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強不息 - 曾錦強
2016-07-05

我認為從父母為孩子改名,便可以看到那一代人的情懷。我們小時候,大部分家庭仍很窮,所以很多人改「發」、「財」、「富」或「達」等名字。當時很多人仍心繫祖國,所以也多改「國」、「漢」、「強」或「忠」等名字。由於自己貧窮,國家積弱,所以希望下一代發達,國家富強。近年父母改名,喜歡用「樂」、「朗」、「晴」或「欣」等字,正正反映了這一代父母不快樂,所以希望小孩能快樂成長。    這一代父母,多來自小康家庭,而且生於「兩個夠晒數」的年代,兄弟姊妹不多,父母有較大的期望,讀書壓力也較大。成長後,他們認為自己向上流的機會減少,面對樓價高企、政治紛爭、子女教育等問題,根本快樂不起來。   無法在工作中感到開心,更是苦惱的主因。早前有機構公布的僱員調查報告,發現港人最重視快樂工作,但卻只有28%的人感到工作快樂,雖然大部分人工作不快樂,但卻只有28%人打算轉工,即大部分工作不快樂的人,都沒有打算改變,充滿無奈的悲情。   近期有幾套廣告,不約而同以快樂為主題,似乎都想為不快樂的港人打打氣。成年人不快樂,只好自己找出路,即使無法改變,也不要將自己的不快樂「代代相傳」。我想每一個家長,即使沒有為孩子改「樂」、「朗」、「晴」或「欣」等名字,也曾經在某一個時刻,希望孩子快快樂樂、健健康康地成長,我們切勿忘記這快樂初衷。

2016-06-28

前幾天晚上,收到一個行家的短訊,說他們在公司的祈禱會上談起我,說到我們集團的經營理念,又稱讚我的為人,說我是很好的見證,並且感激我為這個行業帶來希望。看到他的短訊,心情特別激動,在這個充滿批判和挑剔的年代,能夠看到別人的付出是很不容易的,能夠說出來更加難能可貴。   坦白說,我的信念也不是時刻堅定,常有軟弱的時候,並且懷疑自己的犧牲是否值得。如果不走上創業這條路,我大概今年便可以退休了,靠租金和股息的收入,便可以過很安穩的生活。這條安穩的路,從我四年多前賣樓創業開始便拆掉了。這幾年,多了心情跌宕的時候,除了業務的起跌外,還有被質疑的眼光。幸好得到很多人的鼓勵和認同,有了這些心靈雞湯的滋潤,才有勇氣堅持下去。   回顧這四年,雖然放棄了安穩,但卻換來了滿溢的幸福感。我們留住了本來已經離開這個行業的人才,讓他們有所成就。年輕的同事漸漸成熟,可以獨當一面。共享成果的果實日漸豐厚,同事的向心力也日益增強。在行業上,願意付pitch fee的客戶比四年前多,堅持收pitch fee的廣告公司也比以前多,讓行業的經營生態帶來改善。我們的影響還超越了廣告行,有些朋友受到我們的感召,也實行我們的分紅制度,體會到共享成果的好處。 在安穩與幸福感之間,我四年前選擇了後者。即使容許我再作一次決定,我還是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周二、四刊登  

2016-06-24

有大型團購公司突然結業,看來團購這個商業模式,如果不是走到盡頭,便是已經日漸式微。這公司在2010年成立,2013年底被澳洲上市公司收購,2016年便結業。以6年時間走完一個企業的生命周期,可見商業模式的更替何其迅速。  在投資上,我們經常說要分散投資,這能有效減低風險。分散投資的好處是,即使大部分投資的成績平平無奇,甚至某些投資帶來虧損,但只要投資組合裡,有一些項目表現亮麗,整體便有不錯的回報。 但創業的投資是無法分散的,創業者擁有的時間和資源都有限,只能專注於一個行業。雖然我們看到不少成功的企業家,好像在經營很多不同的行業,但他們往往在主業成功後,才分散投資。除了創投公司外,創業者是難以用分散投資的方式去降低風險。 創業者只能以行業的選擇去降低風險。很多人熱衷於嶄新的商業模式,希望自己成為下一個Google,下一個Facebook,但未經市場驗證的商業模式,風險非常高。有些模式初期看似成功,但未必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除非能在熱潮退卻前成功脫手,不然只會賠了夫人又折兵,浪費寶貴青春。  選擇一些已經有成熟商業模式的行業,雖然很悶蛋,但成功的機會卻較高。如果你有相關行業的經驗,對行業的問題有更好的掌握,也有相關的人脈關係,贏面便會更高。而且成熟行業往往有不思進取的問題,要在行業裡找到創新機會,也比創造一個全新的行業更容易。 廣告人

2016-06-21

父親節前夕,和太太為岳父選購父親節禮物的時候,收到女兒的來電,她問我是否也會為自己選購一份禮物,我說不會了,因為她會送禮物給我。怎料她說:「吓?我要考試喎!」雖然像一盤冷水潑來,但我還是不太相信。 小女是一個手工狂熱者,不會放過任何一次創作的機會,連勞動節也會做禮物給我們,怎會放過父親節這麼大的節日?我見她平時考試也會在休息時間做手工減壓,考試絕對不是停工的藉口。   父親節早上,她一早便急不及待地送我親手做的父親節禮物。其中一份的意念很不錯,相信量產也應該有市場。那是一個電腦型的心意卡,打開了是一個Google的介面,上面打上「World’s Best Father」的搜尋,然後搜尋結果是「KK Tsang」,還有一段文字介紹這個爸爸如何好。今次她還重本加料製作,自己作曲填詞寫了一首歌給我,歌名是《偉大的爸爸》,由哥哥伴奏,自己主唱。 說來很奇怪,我和太太對於做手工都完全沒有興趣,這肯定不是遺傳,所以我們不應堅持子女繼承父母的嗜好,這將會局限子女的發展。七十年代香港球王張子岱的兒子張學潤便是形象顧問,如果他硬要兒子做球員,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小女對於畫畫和做手工的興趣,也不是來自興趣班的。小時候,我們見她愛畫畫,便讓她上畫班,結果興趣班變了沒興趣班,沒多久便停了。後來她想畫甚麼,做甚麼手工,便上網找資料,反而更有趣味,所以發展興趣不一定要上興趣班。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6-16

當我回顧自己人生上半場的時候,發覺很多我刻意去追求的,結果卻事與願違,但沒有處心積慮的,卻能開花結果。「用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雖然很老套,但卻是很真實的體驗。 我曾經跟大家分享過,我讀大學的時候是主修統計,副修市場學。本來想畢業以後做市場調研,可惜卻無法找到相關的工作,反而因緣際會之下入了廣告業。我入廣告行做的第一家公司,連求職信也沒有寫過。不但誤打誤撞入了廣告業,還發展得頗為順利。 打工的時候,我晉升得很快。但我當年入行的時候,目標只是做一個小小的媒介經理,以我的資質,那已經是很大的抱負。在工作的過程中,從沒有主動爭取過甚麼,只是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卻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創業後,很多我主動找的合夥人,最後總是有不同的原因而無法合作。反而一些本來素未謀面的,卻一拍即合,而且合作得非常愉快。決定創業的時候,本來已經打算要用自己的儲蓄過活一段日子,結果太太卻無端端重返職場。到太太創業的時候,我的生意又已經上了軌道,結果還未開始吃老本。 這些經歷讓我體會到,做人真的不必顧慮太多。只要我們善用上天給予的「禮物」──我們的能力和經歷,並和其他人分享這些「禮物」,便不用為個人的生活擔憂,上天自然會有供應。只要我們是為其他人服務,而不是為了私利,即使事情的發展不如預期,上天也一定有更好的安排。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6-14

前幾天早上,小兒如常地邊吃早餐,邊看電話,我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便催促他出門口上學。於是他便施施然收起電話,吃完最後幾口早餐,離家上學去。我猛然想起,這些日子以來,我原來已經成為孩子的鬧鐘,當「鬧鐘」未響的時候,即代表時間仍很充裕,等我提醒他的時候才行動也不遲。 在朋友圈中,我算是一個頗為放手的爸爸,唯獨時間觀念這件事情,始終沒有放下。我自己是一個時間觀念很強的人,對於守時有不可理喻的執着,不但自己很少遲到,還經常成為全家人的鬧鐘,總是催促他們出門。 我常認為兩夫婦的優缺點,在婚後會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理財強的會管數,另一個便會漠不關心;一個處理家頭細務的時候,另一個便會袖手旁觀。但其實父母的強項,也有機會成為子女的弱點,我經常做鬧鐘,並沒有令他們的時間觀念變強,反而成了他們的依賴。 我在工作中的授權原則是,如果對方能獨立完成的事情,便不會參與。工作要在甚麼期限內完成,我也只會說過便算,並提醒對方如有問題可以找我,但我不會在過程中催促或提醒他們。同事知道我「不可靠」,反而都很有責任心。但原來自己做父母的時候,卻忘了這些重要的原則。 準時上學並不是甚麼高深的學問,中學生絕對有能力做到。於是我跟兒子說,從今以後,我不再提醒他上學,要自己看時間,這段時間正好考試,如果遲到便自己承受後果吧。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6-07

很多人迷信創業就是要帶來破壞性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有些講座邀請我去做分享的時候,也為我定類似的主題。每次我都很慚愧地說,廣告雖然講求創意,但我們的業務,並沒有很多創新的地方,我只是將一些我認為正確的價值觀,注入我們的業務中,難以說有甚麼重大的創新。   我無意,也沒膽量挑戰巨人。我做了超過20年廣告媒介策劃,但剛創業的時候,也不敢涉獵這方面的業務,避免被認為搶舊公司生意。很多廣告人創業都會以舊客戶為對象,但我卻對自己要求比合約所需還要嚴謹,有些舊客戶甚至因為我離開後沒有找他們而嬲了我。現在我們九成以上的客戶,也不是舊公司的客戶。   大張旗鼓跟巨人搶生意沒有好處,一來我們根本沒條件搶,二來會惹來訴訟的風險。新公司羽翼未豐,只能看看有沒有市場狹縫可以讓你生存。能生存下來,才慢慢想辦法如何成長。   初創企業,一開始便想着挑戰巨人,通常都不會有甚麼好結果。照我所知,很多成功挑戰巨人的故事,也是自己成為巨人後,才說出來讓自己的創業故事更動聽而已。   初創企業根本沒條件搞破壞,他們的財力資源都遜於對手。當他們以挑戰巨人的姿態出現時,必然引起對手的注意,並且有所防範。巨企要初創企業滅亡,可說易如反掌,搞破壞者簡直是自尋死路。而且抱着搞破壞的心態經營,難免以現有的企業為假想敵,以固有的角度思維,只會處於被動和捱打的狀態。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6-02

本周六是「小一統一派位」公布,身邊有些家長很大壓力。家長們緊張是很容易理解的,畢竟「贏在起跑線」的觀念太根深柢固。但只要回想自己的人生,那些以前認為很重要的事情,得到了往往不外如是,那些刻骨銘心的失敗,原來卻是blessing in disguise(因禍得福),便不會那麼執着。我仍然認為我當年第一次考大學失敗是我人生最好的經歷,希望家長們能以平常心看待小一派位這個小小的關卡。 如果派不到理想的學校,不要太失望,不要讓小孩覺得他們犯錯,讓父母那麼傷心。孩子沒有做錯,父母也沒有做錯,這只是制度的問題。好消息是,無論小孩讀甚麼學校,最影響子女成長的,仍然是他們的父母,除非父母主動放棄這個影響力。讀甚麼小學只影響幾年,稱職的父母,卻可以影響他們終身。 派到心儀小學,也不要興奮地說好像(好過)中六合彩。第一,孩子會問你六合彩是甚麼?這可能讓他們過早接觸博彩;第二,六合彩中獎的機率是千多萬分之一,抽小學無論如何機率都高很多,這會暴露父母的數學根底很差;第三,我敢保證絕大部分父母最後都寧願當初是中六合彩,而不是進了這所心儀的學校。 父母可以用豁達的心情,身教孩子人生其實有很多選擇,讀甚麼學校不是決定你是人生勝利組還是失敗組。父母豁達,子女日後也不容易鑽牛角尖。家長們愛惜自己多點,愛惜孩子多點,無論結果怎樣,和孩子慶祝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5-31

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TVB在一個頒獎禮節目中,吃炸雞的植入式廣告違反《電視節目守則》及《電視廣告守則》,向TVB罰款15萬元。TVB認為通訊局尺度不一致,早前類似吃薄餅的植入式廣告被容許,但吃炸雞卻違反守則,於是提出司法覆核。 通訊局的尺度不一可能是事實,但這個植入式廣告非常突兀也是不爭的事實。一直以來,香港電視台的植入式廣告都被人詬病,投訴他們和節目內容不配合,硬銷商品或服務,罔顧觀眾感受。 電視節目和市民的生活息息相關,節目中難免會出現市民經常使用的商品或服務,過往被禁止植入式廣告的時候,即使劇情需要出現這些商品,也要刻意封住牌子,不讓觀眾看見,情況也非常突兀。容許植入式廣告,本來對於電視台、廣告商和觀眾是三贏,電視台可以增加收入來源,廣告商可以增加品牌曝光,觀眾也可以看到較自然流暢的畫面。 但由於植入式廣告收入不多,而且比單單售賣廣告時段投入較多資源,電視台並不熱衷這業務。他們不求創意,不理是否自然,但求堆砌畫面收廣告費。廣告商也因為付了錢,只要曝光時段夠多,畫面夠震撼便收貨,以為這樣廣告費才物有所值。但迴響也有正反兩面,多人談論也不代表廣告有效,可以導致受眾對品牌反感。廣告效果不彰,電視台更不願意投入資源發展這業務。最後連觀眾也輸,因為無論刻意加入或完全避免植入式廣告,也會影響觀賞效果。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5-27

近日施永青先生談到創業應否找合夥人,還有中原股東間的一些紛爭。    施永青先生也是我們集團The Bees的合夥人,最初我很少跟人提起,免得人家認為我用他的名字去招搖撞騙。後來我見他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到他有投資我公司,我才比較放膽跟其他人說。他雖然對集團的業務參與不多,但在很多事情上,也給予了很寶貴的意見。    和施先生的合作很奇妙。當我知道他搞am730創業基金的時候,我曾經提出全職幫他打理基金,但他說已經聘請了合適的人選。後來我想注資am730創業基金,但他認為風險太大,不想我辛苦累積的財富化為烏有,也拒絕了。之後我又提議,兩人合資創立廣告創業基金,以我在行內的影響力,風險應該不會太大。但當時他想用am730創業基金去做這件事,而我希望成立獨立基金,所以計劃便告吹。不過我也加入了am730創業基金的董事會,參與了基金的工作。    我們的合作,始於我決定創業,施先生以am730創業基金入股。一年後,我碰上了兩支廣告人團隊,再開了兩家公司,也找施先生入股,他才建議成立一家控股公司去管理,成了今日的The Bees。今天am730創業基金已經結束了,但我們集團的發展,反而有點像我最初提出的廣告創業基金。am730創業基金的成立是為了推廣「共享成果」和「無為而治」,The Bees現在也背負着同樣的使命。 這故事讓我領略到,只要心念正確,即使事情不按自己的意願發展,上天一定有更好的計劃讓它發生。 

2016-05-24

最新一期台灣《商業周刊》以「Sony復活記」做封面標題。文中指Sony在創立的頭50年,一直是市場先行者,引領電子消費品潮流,但因為過度擴張,引來沉重的負債。後來交棒給專業經理人後,又因太着重績效,缺乏創新,在洋人CEO領導下,更創下有史以來虧損最大的紀錄。 現任CEO平井一夫以選擇性聚焦改革Sony,專注於領先業務,把非核心業務出售,終轉虧為盈。並希望引領團隊重拾Sony的創新精神,在夢想與現實中,建立更好的平衡。只顧創新,不理財務狀況,容易跌落財困的深淵。專注於財務數字,太現實禍害更深,企業會故步自封,難以留住客戶和員工。  廣告是強調創意的行業,我一直也鼓勵同事不要太理性和現實,創作人太注重業績並非好事。我們是少數沒有財務目標的企業,就是不想他們為了跑數,忘記初衷。但企業不能沒有盈利,無論多麼有理想,沒有盈利的公司只有死路一條。  我在集團內扮演領航員的角色,當企業快要撞船的時候提醒他們轉舵。而且我們有清晰透明的分紅制度,把員工和股東拉到同一陣線上。公司賺多賺少很抽象,但自己的分紅多寡便很實際,同事不會對公司的盈利狀況沒感覺。而且我們在客戶的篩選上,有3F原則——樂趣(Fun)、榮譽(Fame)和財富(Fortune),在一張紙上劃上三個圓圈,互相有重疊的部分,將圈外的客戶剔除,並盡量加大重疊的部分。在沒有盈利目標下,這些系統都有助平衡理想與現實。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5-19

最近黎明和「腦細」的一條咖啡廣告片,引起很大迴響。我估計咖啡的銷售也非常好,我在超級市場便聽到收銀阿姐說:「點解呢隻咖啡今日咁好賣?」 負責的廣告公司(媒體?),近年以「二次創作」成名。很多廣告公司,甚至慕名而來,和他們合作拍片,結果無論如何在廣告中註明創作單位,人們也以為是「二次創作」的作品,創作人努力的結果,只是替他人作嫁衣裳,甚至令人錯覺這公司的創作有很大的可塑性。 近年香港另一家冒起得非常快的廣告公司,也有一條成功方程式,他們以明星名人掛帥,翻炒九十年代的明星代言風,可以說是另一種形式的二次創作,也有不少作品能深入民心,成功為客戶建立品牌。 當我和廣告創作人談到這兩家公司的成功時,他們都不以為意,甚至有點嗤之以鼻。我不是做創作出身,感受沒有那麼深,但作為公司營運,他們的確很成功,有不少地方值得借鏡。他們的盈利能力應該很高,因為創作成本不高,不需要很優秀的人才。 但我認為二次創作風潮應該不會持續很久,四大天王都出了,下一步是甚麼?情形就好像是九十年代的明星代言風,當時電訊商都鬥明星、鬥製作,最後鬥無可鬥,卻出現了Sunday完全不用明星,以創意取勝,殺出了一條血路。 二次創作風在消耗行業,老闆賺大錢,明星名人財聲兼收,袋高額代言又賺人氣,廣告人卻淪為二等角色。我們廣告人要爭氣,努力奪回創意話語權。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5-17

早前看到同事在社交網路上分享經歷。他說當日深夜收工搭的士,司機說單據紙用光了,無法發出單據,他感到很徬徨。有網友教路,叫他着司機手寫單據,寫下車牌號碼,然後用手機影低咪錶的銀碼,便可以claim錢。 我看了後,心想不用那麼麻煩吧。便留言說如果下次忘了拿單據,或甚麼原因沒有單據,claim錢時註明沒有單據便可以了。註明的目的是為了方便核對的同事,知道有一項支出是沒有單據的。 其實我們一向也容許同事在沒有單據的情況下claim錢,有時是商戶基於某些原因無法發出單據,有時是同事忘了拿單據,這種事常有發生,不能因為同事的疏忽,或他們無法控制的情況下,要同事犧牲,讓他們無法取回代公司出的錢。我相信絕大多數同事都是值得信任的,不應把每個同事都當賊辦,以為他們都想佔公司便宜。 兩年多前,我們決定撤銷OT飯錢上限,也是基於對同事的信任。當時很多人說這將會是一場災難,公司隨時在同事大吃大喝下倒閉,兩年多以來,這場災難始終沒有發生,絕大部分情況下同事都吃得很節制。 我認為只有在沒有互相猜忌的環境下,在互信的基礎上,各人才會為公司全力以赴,抵禦外敵或經濟環境。管理層不但不應把同事當賊辦,也不應把他們當作是一堆數字,而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良知的人。只有這樣,才會願意少賺一點,也要令員工幸福,而不是犧牲員工的幸福來賺到盡。 廣告人/周二、四刊登

2016-05-12

周二的文章,提到一個虎媽自省的故事。最近又看到一個名人虎媽的故事,她的三個兒子都進了美國名牌大學。她說:「想得100分,就要盡120分努力;想自由活動,就先要有好成績……我要兒子從小學會凡事盡力,盡了力仍不及格,我可以接受;未盡力而拿了90分,我不會滿意。」  我心想:何謂盡力?誰去定義?如果問孩子的話,即使不合格,他們一定說已經盡了力。如果問家長,即使90分,他們也可以認為未盡力。我隱約地感受到這說話的背後意思是,這個媽媽只能接受100分,100分以下就是未盡力。我可以想像,她的孩子小時候一定沒有很多自由。 這媽媽還打算出親子書。我可以肯定,我們即使完全照足書中所說的去做,我們的孩子絕大部分都不會入到那所美國名牌大學,因為只有極少數人擁有那種讀書的天份。   我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以我的資質,我的子女大概不會是頂尖的讀書人才,我不會有不切實際的期望。而且我教導孩子的方法恰恰相反,我經常說讀書不必拿100分,因為溫書的邊際效益是會遞減的(marginal diminishing return),由70分到100分,可能要花多很多倍的氣力,這會錯過生命中很多值得體驗的事情。如果他們根本不是100分的材料,勉強更只會帶來挫敗感。 100分叫人太沉重了,完美主義者令自己和身邊的人,甚至一起共事的人,都會非常沮喪。早些放棄力臻完美,表現可能更好,而最重要的是自己和家人的身心都健康一點。周二、四刊登

2016-05-10

最近看了一篇訪問,關於「香港有品」運動總幹事凌葉麗嬋和她女兒的故事,非常感動。   凌太曾經是一個虎媽,為女兒鋪路入名校。但女兒中二的時候,由於成績差,加上操行問題,被踢了出校。母女爭執起來,女兒差點輕生。當女兒想跳樓的一刻,她求主讓她有機會再愛女兒一次,只要她不跳,甚麼事情也可以一筆勾銷。    後來她反省,自己對女兒一直有太多要求,只懂罵她。其實自己從來沒有關心過她,沒有接納過她是一個讀不到書的人。她改變管教模式後,反而令女兒更自覺,重拾自信,並能考上大學。大學畢業後,她選擇自己的路,到法國學廚藝一年。回港後,跟媽媽一起推行品格教育,到中學教學生烹飪,和分享個人成長故事。   作為家長,我的目標很簡單。首先要和孩子保持良好關係,不然青春期後作為家長的影響力便消失。如果孩子開心不開心,你都是一個分享對象,那便成功了。如果他們只報喜不報憂,在外闖禍不想讓你知道,甚至憂喜都不報,完全零交流的話,即使讀書成績多好,也是失敗了。   另外,父母應和子女一起找尋他們的天賦與熱情。不是每個人也應該做醫生或律師,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一定比鬱鬱不歡地做醫生好。不是每個人都能考第一,一個70分的孩子,被要求考100分,最終反而會不合格。    虎媽自省的故事,很值得我們家長三思,不要等關係破裂了才去着緊,不是每個孩子也願意回頭的。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