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政經 - 王慧麟
2010-11-16

呢幾年樓市暢旺,個個都炒樓。老友B趁勢進入同樓市有關的行業(有專家話,一個地產業可以帶動十幾個行業,從呢個角度講,老友B亦應該是關連產業的工作者),至今見盡好多人和事矣。 老友B曰,最近有幸去聽一個巨型地產商的講座。當然,呢個唔係投資講座,而是樓盤銷售的內部講座。席間見到唔少初生之犢的年輕人,又有中層管理人員。齊齊坐,聽一位地產大哥大好威風地講呢個新樓盤的特色。 老友B說,聽落去都好大感觸。呢位地產大哥大,不斷大噴口水,叫台下的年輕人努力一些,振奮一些,學好些普通話,賣多些單位,因為依家中國大陸熱錢好多,又有唔少有錢佬,希望呢班後生仔生性一些,落力一些;另外又語重心長地「勸勉」年輕人,話上海依家正追緊上來,遲早贏香港,希望年輕人要留意自己的競爭力。 老友B話,跟手地產大哥大又大力讚好呢個新樓盤,然後又提醒班後生仔,在銷售的時候,識得遣詞用語,例如話,呢個樓盤的位置,「係一個站到九龍」,意味著不是新界等。 我有時都好天真。我問老友B,究竟現場有沒有講到有幾多佣金?老友B笑而不謂:大哥,邊有咁樣賣樓㗎?梗係有一個指標扔給你,你賣到某個額數,先至有幾多佣㗎嘛!總之賣得多,賺得多。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 逢周二刊登

2010-11-09

小時候,父母教落,讀多點書,找一份寫字樓工,嘆冷氣房工作,不用四處跑。但現在人浮於事,響辦公室工作,一樣做到傻,隨時得番半條人命。 老友M喺一間高等學府擁有教席,兼且有時去海外出席學術會議,羨煞旁人。 但自從新校長搞動物醫學搞唔掂之後,高層人事大調動,又請了公關猛人大打PR牌之後,最近又有新招,搞到老友M叫苦連天。 老友M曰:「從來工作,不理世事,專心做研究,指導下研究生。依家班大帝話,要將所有的導師改職銜,變相改合約,要佢哋做研究,重施故技,借意迫走導師。」 老友M嘆曰:「排了課程之後,無端端要教多了近一百小時,單是備課已經做到氣咳;同時,又要顧住做研究,星期日又要返工教書,鐵人乎?係咪真係要迫老師們周二早上,衝上政府總部,趁行政會議開會,截住校董會主席請願至安樂?」 我說:「家長俾咁多學費,都想大教授親自出馬教自己學生,而不是把子女扔給導師教導也。」 老友M曰:「教書同做研究係兩回事。研究叻之學者,教書未必得。導師制一直都是大學教育成功的必殺技。把所有資源扔去搞研究,而忽視本科教育,遲早學生畢業出來水準唔掂,受害的,都是學生。」 我㩒住老友M:「萬事有商量,千萬不要衝上政府總部示威,唔好影響人哋選特首呀!」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 逢周二刊登

2010-11-02
2010-10-26

近期成日要去港大圖書館做研究,一般都係放工後坐巴士到西環,找一間比較人少的茶餐廳吃午飯,然後上山去港大。點知就在西環的一間北方餃子專門店,撞到高人。話明係高人,梗係衣著普通,附近返工,街坊到極的凡人look。講開施政報告,聽到一些資料,之後有機會至同大家「分享」啦。依家港人的中文真係攞命,甚麼事都用「分享」一詞,連講遇難經過、喪事都用「分享」,隨時激死中文大師陳雲。 高人叫我小心留意中日局勢。他說,有親北京人士寫了一篇文章,講到中國可能要部署一場有機會打的局部戰爭,唔係靠嚇,是有基礎的。 高人說,港人危機兼國家意識唔強,所以看不清依家中日的局勢。中日的走廊外交表面上係做到和諧,實際上暗湧多到得人驚。中國最嬲的是,日本表面上話要和好,暗地裡不斷發功,又話中日有密約,又話唔承認擱置主權共同開發呢個原則。讀過近代歷史都知,中國對呢種日本式的外交操作,十足十似二次大戰之前的日本。 高人說,中日擦槍走火的機會大增,但港人懵然不知。他又話,假如北京要對日本方面作出某些制裁,要香港政府配合,難道曾班子敢say no?他再嘆港人憂患意識不足,又話港人民族意識……見高人咁勞嘈,塞多兩件韭菜餃子俾佢! 信唔信?讀者自己估矣!逢周二刊登

2010-10-19

有朋友問,上周本欄講的老友M係邊個,想向他致以慰問。唉!依家泛民區選的挑戰極大,因為對手資源無盡,而泛民最叻的就是內訌,老友M對泛民選情,唔係好樂觀。 言歸正傳,周前赴英,在倫敦期間,與留學生A食飯。A素來關心香港事務。早排香港財爺鬍鬚曾到倫敦政經學院開講座,佢專登走堂出席。可能因為當日天氣轉涼,加上講堂燈光影響,鬍鬚曾開口演講不久,瞓都瞓得著。 A話,到咗答問環節,由於起初無學生提問,主持的學院高層就問一些問題打圓場,點知鬍鬚曾的答案,一句起兩句止,感覺敷衍。好啦,有學生問,點解那些俄羅斯的公司,響全球股市都上唔到市,唯獨是香港居然可以俾佢地上市時,A形容,鬍鬚曾面露不屑,簡單答:即係顯示到香港股市的優勢。答完。台下呆晒。A話,咁嘅QA,失禮人也。 我幫鬍鬚曾解畫:第一,他坐了十九幾個鐘飛機,人攰咗,反應會呆滯些。至於鬍鬚曾回答提問時一句起兩句止,係因為他做人樸實無華,言簡意賅,字字珠璣,而唔係傲慢敷衍。至於失禮之感覺,見仁見智也,假如鬍鬚曾講話太多,你又會罵佢巧言令色啦,係咪?我仲鬧A留英太耐,讀書太多,對政府充滿偏見,成日鬧政府小器同唔聽人意見,非常不理性。 A一路聽一路笑,口裡意粉幾乎噴向我塊面!

2010-10-12

老友M是性情中人,素來鋤強扶弱,熱心社區工作。社區工作不是社運,而是在社區內搞溫情、搞福利,務實而不務虛,喜歡落區多過在辦公室亂吹。由於他工作稱職,經多人游說,好大可能被徵召,參加下一屆區議會選舉。 香港人口七百多萬,願意從政者不少,但可選(electable)的候選人好少。而且,黨派之間競爭愈來愈激烈,地區福利愈搞愈豪,老友M深有同感也。 一日午宴,問M選情如何?M謂,不大樂觀,因為現任的區議員,雖無政績,但至少沒有犯下大錯,找其罩門,不容易也。  問M有沒有在中秋節送月餅,以增進與選民之感情?M聞之大嘆,還大搖其頭說,現在送月餅已經好out了。今年對手好勁,你猜他們送甚麼?冰鮮雞也。M說,連雞都送埋,以前都未見過,資源上真的是無得鬥了。 看見M之沮喪表情,可知區議會選舉之選情,已經去到埋身搏擊的階段。現在離開選舉還有一年多,好難投訴送雞賄選。M嘆曰,唯有努力地區工作,執得幾多票得幾多票矣。 席上其他朋友提議M,找幾個街坊,拿對手送出之冰鮮雞去食物安全中心化驗,檢查有沒有危害人體之成分,又或者向食環署告狀,調查其背後之產地來源等,以打擊對手。但M能否令街坊「冰鮮雞照拎,票投老友M」呢?真係有難度也。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逢周二刊登。

2010-10-05

香江某大學積極北望,上周新校長謂,其深圳分校為研究型大學,只招收一本線學生云云。 請教一位縱橫中國多年的高人。他解說,一本線者,係指高考成績之中,最頂尖的考生。 高人又說,香江部分高校,在中國全國招生,只收一本線之學生,即係直接與北大清華搶人。新校長此言,意味希望其深圳分校將同香港本部一樣,全國招收一本線學生,但隨時會引起中國其他高校大反彈也。 高人分析,香江高校能在中國招生,係香江政府發聲,與教育部簽署協議,加埋教育部下達通知,方能擺平四方勢力及有力落實。教育部係基於香江屬於境外,加上當時特首董建華等力撐,於是破例容許港校有如此安排。今次香江政府沒有出面,新校長要深圳市政府越不知多少級,向教育部門提出如此條件,真係勁也! 高人謂,新校長夠膽要求深圳咁樣做,有兩種可能。一係新校長唔知深圳市以至廣東省教育廳權限,於是膽粗粗提出,屬無心之失;一係新校長明知深圳市無權,迫深圳市向上級提出咁高難度的要求,其實有兩手準備:萬一夾中,開校也。萬一夾唔到,與他無關,係市政府的問題也。 現時深圳市長屬中國高校系統出身,比香港任何人更熟悉中國高校的遊戲規則。新校長與他摃上,今次有好戲看了。 高人所講,是耶非耶?大家自己估矣! 逢周二刊登

2010-09-28
2010-09-21

老編叫改欄,我心中有數。 欄名一改,內容就要改。香港社會,政治經濟,流言四起,真真假假,真相如何,不如攤出來給讀者,自行判斷,這就是本欄宗旨。 閒話休提。本月十四日,負責香港事務之國務委員劉延東與全部香港常任秘書長會面,不單力讚公僕的貢獻,而且又高調開放予傳媒採訪,所為何事? 有高人提醒我,要注意一件事:同一時期,香港的副局及政助都北上訪問,但只是去上海學習參觀,同上海市高層會面。兩個團都係港澳辦邀請,而規格卻有不同,可見在北京領導層眼中,兩者的重要性,有高低之分。 高人提點,未來兩年,北京領導層既要換屆,撞正香港領導層又要換屆,兩邊都要換人事,所以穩住局面,平穩過渡,是一個大原則。劉延東在會面時,特別強調今次是常任秘書長第一次集體組團到北京學習,又大讚公務員在特首領導之下,發揮了重要作用,又話公務員隊伍是實踐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一支重要力量,可見北京高層想借此向外界表達,重視香港公務員隊伍的形象。 高人話,這次破格接見,旨在安定公務員,更讓北京相關人士可以與公務員建立更直接及更緊密的工作關係;即使未來香港有政治人事的轉變(短期或長期),北京仍有公務員撐住,不怕失控。唔……。真真假假,讀者自己估也。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