了少數有富爸爸做後盾的之外,很多都是靠自己努力工作和儲蓄。 我來自草根家庭,有過自己努力儲蓄的經驗,可以和大家分享。儲蓄需要計劃和紀律,我認為應將平常的消費戶口和儲蓄投資的戶口分開,每月出糧後立刻將需要儲蓄的金額轉帳到儲蓄戶口,如果你打算儲蓄一成薪金的話,就當你的薪金只是原來的九成。儲蓄投資的戶口最好連提款卡也沒有,非到必要的支出例如結婚置業,不輕易提取。很多人沒有將儲蓄和消費的戶口分開,每月只將用剩的錢儲起,最後可能一點也儲蓄不到。 很多理財顧問建議將月薪的一成儲起,這樣對生活質素影響輕微,長線可以累積到不少錢。這是不錯的方法。很多在一家公司工作了十多二十年的朋友,會發覺他們的公積金或強積金戶口,是他們最重要的資產之一,可見積少真的可以成多。 但這個方法的缺點是需要長時間才看到成果。年輕人可能沒有耐性看到他們的儲蓄開花結果,而且一些人生的重大目標例如結婚和置業,大部分人都希望在大學畢業後十年內便達成,如果沒有家人幫助,就惟有靠自己狠狠地儲蓄才成。 [email protected] 廣告集團行政總裁

2010-08-31

和朋友談到年輕人欠債的問題,友人問我:「你估一個賺五千元的人,跟一個賺五萬元的人,誰更容易儲到錢?」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這還用問?一定是賺五萬元的。但想深一層,這也未必。因為賺五千元的,收入僅夠糊口,每一筆支出也要計算清楚,容易從一點一滴中累積到一些錢。反而那個賺五萬元的,因為不愁衣食,容易養成不懂節制,胡亂花費的習慣。 加上現在有很多理財陷阱,使用信用卡不須現金交易,到收到月結單才知道自己超支。即使超支了也不要緊,因為信用卡公司只收5%最低還款額。在欠款不多的時候,一百幾十元的利息支出看似無傷大雅,但一旦開始了不還清信用卡欠款的習慣,欠款只會像雪球般越滾越大,直至最後連最低還款額也付不起。這時財務公司就會跟你說,他們有卡數一筆清,讓你省了利息去買多一兩件衣服,就這樣,即使你工作如何出色,也只好幫銀行和財務公司打工了。 其實無論賺多賺少,也需要理財。而理財的第一步很簡單,就是要有積蓄。年輕時,我已經培養了一個習慣,就是將我每項開支也紀錄下來,每個月檢視一次。一方面肯定自己沒有入不敷支,另一方面也可以瞭解自己的花費習慣,有那些地方可以節省一點。雖然我現在已經不太需要用這種方法來強迫自己儲蓄,而我太太也覺得我連一元幾角的消費也紀錄很無聊,可是我還是維持這個習慣。[email protected] 逢周二、四刊登

2010-08-26

這兩天心情很沉重,電視機的畫面還是歷歷在目,子彈聲、嚎哭聲仍然在耳邊縈繞。 一個情緒失控的槍手,一個冷漠的政府,一群無能的特警,為本來愉快的假期,以噩夢終止。讓無辜的生命,客死異鄉,令美滿的家庭出現了缺口。令沉重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城市。這場悲劇,本來是可以避免,難怪香港人那麼氣憤。 我家的菲傭,跟我們說了句對不起,覺得自己的國家做了一件很羞恥的事情。我們當然覺得她沒有道歉的必要了,這根本和她本人,甚至整個民族無關。雖然當地有人將巴士變景點,但亦有很多人為死者默哀、祈禱,我們不應該以偏概全。更不應因為那些令人氣憤的照片,遷怒於所有菲律賓人。如果我們將這事情化作仇恨,和那個槍手又有甚麼分別呢?悲劇背後還是有人性光輝的一面。如有盡忠職守的領隊,成為第一個犧牲的人質;有位太太被釋放時,除自己的子女,還藉詞把無親無故的小孩帶走;也有丈夫為太太擋子彈而犧牲。悲劇是要讓我們更珍惜家人,更愛身邊的人。愛人及己,是天天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到危難時才表現出來。 我記得電影《唐山大地震》中,女主角常說:「沒了,才知道甚麼是沒了。」我們雖然對於香港人遇難,感同身受,但我相信當事人的痛,比我們想像中大很多倍。在這裡希望死者的靈魂得到安息,傷者早日康復,對死傷者家屬致予最深切的慰問,希望他們早日走出陰霾。   廣告集團行政總裁 逢周二、四刊登

2010-08-24

上星期尖沙咀諾士佛台的命案,雖然不知道和酒精有沒有直接的關係,但經常也看到有關在酒吧中衝突、打鬥的新聞,希望大家還是少飲怡情,不要豪飲亂性。 我自己也喜歡飲兩杯,但已經很少去酒吧,也很少飲醉,上次飲醉酒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不飲醉酒不是因為我特別有自制能力,只是上次醉酒的感覺太辛苦,不想再折磨自己而已。 年輕時都有輕狂的歲月,我在中大讀書的時候,常到大埔的酒吧消遣,那時候宿舍十二點關門,經常要爬鐵絲網「偷渡」回宿舍。男人間不喜歡談心事,兩杯到肚,容易放下心中的圍欄,暢所欲言,但也容易將自我控制的能力放下。那時候,我們也經常見到酒客打架,莫說爭女會打架,爭的士、爭廁所、爭付錢也會打架。那時我沒有和其他人發生過衝突,最主要是因為我膽小,即使給酒精催化了,還是小得可憐。 現在社交網站蓬勃,每個人也有不少泛泛之交。年輕人喜歡在社交網站上呼朋喚友出席活動,泛泛之交再呼喚些泛泛之交,變成很多陌生人混在一起喝酒,更容易產生衝突,造成危險。 年輕人喝酒,還是跟三五知己去喝好了。而且也要量力而為,不要受現場氣氛影響而喝多了。如果不開心,借酒消愁只會愁更愁,如果是開心的話,就更加不要喝醉酒,否則做了自己後悔的事情,好事反而變了壞事。 [email protected] 廣告集團行政總裁 逢周二、四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