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政經 - 王慧麟
2016-03-18

(噚晚發夢,紫廬內廳,幾百人聽緊呢個領袖發言) 「各位朋友:過去四年,改革,如火如荼,難關,一闖再闖,成績,有目共睹。第一,冇人夠膽話我地官商勾結,因為我地賣地,幾多錢都賣,冇人夠膽再講,話我地賤價賣地,因為我地清廉,冇官可勾,憑良心,做實事;第二,我地金融體系穩健,四年來,冇出現過金融安全問題;第三,冇人夠膽話我地同外部勢力,勾勾搭搭,出賣國家利益;第四,老人家,多咗錢傍身,年輕人,多咗上流機會,小朋友,十五年免費教育;第五,扶貧功夫做多咗,民生事務做唔少,一簽一行,停雙非,保障咗香港人嘅利益,低調做好事,唔敢自滿(鼓掌)。   呢四年,我地做得最好嘅,唔單止係施政,而係有效咁,敢於同敵對陣營交鋒,成功奪取話語權,唔畀敵人繼續霸住輿論陣地,宣傳歪理。所謂真理在我,市民認同。我地響網上嘅友好媒體,每日有過萬嘅點擊率,及時打贏咗好幾次輿論硬仗,某啲名嘴識得收聲,某啲節目轉眼消失。數字能說話,只要抓住真理,敢於同敵人鬥爭,敢於將客觀、真實的理據及事實呈現響眼前,反對陣營只能夠自討沒趣,逃之夭夭。   各位朋友:過去四年,我地經歷咗違法佔中,經歷咗旺角暴亂,呢啲違法亂紀嘅行為,我地都一一跨過。響處理違法佔中,我地成功清場,無需出動軍隊,和平有序咁樣將班違法分子一個一個(舉起雙手,手指在額前向前屈了兩次)抬走。旺角暴亂,冇商店受到破壞,冇暴徒被打死,冇人命傷亡,啲暴徒一個一個被拘捕。問題係,我地司法程序太長太耐,依家仲未可以從重從快從嚴咁處理。但係,點解我地社會冇出亂子,迅速回復常態?就係因為我地相信,只要堅持走正路,雄關萬道真如鐵,冇任何嘢可以阻止到改革,磚頭掟唔死我地,你地話係唔係?   呢四年,我地見到一小撮議員,響垃圾會度,不斷挑起事端,不斷阻撓施政,只顧拉布,不顧民生,只搞政治,不理蒼生,言語粗鄙,宣揚暴力。但係,有一樣嘢佢地係阻唔到,就係改革的步伐。香港經歷咗一百五十幾年嘅殖民地管治,仲有好多人,好似我咁嘅年紀嘅議員,仲有殖民心態,以為西方式嘅民主、自由就係核心價值,仲不斷響網上、媒體宣揚出去,迷惑咗部分青年,令佢地誤以為,追求民主,就要追求獨立,造成咗依家,激進勢力抬頭,成為咗我地社會安全嘅最大隱患。   各位朋友:來緊九月,就係垃圾會選舉,就係我地眼前最大嘅考驗。只要過咗呢一關,戰勝邪惡,vote them out,大家就可以做多五年,齊心完成未完成嘅改革。我地要調動可調動因素,爭取最後的勝利!(鼓掌)」   聽到呢度,嚇到扎醒,發夢啫,額頭真係遺留咗好多汗。  

2016-03-11

兩會未完,香江偉大領袖上去一次,似乎最想要的東西,好想要嘅東西,一句都無講,好奇怪。 即係咁。我唔好講,做人做事要take reference。上一次香江領袖選舉,已經係2012年嘅事。我地又玩下倒數:2011年11月,香江選委選舉,選完之後,各路人馬去搶位爭提名。但在此之前,2011年9月,唐營人馬埋班參選。再之前,已經傳得好犀利,有隻黑馬已經響沙圈之前,踱踱步,出緊汗,四圍用表情同人地講,佢已經有心理準備,同姓唐的來一次比武云云。 美帝總統任期四年,大概第二年半開始,要籌備連任選戰,係呀,倒數第十八個月已經要開戰車打過。時間上相當緊迫。因為由選完到就職,都要一段時間,扣咗呢啲時間,真係只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去競選。香江雖然唔係美帝或英帝式的選舉,但係上次香江領袖選舉之時,上面提過要講民意揀領袖。咁樣,民意忽然成為一個衡量是否勝任領袖的關鍵,即係話,依家選香江領袖,唔去衝民意唔得。 但係,衝民意都要時間,因為民意之數據,有滯後的效應。今日爆一件事,要響民調數字之中反映,需要大概兩個星期(以鍾氏民調為準)。兩個星期,真係好長。依家香江領袖的支持度,大約都係25%左右。咁樣去選連任,都幾肉酸,都需要時間谷一谷。對於連任選戰之班底而言,需要做好多細緻緊密之campaign去谷高個民望。咁樣,如果上面有個說法,盡早講,最好尋日就講會某人支持連任的話,咁個campaign就好好做囉。 但係,今次上面之操作,真係都幾令依家香江領袖之「粉絲們」,相當失望。因為上面仲未肯就佢嘅連任問題表個態,打個氣。上面一日唔表態,呢班粉絲們都點可能出去大大聲搞campaign呢?另一方面,上面唔表態,但亦無壓住香江一啲人士,響度單單打打,亂放暗箭,背後四圍唱依家香江政府之不是,咁樣搞落去,就會畀人有印象,即係上面任由子彈飛,香江社會又點會唔立立亂呢? 有探子回報,上面唔鬆口,唔係因為唔支持依家個領袖,而係有好多因素嘅。例如有紀委走咗去上面同西環調研啦,唔知調啲乜嘢出嚟啦,又因為區選又掃唔低嗰班反中亂港分子啦,又仲要追溯埋n年前有人謊報佔領軍情啦之類,總之一團矛盾啦。年頭上面話,既然有人話要將功補過,點樣呢?於是有人收到消息話,如果九月個立法會選舉結果,係對北方有利嘅,咁樣大家咪有好大機會高高興興玩多五年,繼續響IFC海邊游水釣魚囉。但係如果九月選舉,泛民唔死得,咁樣就……哈哈哈! 其實,香港人出名捱得,捱多五年啫,唔係咁都頂唔順嘛?

2016-03-04

有左有右至有中間。中間派係未內外不是人?睇下特朗普就知啦。佢原本真係似玩玩吓,點知依家氣勢好勁,越贏得多越騎呢。至於中間派?唔係嘛,共和黨各位大老見勢色唔對,眼見黨友要激唔要妥協,仲敢逆民意強推中間派咩?點解會咁樣?因為走中間路線,照理響相對平靜之時期,應該幾work嘅。但係,自從恐怖組織抬頭,極端主義上位,美帝社會走向極端,左右逢源唔係咁易搵到食。外在威脅導致內部撕裂,美帝係咁,香港何嘗唔係呢?   所以,聽聞旺角單嘢之後,上面好鬼緊張。響咁緊張之時,梗係要開會研究下點解會搞成咁。老友A報料話,某些北方高層決策人士,好想知道發生乜嘢事,於是呢堆極高層之人士認為,唔應該只係聽取官方渠道之意見,認為要廣開言路(相對啦,泛民就一定冇得見),聽多啲不同意見人士,於是就大手一指,直接響香港,請香江一些有影響的政團人士北上見面啦。   嘩!北方極高層人士要會面,如果係真事,相信香江有好多人,入咗醫院都會揸住條喉出院爬上去北方強國。但係,聽老友A話,部分有意去嘅人士最終都冇去見到見極高層人士。有去嗰啲,無謂開名啦,總之係唔知點解佢地可以平日唔返工,北方強國一call就到。最終呢,總之都係冇泛民去。但係,上面點都想有啲比較「溫和」的人士去。原本屬意嘅人唔得閒,於是就求其search一下,搵件替代品。   老友A話,由於事前冇話會去見極高層領導,大家都唔知係去講乜嘢,去到之時,至知原來係咁極高層決策級人士。響咁大的壓力下,與會都講咗乜嘢就真係唔知。但原來與會者,有一位係聲稱佢想法好新,佢地組織思想嘅維度好闊,佢地組織又話自己好中間嘅人士。而且,與會者又發現,除咗極高層人士之外,其他嘅北方駐港組織,都唔准在座。當然,面對咁多極高層人士,好多香江人士都嚇到唔知講乜。至於北方極高層人士會唔會聽到真正的建言,冇人知矣。   究竟呢一位與會者嘅思想,佢嘅理念同維度,係有幾新幾闊幾中間呢?真係唔知,而且佢究竟同極高層傾過乜嘢呢?佢又冇出來交代。但係,照理呢件嘢咁重要,果位咁有新穎思想維度嘅人士,都應該響上周補選時,向選民講下,等選民知道,呢個新政黨組織咁威威。問題係,點解咁嘅好人好事,冇公開交代呢?我敢大膽講,件事都過咗成幾個星期,如果係好人好事,佢地仲唔立即跳出來寫單張大唱特唱咩?但係,佢地最終研判都係可能呢件事對選情有害無益,所以講都冇講矣。   呢個組織有幾新幾闊幾中間又幾理性地希望大家一人讓一步唔好撕裂社會呢?點解唔公開講上咗去北方大國開會呢?哈哈!做中間而唔光明磊落,都幾令人頭痕也。

2016-02-26

我邊有咁好文采,搞呢個標題呢?老友A講嘅嘛。中文呢家嘢,我識條鐵咩! 老友A穿梭粵港澳湛,縱橫美英法俄,見多識廣,鬍鬚佬之政府筆直報告?佢一眼就睇穿咗,呢份係畀北方最高領導嘅人睇嘅另類施政報告囉。 何出此言呢?老友A點我去望下個大環境。呢樣嘢值得玩味。佢叫我回憶五年前,當時貪曾就快任期完,已經有些人去咗沙圈,準備去跑,準備去選香江最高領袖。有位口甜舌滑,能歌(sorry, 應該係長袖)善舞嘅有志人士,已經成日搵媒體食飯搞關係,盲嘅都知佢準備落場選啦。五年前呢個時候,唔少媒體中高層,都同呢位有志人士食過飯吹下水,大家都知佢好想選,氣氛開始熱熾。 五年後嘅今日,老友A問,呢位咁有心有力有擔當嘅人士,已經做咗三年幾方丈,照理,除非真係行雷閃電天災人禍,依家都好應該開始做緊連任工程。但係,老實講,今時唔同往日。五年前,佢仲係在野,可以自由奔放打晒眼色,準備去選,但依家佢搞連任,居然冇乜動靜。老友A話齋,真係無可奈何。依家佢在朝嘛,佢嘅民望長期平均只有約25%之支持度,如果唔靠上面公開撐,又點敢企出來兜口兜面要參選連任呢? 經老友A一問,我真係如夢初醒。係喎,唔經唔覺,依家就三月,北方粒聲都冇。按五年前操作,依家應該係熱身期。方丈表面上唔急,但方丈身邊嘅人就心急了。一日上面唔表態,方丈又唔知會唔會做多一屆,咁做佢身邊人就真係要謀定後路啦。到時如果跳船太遲,真係隨時會投閒置散嘛。 但係,老友A提醒,依家方丈嘅對手,已經學咗方丈五年前咁,好似打圍棋咁,慢慢咁樣圍住方丈來打,而唔係懶懶閒等上任。而且,似乎呢班方丈之對手,吸取咗五年前教訓,唔再等到今年九月先至放風考慮去唔去馬,而係穩打穩紮,一步一步咁樣,將方丈迫埋一邊。一方面,就搞乜嘢智庫,儲定錢同人才,為下屆染指寶座做準備,另一方面開始密集地向方丈之政策開火。所以大家就睇到,主席頻頻又寫稿講意見,就係呢個道理。 同樣,吸取咗五年前教訓,方丈對手依家進入咗備選mode,只要上面發現有需要的話,佢地呢班人,已經埋晒班,做好準備,隨時接手。依家方丈之對手,唔爭朝夕,只要等上面拍板要轉人,佢地就有齊人才錢才同民氣,一下子就可以參戰,唔係講笑。咁樣,所謂備而不戰。 當然,同樣道理,方丈一樣可以利用不同場合郁對手啦,但係,可以郁又唔知要點樣郁,難度好高,隨時吃力不討好。反之,方丈之對手依家默默埋班造勢,到真係要選戰之時就不迴避參選,有晒信心,戰而不避,唔怕輸,反正方丈都係做多五年,係未? 老友A話齋,開始有殺到埋身之感覺!

2016-02-22

最近睇書多番,睇緊一篇文章,講日治時期台灣辯護士的發展歷史。係啦,大家可能一頭霧水。睇開日劇嘅朋友,見到木村拓哉做檢察官,就一定知道辯護士係律師。不過,一般人未必知道也。 話晒自己都係讀法律(雖然唔係讀得好精),對於其他地區的法制發展都好有興趣。同英帝管治殖民地手法一樣,日帝響台灣管治之初,唔會發展當地之法律教育。日治時期的律師都係響日本過去台灣搵食者最多,後來台灣人自身努力讀書,加上經濟發展及社會需要,台灣人成為辯護士的人數,越來越多。 不過,呢篇文章,有一些用字都係要適應一下。例如裡面的「內地」一詞,初初時睇到一頭霧水,一時之間想唔通。響香港,「內地」一詞係指北方強國。但響日治時期,「內地」係一個比較特殊之法律及政治用語,係指日帝。日帝係宗主國,又係一個遠離台灣的一個島,點解要「內地」呢?有機會真係搵專家問一問。不過,「內地」作為一個形容宗主國關係的名詞,真係相當有殖民性。 又從「內地」一詞,開始見到日本為咗拓殖,就有不同形式的殖民主義語言及理論。其中一樣嘢就係「內地延長主義」。翻查一些書籍,原來係指日帝有一班人認為,拓殖之後,最緊要係將被殖民人士同化,成為「日本人」。呢個策略就真係同香港的操作有好大的分別。因為英帝之操作,唔係要求將被殖民嘅人民,變成一個英國人。當然,會有一部分識時務而又有米的香港人,願意將自己英國化以迎合政權,作為搵食方法,一定有啦,但整個體制唔係要求將香港變成小英國。 至於歐洲另一邊之法國,其殖民地運作就真係要做到法國化,要用各種方式及制度安排,甚至文化政策,將被殖民的人變成法國人。睇睇下書,發覺日帝所謂「內地延長主義」,就真係比較接近法國佬的管治方式,將殖民地「皇民化」。呢種操作其實相當有風險,因為假如被殖民的地方,原本之歷史文化相當深厚的話,呢種方式所遭遇的抵抗會相當強大,而且被殖民的人民,出於愛護鄉土的觀念,佢地的抵抗方法必定唔係港式「和理非非」,而會係全方位,甚至武力也在所不惜。 其實,呢樣亦折射出一種思路。究竟殖民地宗主國點樣去睇殖民地的未來地位。如果宗主國只係掠夠水就散水式的殖民主義,英國嗰套方式,即係間接管治,唔大搞同化,唔大搞小英國就ok。如果係宗主國希望永世管治殖民地,或者自詡係文化優越,有責任將蠻夷教化成為自己人,就會出現「內地延長主義」呢種思路。以後寫「內地」之時,真係要小心用字,好容易變成一種殖民地語言呀!

2016-02-12

新年第一次同讀者見面,在此祝各位讀者萬事如意,步步高陞。 新年流流,同家人朋友拜年,真係唔係好想講政治。不過你知啦,有長輩通常講嘢講到口沫橫飛,係要講政治,開口埋口乜嘢拉布禍港旺角廢青呢樣嗰樣。一聽就知長輩們係支持建制,唔使多講,低頭食飯,係未? 呢樣嘢有乜啟示?有一種代溝囉。席間仲有啲青年唔抵得頸多講幾句,咪惹到老人家或盲失中坑再噴多一輪口水。呢啲遭遇令我想起台灣朋友,佢地家庭平日都冇乜嘢,但一到選舉就壁壘分明。家中長輩係泛藍,青年一代就支持綠營。平時好地地,一去到選舉就誰也不能說服誰。結果就係,選舉時各自剔名咯,同埋大家學習如何從容面對呢啲矛盾。 既然係咁,有信眾去黃大仙祝願,希望某一個人唔好連任,真係發緊夢。唔係因為呢件事唔代表大數人之期望(我要重申,依家香江領導的支持比率只有約23%),而係因為事情發展的客觀規律,往往唔係因為有群眾,恃住有信念同能量就可以扭轉咯。 下一年若果要令某個人唔連任,單係靠群眾「念力」係唔夠,而係要靠好多種力量加持至得。當然,最大能量嗰個,係上面嗰位核心。核心冇反對,即使可能係含淚同意連任,咁香江人民點嘈都冇用。撇開呢個因素,香江就要響上面核心拍板之前,畀佢覺得換咗一個人之後,香江情勢會好番啲,至少唔會差過舊時啦。 呢樣嘢好有難度。首先就係一班社會賢達,由有錢佬到基層,大家都同心一致,齊心擁護核心,將上面之核心奉為核心之核心,讓核心覺得,大家集結在一起只係為國家做嘢,強國好香港更好,依家佢地聚合一起只係唔想某人連任,而唔係要奪權。依家上面風聲好緊,學我地公安法咁樣,三人以上糾眾傾嘢都可能會被懷疑,所以,一班想某人唔連任的話,先要取信核心中之核心,要佢相信換人唔會出事。 然後就要有人選。呢個人選唔容易搵。因為依家上面氣氛唔同。四、五年前,依家北上請官員食飯,隨時冇人敢現身。因為上面之官員,變得唔容易信人,又怕跟錯隊。聰明嘅港人,依家已經收咗韁,唔會站出台前。故此,好難搵人可以取代現政府。因此,各路人馬要有共識,有個人選先至好推薦上去。 而且,呢場選舉show,最重要嘅係泛民之角色。過往選舉,泛民之老餅都有參與,做茄喱啡幫人抬轎。佢地期望泛民正經參選後,政治上就有望日後領袖上任後,會有政治好處。今次,如果呢班社會賢達想推薦某個人,都希望泛民參與特首選舉,至少令到日後領導選舉時,都有火花擦出,令選舉有多些少legitimacy啦。 之前原本話泛民唔想出選最高領袖選舉,依家忽然又傳出有泛民老餅界人士,即係上一次區議會選舉之中輸咗冇得連任之老人,想出來選,以一償心願云。你都識講,吓!唔係嘛……周五刊登

2016-02-05

做人真係唔好下巴輕輕,亦都唔好講一啲不切實際嘅口號。當一個人,身邊圍住一堆粉絲,成日同一班朋友一齊,好容易就會facebook化,即係圍爐取暖,離地化,對現實有一種脫離感。 選舉好講一樣嘢:錢。講到呢度,你會笑我,唔係嘛,依家網絡發達,人人皆網,做網上宣傳就得啦。咁樣唸嘢就錯硬。即使係做社交媒體,如果唔畀錢朱克伯格,點會有機會去到target audience呢?做過選舉嘅都知道用人與人嘅方式宣傳,先至最有效。有燈就有人,有人就有選票,有人就要資源,要資源就要有水喉。 所以,當我聽完泛民要贏,贏到立法會做主導,真係聽完笑得好開心。有無咁多人出去選,已經係問題。但係,邊度搵咁多錢去選呢?唔係嘅,你可以話,大家搞個眾籌,又可以向民間募捐啦。坦白講,民間募捐,得幾多呢?民間募捐都要搵戶口收錢啦,搵邊間公司/民間團體收呢?上次雨傘運動,都開唔到公司同埋戶口啦,係未?選一次超級議員,一個人講緊幾百萬經費,即使選民政府會畀番些少,但幾百萬之經費,三個人隨時成千萬,點搞呀? 同埋,好老實講,冇咁嘅實力,真係唔好吹到咁大。腳踏實地去想,究竟泛民係咪真係有咁嘅實力先?大家泛民粉絲自己用心去數一數人選,就心中有數啦。泛民可以出嘅人選,響上次區選都幾乎精銳盡出,一個都冇剩,錢都用得好犀利。響咁嘅人腳下,先至多咗二十一席,仲要血流成河咁樣至得。但係,要泛民響全港直選加功能贏到盡,又邊有咁多人出選呢?錢又唔夠多,人腳又唔齊,唔好話贏,單係出唔出選,都要考慮得好清楚,唔係搞一場社會活動的口號或運動就可以達成願望。 泛民的老人,心中有數,知道自己實力唔夠,所以,素來響選舉方面,唔會有乜嘢豪言壯語,豪氣到要贏過半。學老鄧當年教誨,實力唔夠之時,就要韜光養晦。佢呢句話,適用於泛民。泛民呢期唔係贏得多,又唔係資源多,亦唔係人手多,最適宜係一直「悲情」下去,喚起市民的正義感,喚起市民抱打不平之心理,希望市民能夠響呢種情緒下,繼續支持泛民。係㗎啦,泛民部分議員真係唔係好爭氣,個人品味包括衣著都係老老土土,但係拜託大家,點都好,啃住先啦,支持一下啦,而唔係話乜嘢行動或運動,大打戰鼓,講到自己有機會贏過開巷,對拿下立法會議席過半數有信心。咁樣,唔係一個humble的作風咯。但係,有人會批評,咁樣咪即係長建制志氣,滅自己威風?威風?乜泛民好威咩?你話呢?有人又會話,你地樣樣都咁犬儒,連想都唔敢,香港點會有前途呀?well,實事求是啫。做人可以有理想,但亦都要務實囉,係咪?

2016-01-29

早幾日遠近馳名的鍾氏民調的結果,係依家想連任嘅大佬,支持比率上升番去個常態,即係22%左右。我估佢嘅粉絲,安落晒啦? 查實上一次佢嘅支持比率,係有調查以來最低,只有約18%。呢個新低,撞正係銅記書店事件發緊酵,又兼夾English Choi又贏硬台灣總統選舉,再加上施政報告嘅事件,堆埋一齊出來的結果。對於想連任嘅大佬而言,前兩項真係唔關佢事。English Choi贏咗,關佢鬼事?但係銅記事件,明顯係上面強力部門響香港搞鬼之結果,係上面有班狂漢搞鬼,但後果就要佢食,咁民望就強力地碌咗落嚟。 長期以來,想連任之特首,支持度平均有25%,相信都係建制嘅人,而且應該係深紅嗰堆。但係,假如銅記書店事件,足以令佢之支持比率,由12月中之約25%,碌走咗成7個百分點,即係呢件事,連深紅嘅fans都頂唔順。點解頂唔順?可惜鍾氏民調冇做焦點小組,冇人會知。但係,我估係成件事之發生,加上成個政府嘅反應畀人冇信心,上面之危機處理又拙劣,於是累到依家要連任嘅大佬,民望即刻大跌。   我地可以睇到,即使係呢班恒常撐想連任嘅大佬之粉絲當中,即便係深紅,但深得嚟,都仲係淺淺地,佢地之心魔,都係中國因素。深圳河都仲係河水,唔會犯北水,但亦唔想北水犯過嚟,結果一犯之下,佢地即使好撐想連任嘅大佬,終歸都頂唔順,可見中國因素,銅記書店之震撼力,足以動搖到深紅人士之意志。拉一次波叔,支持率即跌七個百分點,快過打針,泛民響度打拉布,日日大叫下台都唔會跌得咁甘。 所以,睇恨連任恨到流口水嘅大佬,究竟最後可唔可以一舉而起,唔單只係睇上面偉光正領袖嘅臉色,而係睇上面一班唔知乜嘢部門嘅人,會唔會做出一些古靈精怪違反常識自作聰明之操作,最後搞到市民嚇到半死。咁樣就會連任甩轆。老實講,響古今中外,領袖要贏到連任,如果支持率得18%,相當難睇。當然,呢個世界冇話民調低,就唔可以連任,因為都仲要睇競爭對手係邊位至得。但假如傳說係真嘅,泛民出選意欲唔高,響冇人陪跑下,呢位連任嘅大佬一個唔覺意就輕易成功, 咁樣香江管治馬英九化,就真係指日可待矣。 畀啲數據大家參考下。響2007年,貪曾連任之時,佢嘅支持率保持響70%以上。至於腳痛嗰位伯伯,佢想連任之時,佢嘅支持度大概有35%,都仲高過依家嗰位。所以,如果要攞參考數字的話,呢兩位就畀到一個參考。如果依家連支持率平均只有25%嘅領袖都可以連任,咁樣伯伯真係腳痛得好唔抵,話晒佢宣布腳痛之前,曾經都有22至23%嘅支持㗎?點解佢23%就要腳痛走,25%嗰個就可以風光連任?  

2016-01-22

台灣總統選舉嗰陣,都好葡萄㗎,因為面書朋友幾乎都去晒觀戰,好似開嘉年華咁,個個笑口噬噬咁樣。我就留港工作,好似真係唔去對唔住自己咁。 查實老早已經過咗台灣選舉亢奮期。面書朋友的熱情,我十幾年前,阿扁上場的時候都試過。不過,嗰時間唔中仲去寶島做下訪問,返來寫下稿呀之類。但係,講到係唔係專家級,可以有自信咁樣響度指點江山,教大家分析寶島政治,我就真係唔敢講。 寫咗評論咁多年,睇住讀者之要求,越來越高。以前寫評論最緊要快,一針見血,痛快淋漓,鬧完先算。呢種寫法,好重視評論者支筆。佢地之特點係快靚正,基本上係活字典,出口成文,記性特強,所謂all rounder,真係乜鬼都吹得一餐。但係,響互聯網發展下,人人都係評論員,個個都可以出金句。而且,人人都可以係all rounder,因為中文呢家嘢,識得寫嘅,幾辣都有,而網上搜尋器能力驚人,基本上有keyword就可以搵到晒好多資訊。 響咁嘅情況下,人人都可以係鬍鬚強,因為好多嘢都可以搵到。於是,評論日益專職化及細緻化。All rounder類嘅,一早就響媒體上寫開地盤,老闆們唔敢輕言淘汰。新人想突圍,一係鬥all round,一係就鬥專業,一係就走冷門。好多人都話,香港人口化,老細為保銷路,自然唔敢淘汰寫開寫慣寫熟的評論人。後浪者要上位,唯有走專職化,專門攻幾樣政策,盡力做到專家中之專家至得。 響呢啲氛圍下,我真係唔敢自暴其短,學人寫台灣總統大戰及變天之原因之類的東西。因為已經冇長時間睇實同mon住事態之發展,一搞錯就會響網上畀人笑到面黃。例如English Tsoi,除咗係總統之外,亦都係一位台灣學者之名稱,後者仲係好出名的國際關係學者。如果係寶島評論人,呢個資訊,就真係ABC嘅東西。但係,外界如果唔係長期緊貼台灣事務,忽然要為此事評論的話,一個不小心就會中伏。同一道理,點解咁少寶島人寫香港政治?唉,情況一樣啦,如果寶島評論人唔熟情況,一不留神就寫錯,無謂啦,隨時畀行家笑嘛。 早排我睇到有面書文謂English Tsoi會帶來兩岸不穩定云云,但查實English做陸委會時種下的兩岸人脈,依家仲響度發緊功。 如果English冇事先同北大人做晒嘢打晒招呼,方丈份人咁小器,一早就發晒爛渣掃場啦,點會好似依家咁相對平靜呢?好多人會話,阿扁任內兩岸局勢嚴峻,一事無成云云。但小三通就係阿扁任內,由English 促成嘅,依家仲通緊,而且仲係港人遊走兩岸觀光的方式及景點。大家反而應該問,點解響兩岸打晒交之時,仲可以有小三通呢?如果大家識思考嘅,就知道English當時之兩岸政策團隊確係唔簡單啦,係咪?

2016-01-15

香港依家係傳媒大戰。吓!唔係嘛,閣下仲日日睇報紙咁懷舊?真實之傳媒戰,響網上打到好激烈。有一日睇到某泛民大老條片,雖然拍攝手法幾文青feel,但係睇完之後,真係噴飯,亦越來越明白,泛民的困境。 淺白啲講,泛民老餅用生於斯長於斯呢句話,來講香港人自然係撐本土,聽完心裡都幾難過。因為,佢嘅講法,就好似我之前講過,依家泛民想搞本土化,但因為論述力薄弱,買咗低筋粉當高筋粉去整麵包,求其係將「香港」兩字抹咗佢,用「本土」字代之,咁就叫本土化。相信泛民老餅之邏輯係,本乜嘢土吖,即係改個符號之嘛,同我地講幾十年講開之「香港」,有乜分別? 假如真係咁,查實幾好過癮,反映到泛民老餅呢幾年,真係對「本土」修辭之論述發展,可謂毫無認識,或者,從另一個角度講,係唔想認識。 有追開「本土」有關之討論,就會理解到,各門各派對於「本土」一辭,都有其背後的理論框架。認同「本土」,就即係認同嗰個門派背後的理論,千祈唔好搞錯。   舉例,有本土門派之中的歸英派或獨立派,佢地會認為,1842年之後,香港已經畀英國管治咗N咁多年,已經具備咗一個準獨立政治實體的資格,一早就同北方大國割裂。佢地會強調,響1972年,北方大國響未問過香港人之後,就迫聯合國將香港剔除於殖民地之名單,係一種非常嚴重的行為。中英聯合聲明係強加響香港人頭上,迫香港要交畀北方大國。因此,香港的未來,一或回歸英國管治,一係就獨立。 又舉例,有支持獨立派的人士,唔用上面的框架,而係專注用「民族」來建構香港獨立的可能。於是,部分人就試下用「公民民族主義」(唔好問點解啦,知道有呢個term先好唔好,如果唔係,寫一萬字都唔夠解釋),將香港「人」建構為一個民族。香港有民族,有體制,有共同語言及同北方割裂咗百幾年的歷史,具備咗一個現代民族國家應有的立國條件,係未應該要立國呢? 呢呢,又有人會認為,應該從權利出發,先由自決權講起,即係香港人究竟有冇,按聯合國人權公約裡面之定義,擁有自決權呢?如果有,咁呢個自決權係未畀英帝同強國政府強行否定呢?響未來討論香港的定位時,究竟係未應該先尊重香港人之自決權呢?自決權呢味嘢,既然天生就有,香港未來之政治發展,就要交畀香港人決定(唔係全地球幾十億人決定)。到時,唔一定會獨立噃,可能香港人鍾意一國一制,唔要資本主義,唔要西方民主而要人民民主專政呢? 泛民老餅可能唔知,依家青年之討論,相當活躍,同埋已經走得好快好前。點解青年唔鍾意泛民政黨?有原因嘅!  

2016-01-08

前幾日月報論壇刊登咗本地福建幫大老的文章,「香港本土意識需注入國家情懷」,睇完,好多人留言鬧鬼呢篇文章。 我成日都話,發洩式批評,唔係壞事,因為一個人唔會無啦啦走去睇thiskv度睇動作片,救完火之後仲繼續睇咩,梗係好快熄機做其他嘢。但係,發洩鬧完之後,係未都應該認真去睇下原文呢? 九七年,台灣各級選舉,本土的綠營曾經贏到開巷,豪言「地方包圍中央」,想問鼎總統寶座咁滯。不過差一點就成功。因為藍營醒覺得快,於是出現咗國民黨本土化的操作,將藍營轉向本土,結果頂住咗一陣。 換言之,國民黨及時重新演繹「本土」,煞住咗綠營的氣勢,如果唔係,藍營好快連政權都輸埋。 呢個經驗,你估北大人傻嘅咩?真係冇人睇得出咩?早一兩年,某些建制青年人都知㗎,不過當佢哋想發聲嗰陣,唔好忘記,上面真係為佔中之類嘅東西,忙到爆炸,而且上面借佔中呢單嘢,全面同對港政策有關人士同埋本地建制人士,洗一洗澡,清一清洗,打一打掃,隔一隔渣,人人要過關。過唔到關,就粉身碎骨,行錯一步,隨時跌落懸崖,咁又點可以講建制本土化呢?好啦,依家區選之後,發覺真係唔可以響輿論戰場上,畀所謂本土聲音蓋過晒,學台灣藍營咁樣,都要講本土。今次福建幫大老都講本土,即係話,呢方面上面已經開咗綠燈。睇完篇文之後,我嘅解讀係,上面嘅底線係,建制只要唔去觸及一個中國的原則,咁就可以去講本土。情況就如台灣咁樣,藍營之底線就是中華民國(有人認為條底線係中華民國憲法),唔去搞呢個國號,就可以海闊天空。 對泛民來講,係一個挑戰。過往三、五年,泛民政黨以外的朋友,當佢哋講嘅本土時,泛民政黨素來嗤之以鼻,仲有乜嘢小眾呀,乜嘢自high呀,乜嘢畀共產黨收買呀之類都有人講得出,相當肉酸。泛民素來唔係本土人士(乜派系都好)之喜好,大家直頭無偈傾。好啦,到咗去年區選之後,泛民政客發現本土聲音好強烈,咁樣佢哋先至醒覺到,呢塊肥肉真係要食。問題係,泛民政黨已經變咗選舉機器,論述力蒼白,唔知點樣去articulate「本土」,咁就死火啦,因為本土唔係用年紀來劃分,年長唔代表唔係本土,後生唔代表一定可以「本土」得起。來緊三場硬仗,立會補選、立會同埋特首選委會,不走本土化路線,泛民政黨未必因為建制而敗,而就會畀政治素人打低。 泛民本土化,唔係求其將以往政綱或黨綱內的「香港」兩字改為「本土」即可,或者派個青年一點的人士講本土就得,而係有一套真正的論述,將來要同建制的A貨、B貨或C貨出來撼過。下個月就補選,泛民候選人真係要打醒精神,同對手就「本土」論述,打一場硬仗。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

2015-12-18

白鴿同北方官員會面,身邊真係有朋友感到欣慰。堅㗎,因為社會就響相對平和嘅狀態下,大家咪專心搵食囉。   但係,相信泛民朋友表面上冇出聲,心裡面仲驚。因為過往北大人同泛民尖銳對立,無嘢講,無交流。咁樣對泛民最好,因為泛民對中國,基本上唔使有對策。既然上面樣樣都No No No,泛民就樂得清靜,只要不斷講:我地都想溝通㗎,我們支持溝通㗎,不過係北大人唔肯嘛……。簡直係膝蓋反應。所以,當北大人忽然做好人,大家頭都痕。我響本欄都提過,依家人地搵你做朋友,咁又點樣應變呢?   其實,上面搵你做朋友,係有前提嘅。光亞叔響5月31日的講話中,提及邊啲泛民有potential做朋友呢?前提就係,呢啲朋友要「三個認同」:認同中國憲法,認同基本法,認同一國兩制。咁樣,似乎白鴿黨之黨綱,唔係咁fit 「三個認同」,因為佢地講嘅係「兩個承認、一個支持」,佢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承認基本法,支持一國兩制。你會問:有乜所謂啫?北京既然都肯同白鴿見面,又點會執著於乜「認同」同埋「承認」呢? 泛民太敏感啫? 咁樣,大家就未必理解,乜嘢叫做「語言政治」。光亞叔用三個認同,潛台詞就係,願意同佢做朋友嘅,就要接受呢三個認同,同埋三個認同之下,所有官方有關憲法、基本法同埋一國兩制的論述。咁樣,過往呢三年,上面對此之相關定義,就一樣要食晒,例如白皮書呀,乜嘢三權合作呀,「一國」派生「兩制」呀之類。   白鴿嘅死亡之吻,唔止係同北方官員會面,而係sooner or later,當北大人同白鴿之交流越來越多,雙方互動越來越頻繁,泛民之同路人會質疑白鴿:喂,究竟你地嘅中國立場,係「兩個承認、一個支持」,定係「三個認同」先?依家白鴿係未準備走「三個認同」之路線呢?我相信白鴿會話,黨綱係「兩個承認、一個支持」,唔係「三個認同」,而且,白鴿反對一國兩制白皮書,片面解讀一國兩制云云。但當白鴿咁樣答嗰陣,北方人士就會用各種管道同白鴿講,喂!白鴿,如果你唔走三個認同之路,依家之溝通同交流,會斷晒噃?你地辛辛苦苦建立嘅理性溫和反對聲音,就會一鋪清袋,沉默大多數之選民捨你而去噃?你地部分黨友嘅乜嘢委員會嘅成員資格又冇晒噃?跟手,白鴿裡面又唔知點解就有一班人好溫和咁樣講,其實「承認」同「認同」,差一個字啫,唔好咁執著啦,大家唔好意氣用事,要以香港社會大局著想,唔好再撕裂社會,兩地大家都係一家人,同坐一條船,有乜嘢點解唔可以傾呢?   北京用語言藝術套落去對手之做法,大把前車。台灣阿扁執政之時,就死都唔接受北大人講嘅,響九二年兩岸會議時有所謂「九二共識」。佢地知道,一接受「九二共識」,就要接受北京就呢樣嘢,有解釋權。到時阿扁就要同北京打泥漿摔角,不斷就九二共識之下有冇一中各表,一中係乜嘢一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未來統一嘅中國?阿扁知道,一接受呢樣嘢,就會畀北京響兩岸政策上食住上,畀北京套死。不妨大家又睇睇,幾時白鴿有班溫和嘅黨員,突然會要求白鴿改黨綱,接受上面之三個認同?唔會依家,不過,有可能㗎,哈哈!  

2015-12-11

香港係一個搵錢之地,成街最多嘅係X總Y總,來自經濟強國嘅「總」,響商業地區無處不在。如果響中環萬邦行對面跌塊招牌,真係會整親十個八個X總……嘅司機,因為嗰度應該係全地球除咗日本以外,最多豐X七人車嘅地方。 照理嗰啲X總Y總,唔係響西九活動,就應該響半山吹水,但係唔知係咪近幾年,上面掃貪掃得勁,連嗰啲X總最近居然睇中在下之「兜茂」屋苑,依家成日聽普通話。呢啲都冇乜所謂。以前聽講本屋苑最風光之時,經常要聽日文,依家聽下國語都係咁樣啦,係咪?幾日之前,回家之時,正想轉入停車場,前面有架車好似頂住咗個位。我就停響度等佢讓一讓。前面架名車奧X牌轎車向前行了十厘米,跟手個中年司機落車,木口木面咁對住我講:「夠位喎!」我都唔敢多講:「唔好意思,大佬!」佢立即擰歪面走返入車。泊好車,問管理員。管理員A話,佢等老細啫!我問:即係唔係住客啦?點解可以塞住個停車場唯一出入口? 後來管理員A吐苦水曰:呢個司機已經好多次都係咁啦,佢老細X總話叫佢等,唔想行咁遠,司機一收到柯打,就停響度唔敢郁。有時叫佢駛入些少都唔制,因為怕X總唔高興。我同管理員A講,我一生人見過唔少X總Y總,大部分對人都好客氣。如果佢司機死唔肯走,請你同我講,我上去直接同呢位X總講下理由,冇理由佢會叫個司機塞住條路㗎?管理員苦笑曰:我同佢秘書講咗啦……。 曾幾何時,我出入呢條街附近,會忽然撞見富貴黨榮譽主席(最近響臉書專抽乾水嗰位呢!)佢揸住架波子停響附近。好幾次,我一見到佢,都未出聲,呢位抽水主席已經主動走來,笑口噬噬咁同我打招呼,又順便同我旁邊嗰啲街坊say hi,話佢接佢個老人家親戚去飲茶云云。冇架子,冇秘書,冇司機,一支公就咁樣走來,一支公就咁樣揸走,邊有叫個司機四圍停,停車唔熄匙咁等老細,仲有個秘書喺身邊服侍打點呢? 好多人話港中矛盾,搶奶粉、走水貨、打晒全港感冒針、霸晒位去照BB驗性別,影響嘅係服務行業商業區,但係依家嘅矛盾,係全方位地滲入每一個階層嘅生活。嗰啲X總Y總,冇理由咁屈就,唔響西九四小龍整個特色頂層單位,又或者唔去半山住頂層加車位以顯示尊貴身份,要嚟平常百姓屋苑度搵個幾百呎嘅單位呀?唔好搞亂大家嘅生活空間好唔好? 老友A住喺港島中產屋苑,最近嗰度泛民爆冷贏番區選。老友A素來靠建制搵食,唔鍾意泛民。佢今次投泛民。問之,老友A曰:建制派嗰件,衣著樣貌似足成日見嗰啲X總Y總嘅秘書咁樣,唉!大哥,我哋日對夜對呢類人已經煩,呢輪放工仲要見呢啲look嘅人響樓走來走去say hi,對眼冇得休息真係火都嚟,決定走去投泛民!

2015-12-04

香港選舉咁悶,不如大家望下另一邊嘅選舉。台灣總統選舉仲好睇。依家打嘅係抹黑戰。   台灣總統選戰,近兩、三屆都係打兩岸牌。民進黨叫呢種手段,叫做恐嚇牌。呢一招素來係民進黨嘅死穴。早響柱姐(洪秀柱)未被拉下馬之前,國民黨一早就打呢張牌,所以乜嘢馬習(或習馬)會之類,都係從呢個思路,即係只有國民黨先至可以帶來兩岸和平。問題係,呢張牌,打得好,應該可以打幾個星期,但今次,就打咗一個星期左右,因為國民黨仲響柱下朱上的混亂期,大家嘅焦點就落響畀人拉下馬嘅柱姐。   之後,又搞到要搵乜嘢人做副手的問題。民進黨蔡英文搵咗名醫陳健仁出山,無耐就因為佢響學術期刊有文章,係未有「抄襲」之事畀藍營狂打。不過,呢單嘢都未夠爆,因為陳健仁畢竟有名望地位,好難一招擊倒。好啦,綠營出招了。   因為藍營朱立倫搵咗位副手王如玄,希望用佢嘅專業可以拉抬聲勢,點知綠營嘅攻擊,就刺中咗王如玄之死穴:究竟佢有冇靜靜雞去炒賣軍宅呢?而且,響呢啲軍宅買賣係有限制嘅,有所謂五年閉鎖期,五年內唔准賣出,但係又唔知點解王如玄同佢丈夫又可以買入呢?而且,綠營又批評佢地用人頭戶(即係佢屋企人)去炒賣,於是呢啲事又成為咗政治事件。   香港人如果睇到呢啲爭論,有時會覺得不可思議。買賣房地產,香港人係強項。例如香港人用人頭戶去買嘢,又或者用人頭戶去入票抽樓,好平常啫。至於禁止買賣云云,一樣有方法,例如用債權呀,或者用信託等方式買賣,點會有困難呢?只要買賣合法,你有方法賺到大錢,香港人都唔會鬧你嘅,有啲仲會讚你叻仔叻女!當然,如果香港下年立法會議員選舉,有呢樣炒賣大師響度競選,爆呢啲事應該對選情唔會有太大的影響。   但係,如果呢樣嘢係發生響香港特首選舉又好唔同。隨時會引起外界嘅批評。所以,響台灣就大件事,因為依家佢地要選一個副總統,如果一個副總統係用踩界嘅方式去賺錢搵食,當地人民當然好大反應啦,因為好人好姐,都唔敢去搞呢啲方式去搵錢,更何況係一個未來副總統呢?而且,炒賣軍宅嘅,唔可能係老百姓嘅事,要係有權勢有內幕消息嘅人,先至可以有料有機會去搵呢啲大錢。   依家當然要等王如玄出來解畫。但更重要嘅,就係綠營呢招打足一個幾星期,唔知燒到幾時至完。依家距離總統大選只有四十幾日,藍營就漿住響呢件事上面,又點樣打選戰呢?選情打到呢步,藍營一直都講唔到最重要的公共政策同綠營隻揪,依家就響王如玄個人道德層面團團轉,藍營要翻盤真係好困難矣!  

2015-11-27

傘兵贏,有驚喜。呢班骨子裡主張本土之新勢力嘅興起,確實衝擊泛民(當然,建制派又會唔會本土化以迎戰呢,呢樣唔敢包)。選民話畀泛民知,本土化係不可迴避之事。未來一年,全世界都在看,泛民政黨如何本土化。但本土及中國,如共生關係。本土另一面就係中國。換言之,如何本土化,亦去回到本欄過去幾年時不時談的中國因素。 泛民頂層要思考的,就係本土化與中國的共生關係。本土化不等如去中國化。主張本土化,不等如反中國。頭先嗰兩句,你可能一時間,唔係好明白。你先唔好鬧我住,做中國研究,最忌粗枝大葉。你細心思想一下,呢兩句嘢,係未好有道理呢?響華人地區,邊個政黨practise或者講緊呢套主張呢?登登登凳:就係國民黨。香港人好多淨係識得馬英九,但真正嘅國民黨,唔響台北,而係響各地方勢力之國民黨。佢地嘅精神領袖,咪係王金平咯,佢叫做國民黨本土派大哥。明白未? 同樣呢句:主張本土化,不等如反中國,有一個台灣政黨都做緊。係激進台獨派,佢地係台聯之粉絲。點解呢又?因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中國係鄰國之事,關台灣乜事?中國之生死存亡,唔關台灣事。係未? 不過,政治現實就真係政治現實。你唔搞對手,對手一樣會搞你。台獨佬主張唔理中國,難道中國唔會去搞你咩?於是,點都好,就算你點支持台獨,點樣愛台灣,你都要面對中國。響本土呢張旗幟之下,台灣政黨點樣處理本土同中國之關係呢?民進黨有好多例子畀到大家。 因為響親中(國或共)與及反中(國或共)之兩端,係有好多空間。例如,你可以承認中國(共)的存在客觀事實,同時亦主張務實溝通。呢條路線,係最淺綠,依家畀人叫傾中。又例如,你可以承認中國(共)的存在客觀事實,但主張響不失尊嚴下先至可以溝通。呢個又係淺綠,但有個前提係不失尊嚴。乜嘢係不失尊嚴,大家可以估下啦。再例如,你可以認知(acknowledge)中國(共)的存在,但就唔主張官方交往,民間交往當然ok,但亦無辦法又無可能禁止,呢樣就開始深深地綠。又再例如,你可以理解中國(共)的存在,但係民間交往都有限度,就係唔可以經濟失去自主,如唔畀中資進入台灣,呢樣就係深綠。當然,你可以唔承認中共管治中國的存在現實,堅持中華民國才是中國正朔,咁就唔該你去參加新黨了。 上面咁樣的親中至反中的路線分布,除咗最後之選項外,都響民進黨內出現。換言之,台灣主張本土之政黨如民進黨,都係響承認/認知/理解中國的客觀存在現實之下,就點樣同中國打交道方面,都有好多選項。本土不必/未必/無需反中,係民進黨各派對中國的態度。 好難明?慢慢想下啦。理解港中、台中關係,邊有fast trac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