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政經 - 王慧麟
2016-07-15

睇緊晚清法律大師的奏摺。其實識古文相當重要。香江教育制度唔去教中國古代範文,將來做中國研究畀某個國家壟斷晒,咁班香港青年,仲邊有能力去想像另一個中國之主體呢?連中國主體之另類想像都冇,點樣去想像香港的新主體呢? 廢話少講。響沈家本嘅關於制定律例之奏摺,裡面提到一件事,就係海牙會議裡面,由於中國法律水平唔高,畀人當作第三等國云云。原奏摺曰:「傳聞此次海牙之會,以我國法律不同之故,抑居三等。」 抓破頭。海牙會?乜嘢會?印象中,海牙會議係講仲裁。不過,成百幾年前,發生乜事呢?查沈家本的奏摺於1907年撰寫,搵google大神,就搵到海牙會議。1907年,有所謂第二次海牙會議,由當時俄國主催,主要都係列強討論一系列國際法的事宜。清國係小國,維基點會有關於中國的東西。 問題在於,即使列強點寸,斷估都唔會話,清國法律水平低,淪為第三等啩?咁即係全球之法律係分為三等,咁二等都睇怕會嘈到拆天啩?於是,就響沈家本之基礎上,睇下其他相關奏摺。原來沈大師講緊嘅,1907年響海牙開咗一個保和會。咁樣就容易了。打了保和會,年份,就彈出了一大堆唔知乜嘢的資料,但就發現了台灣歷史學者唐啟華教授的論文,《清末民初中國對「海牙保和會」的參與:1899-1917》。一睇內文,明晒。 原來保和會就係Hague Peace Conference,響當時中國的譯名。我等殖民地奴化教育長大的英帝走狗,一見到呢個,即刻將當年國際法的東西谷晒上腦,臉都紅晒。三扒兩撥就識得響書櫃之中搵到些少背景也。 唐教授考證,當年清國派了代表出席海牙會議,但係,中國代表響列強之中,bargaining power梗係低,而且畀人糟質者多。論文經常提到,清國響外交上經驗尚淺,成日出現一啲錯事。但係點都好,係有據理力爭嘅。當時會議係傾咗好多條約,當中有一樣係,點樣跟進響1899年倡議成立的國際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哦……,清國當時稱為「海牙常川公斷院」。原來,1907年的會議,係點樣畀錢及組成。 唐教授指出,當時美帝代表,提出一個方案,響呢個非常設的法院外,另設新院,並按國家法律之完備程度,分為美德法英奧意俄日各得一席,其他的就由9個國家出任,分為10、4、2、1年期。土耳其有10年,但清國只有4年。哦……所以,就出現了沈大師之前的奏摺中,清國位居三等! 但美帝之建議太過分,反來在會議中被掃低。不過,「被掃低」呢件事,唔多覺響沈大師其他奏摺中澄清。結果,響你抄我抄之下,其他奏摺中,就話中國響海牙會之中,畀列強話,清國法律位列世界三等。 其實做官嘅嘢,係未都係興抄來抄去呢? (研究札記之二)

2016-07-08

「權由天畀,於法律實不應有厚薄之殊」,究竟清末法律改革大師沈家本有冇講過呢? 看黃源盛教授大作《晚清禁革奴婢買賣的理念與實踐》,有呢句,話說係來自沈家本有份之奏摺。 聽落去好似有點道理,又好似唔係。我唔係沈大師專家,讀親都係佢對清律內婚姻法嘅分析,但好似未見過沈大師講過。 黃教授係清末法律改革權威,冇理由錯。好!搵下呢句嘢來歷。   先搵谷歌大師。佢立即射畀當年本人上司某院長,呢條友……well, 佢本中國人權思想史巨著裡面,出現「權由天畀」四個字,係響討論嚴復之章節中,但無講到出處。 咦!莫非呢句出自嚴復?昃番呢本人權思想嘅書,裡面引用嚴復嘅資料,不外乎係《究世變之亟》、《原強》、《闢韓》等,拿拿臨去圖書館借啦。借咗套《嚴復集》,睇之,順便昃埋嚴sir響《原富論》、《法意》等按語,都唔見有「權由天畀」,有啲失望。   回歸谷歌大神。佢射咗去李念祖教授嘅一篇論文,佢有引用呢句,仲有footnote:「語出奕劻等編,《欽定大清現行刑律》〈宣統朝〉,奏疏,宣統二年(1911)四月。收入《清代各部院則例》 (香港,蝠池 書院,2004)第32冊」。唔係嘛,《清代各部院則例》?邊度有?原來城大有噃!於是,搵一日朝早撲去城大。原來呢套嘢,收埋響一間房裡面。我都唔知第32冊係未真係有《欽定大清現行刑律》。是但啦,揭開咗,咦,真係前後搵咗一大輪,唔見有呢句「權由天畀」,唔通我眼花?   谷歌大神都點咗我去中國學者啲大作。唔知點解,個個都當晒係沈大師之說話 。遙想黃教授嗰篇文,引述過徐祥民及劉遠征寫嘅〈黎王氏案‧沈家本奏議‧人格平等觀念在清末法律中的引入〉載:《沈家本與中國法律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於是就去圖書館嗰啲電子書度搵,搵到呢篇文章。呢篇文章勁呀,佢有話沈大師講咗呢句「權由天畀」,但出處就射咗去呢本:《中華文化通志.法學志》第196頁。結果呢,我又走咗去睇呢本書。呢本書之作者仲奇,斬釘截鐵地話係沈大師之原話,出處係奇中之奇:「沈家本:《修正刑律草案》」有㗎咩?邊度嚟㗎?   傻更更之時,不如就去番黃教授嗰本必備書《法律繼受與近代中國法》,裡面嘅〈從傳統身份差等到近代平權立法〉來看個究竟。佢原來引用咗李貴連教授嘅有關沈大師之年譜。就響嗰度,李貴連就印晒成份奏摺。噢!撲來撲去,原來響呢度出嚟。 其實,最後,黃教授響佢本巨著,《晚清民國史料輯注》下冊已經錄有呢個奏摺,唔使周圍搵,真係大愛人間。 黃教授從頭到尾,都話呢句嘢係佢從沈家本有份上呈嘅奏摺之中,引述出嚟。 但點解中國學者就咬定係沈家本講嘅呢?然後,以訛傳訛,仲有人大大隻字話係沈大師的司法觀呢?唔識答了。(研究札記之一)  

2016-06-24

早幾日做節目,同隔籬嘉賓傾開的士。嘉賓係從政者,叫佢坐「烏吧」、「斯踢」之類接近非法之服務,未必咁好。於是,我就在休息時間即席示範叫車,佢真係好happy,不過從政者坐呢啲,畀人影到,唔係咁好也。 香港搭的士,好講彩數。近十年,服務之惡劣,越來越嚴重。車舊,車款少,車廂核突,整潔度嚇人。司機,東口東面,衣著好有個人特色,扣毫子當貼士,伸支煙出車廂外狂噴,說話極具挑釁性,拒載,車速與個人心情掛鈎。車主,成日講加價,車租加又冇益司機,唔肯換車等政府頂唔順博換車有公帑補貼,炒牌炒到天價貨源歸邊,仲要氹水魚市民去投資車牌……。唔好再寫啦,寫一萬字都寫唔完。 搵嗰啲叫車,以上嘅嘢唔係冇。但係叫車公司好抵得諗,你一投訴,即刻回水say sorry,仲要好快。司機評分,你畀四星,後果可以令司機冇肉食,得唔到較筍嘅路線,甚至停佢地服務。得閒無事又有優惠。舉例,你試下去投訴的士司機話佢呢樣嗰樣,佢地會唔會包回水先? 有時同揸呢啲白牌車之司機閒談,佢地有部分之前係做的士。佢地話,call車的客人,一般都係比較斯文,亦唔會動不動鬧人例如兜路。我就話,如果我地投訴兜路,公司覺得屬實,隨時退錢,咁樣條氣至少順番。所以上星期有的士車主話,佢地請唔到司機,呢句唔係錯,因為佢地依家要同白牌車公司爭司機嘛。   所以,政府推出「陰質的士」,希望發牌畀公司搞好的士服務,我梗係贊成,而且做得太慢。因為點解依家的士服務惡劣的最大癥結,就係有牌的車主,特別係嗰啲收租佬,唔去做嘢,唔去改善,唔去搞專業化,政府就要被迫出手。點解政府以前唔敢郁的士政策呢?因為幾十年前,的士試過罷駛出現暴動,的士佬群起的力量係好犀利。但係,係未因為有班的士業人士特別惡,而政府就咁樣投鼠忌器呢? 至於的士車主提出乜嘢以牌換牌,真係好笑。發牌目的係要增加供應,搞好的士服務。以牌換牌,即係仍然維持呢班大哥做車主,佢地之陰質的士,唔使講,都係陰質依舊,司機收入唔會增加,東口東面,食完支煙就咁用右手彈出去,幾十萬之靚車一樣chok到煙味濃郁加埋充滿怨氣,49.2蚊車資當50蚊,咁樣發牌就真係冇意思。 呢屆政府之最大優勢,係朋友少。因為最頂嗰個,呢幾年緊跟北方走一左二窄路線,廣交敵人,於是,當有好正,好符合公眾期望政策嗰陣,個個市民袖手旁觀,等啲局長搞唔掂,好打得咪出嚟表演下之時,市民就剝幾包花生笑下。我估,的士政策最終都可能被迫走呢條路。而且,立法會選舉在即,依家就搞的士政策,係未一個好時機呢? 花生缺貨呀!  

2016-06-17

上周本欄出街之後,當日下午即刻有單嘢爆出嚟,原來係講好打得去到美帝,遭當地華媒抵制,原因係佢嘅採訪安排,聲稱做得唔好,令當地華媒不滿云云。當中有提到,原來好打得見到美帝副國務卿Thomas Shannon,商務部副副長Bruce Andrews等。我篇文章撰稿時未見有呢啲材料,真係失覺。 咁樣,見到Shannon,證明美帝響好打得同埋鬍鬚之間,兩邊都唔算待薄。咁就難怪當地華媒嬲了。因為Shannon(北方譯做副國務卿,台方叫國務卿次長)算係國務卿克里身邊嘅左右手,華媒都係好想知佢對港之態度,從而理解美方點樣睇中國。點知好打得之身邊人,咁樣安排當地華媒,咁華媒扯火係必然。 美帝安排Shannon,係好畀面,但係,對照美帝對鬍鬚之態度,又見到一啲唔同。始終好打得不常去美帝,鬍鬚常去,管道方面,人脈方面,鬍鬚贏半個馬鼻。至少,好打得冇講到TPP,係未? 當然,暗戰最後點樣,冇人知。但係,美帝同北方大國的較量,近周的動向,好明顯美帝好有部署。老友A提醒我,睇下美帝在港之大哥,老千福夠期走人,而接替佢嗰個,真係跌晒大家眼鏡。原來將來替老千福嗰位,係一名日本通,佢識日文同中文,仲要響日本駐咗好耐。老友A話,呢位仁兄,過往一直處理貿易事務,近排做得最勤力,就係四圍去唱TPP,響APEC各國四圍唱,總之就係搞呢味嘢。老千在港之時,令人印象最深嘅係善用臉書去唱好美帝,去做義工整食物,去明哥嗰度搞派飯,仲要四圍去香港睇傳統文化,仲要搞埋農曆新年賀辭,網友講到佢係香港真港督,問你北京怕未? 依家來嗰個日本通,佢究竟來港搞乜嘢呢?之前佢嘅CV係搞TPP,好明顯,佢來港唔單只要睇住九月立法會同埋下年三月嘅特首選舉,更重要嘅係應該處理亞太地區的經濟整合的協議同平台。相信無論下屆美帝總統係瘋狂trump,定係克林頓太太,都唔會放棄TPP,相信TPP係屬於兩黨共同支持之政策,搵個搞TPP之日本通來港做美帝一哥,美帝想響香港做乜嘢,無理由只係睇選舉,係未?如果美帝想香港響亞太地區經濟整合方面有角色,咁樣,好打得明顯唔幫到手,鬍鬚呢方面有些少優勢矣。 老友A提醒我,依家美帝搵個日本通來港,佢個亞洲一哥日本,響香港嗰個識俄文,又駐過美帝,同俄國有偈傾,即係話,香江依家之大國來使,全部都可以打通晒關節,而且都係好有份分量。呢樣嘢,當然唔係因為香江領袖特別威,好鬼勁,只因為北方大國依家政治上打貪仲係打到飛起,經濟唔見起色,南海問題搞到一頭煙,如果有人幫到上面,疏通下大國,可以紓緩下上面之壓力,咁就太好了,咁多人之中,似乎鬍鬚又係有些少優勢囉!

2016-06-10

暗戰係點嘅呢?要做一個地區的領導,其中一個要求,就係佢有冇國際朋友。按依家標準,指標只有一個,就係美帝有冇朋友。實話實說,台灣蔡English之選前熱身,離開台灣去正式拜訪嘅地方,就係美帝。佢舊年六月,晨咁早去咗美帝,拜會人士多如星數。美帝最後派出副國務卿會面。跟手,舊年十月English蔡就去日本。   換言之,參選人跳入馬圈熱身,訪問美帝,咁美帝政府點樣反應好關鍵。如果美帝見English蔡只係搵掌管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見面,真係會對當時島內人民有極大震盪,係未?副國務卿就好畀面。再高層啲得唔得?唔係唔得,官式會面就一定唔得。因為官方層面,美帝政府承認北京,再高層啲咪即係搞兩個中國?第二,當時English蔡仲係參選人,無理由搵個高層去見,咁咪即係選邊站隊,玩咩?   香江政治?一樣如是。你想參選香江最高領導,就要有「食力」。唔係講錢咁簡單,而係國際「食力」。政府內之兩位參選熱門人士,都有去美帝。好打得剛好去咗美帝。佢上周末先去舊金山同人飯聚,跟手去到華府「拜山」,見咩嘢人呢?有布魯金斯智庫之阿頭,前美帝在台協會一哥卜睿哲,仲有眾議院議長辦公室參謀長David Hoppe、眾議院議長辦公室國家安全顧問Jonathan W Burks,參議院對外事務委員會東亞、太平洋和國際網絡安全政策小組主席加德納、參議院對外事務委員會高級成員Benjamin Cardin會面。層級算係OK啦。咁個焦點係,華府有冇官員見呢?至少都應該見到助理國務卿羅素啦?   不過,有啲弊,好打得響華府期間,美中正開緊戰略與經濟對話,喂!有冇搞錯?邊個幫好打得安排行程㗎?美帝重量級官員個個去咗北京開會,好打得就去訪問華府,咁大整蠱?   佢嘅沙圈對手,鬍鬚佬舊年十月去美帝,對方真係畀足面。美帝出動咗財政部長傑克盧同佢會面(就係響好打得訪問華府之際,傑克盧跟咗老細克里去咗北京出席戰略與經濟對話),響傾完之後,鬍鬚佬就去咗秘魯開會,同聯儲局一姐耶倫見面,傾美帝加息等問題。正所謂禮尚往來,鬍鬚佬同美帝公開講,香江對於加入TPP,持開放態度。呢一句,真係令美帝好放心。   唔係嘛,乜北方大人唔係好憎TPP咩?呢樣嘢,真係唔知美中關係依家面對之情況。早幾日,強人大大公開話,美帝同強國應該係有共同朋友。即係話,北方公開吹暖風,要同美帝齊齊搵朋友。咁樣,香江係未可以成為大家嘅common friend 呢?   鬍鬚佬呢樣嘢,輕鬆贏好打得一條街。依家北方咁重視美帝關係,以鬍鬚佬響MIT畢業,哈佛KSG碩士,強人大大的首席經濟智囊又係鬍鬚佬KSG的校友,嘩!咁嘅CV,真係會令人妒忌㗎!聽講,方丈好小器噃!  

2016-06-03

非建制的朋友,共同敵人大家都好清楚啦,就係嗰個政權,唔開名大家都知。我認識嘅非建制朋友,大部分都係左左哋,左膠上腦,對美帝素無好感。所以,當有人看到,有部分非建制派的青年,認真又好半認真又好,話香港點解唔加入美帝主催的地區經濟合作組織TPP的時候,似乎又唔似講笑矣。 呢幾年,我不時都提起TPP,一定係負面。我呢類左左地嘅人,叫我支持加入美帝嘅TPP,真係接受唔到咯。話到明,美帝就係美帝,做佢嘅附庸,就真係無晒自主,主體性都冇埋,要我以後日日聽美帝話,講唔出口。 我估有些非建制朋友提出香江加入TPP,係因為見到English蔡響台灣就職嗰陣,講到點樣小心處理兩岸關係,轉頭就講到English蔡要搞南向政策,減少對中之依賴,而且,講講下就話要加入美帝之TPP云云。佢的支持者話,English蔡全面傾美,依家嘅美帝唔想出現強國在區內一國獨大,響美帝保護下, English蔡就唔怕同強國反檯。 講真,香港一早響WTO,即前身關貿總協定之會籍,係拜九七前英帝之支持,至於香港在九七年加入咗一啲以西方為主導嘅經濟或政治組織,都係英帝幫忙,咁香港素來都有加入美英雙帝主導嘅組織之傳統,查實加入TPP的話,都幾順理成章,係未?。 香港人做嘢,利益好緊要,搵到食,總係好過剩係靠一帝一路㗎?亦老實講,美帝之TPP,表面上係講經濟合作,檯底有乜傾過,冇人知。但明眼人一睇就睇到,美帝希望香江加入呢個組織,又點會係齋講經濟,而係一個政治決定,政治操作。 當然,香港係唔係加入,已經同英帝無關,而係香江領導,係未有好高之前瞻性,睇到日後香港經濟要走多元化,係未需要好好地利用香江呢個貿易窗口,,同全球大國做朋友,食四方飯。從呢個角度睇,香江人爭取同TPP有一定關係,唔係壞事。舊年,財爺講過,香港對加入TPP持開放態度,似乎部分非建制派青年講嘅嘢,都有些少道理。 但係,話時話,香港要入TPP,最終係要上面首肯。我就唔信北京會say no,如果上面有智慧,識得利用香港響TPP下的優勢,同美帝周旋,斷估北京都會默許。但唔好意思,我係一個左膠上腦嘅人,跡近教條主義,要我去接受同美帝政府交往、交心仲要交易,然後加入TPP呢,我真係好難說服自己咯。當然,美帝係大國,有錢有人有市場,唔同佢玩TPP就好易死梗。但係,我地香江真係身子唔強,金融實力有些少,但係就真係冇辦法可以同美帝周旋,一旦join咗 tpp呢隻船,真係隨時會畀美帝食埋。 你可以話,反正香江咁細,唔係畀周邊國家吞落肚,都會畀美帝同佢爪牙食啦。吓!乜我城唔係提出命運自主咩?但我唔想要美帝下的自主噃……。

2016-05-27

無論係點,上周係老泛民政治生命的轉捩點。 北京呢一招係幾勁。佢地知道,老泛民依家要退下來,要交棒。交出來的,就是一班青年一代。青年一代又點樣呢?北京心中無底,於是,最好就係在老泛民交棒之前,盡快搭番好條橋樑。依家泛民的民族情結,最強嘅都係老泛民,如果上面唔拉實老泛民,咁樣老泛民就冇方法去扯住個組織,唔好走向本土化。 點解北京睇中老泛民?唔係因為佢地特別鍾意同老泛民交涉,而係過往幾年,北京同青年泛民之交流幾乎等如零。因為過去幾年,部分北京人士相信,只要用強力方法,用盡一切力度,打到泛民動彈不得,輸晒選舉,青年泛民就會無出路,搵嘢做啦,既然係咁,又何須浪費周章,用統戰的手法處理呢?   依家因應國際形勢,北京轉了勢,要向泛民「示好」,咁樣長期同泛民青年冇乜接觸,又點樣可以搭通天地線呢?最好嘅方法,就係借力打力,反正老泛民有好多仲有民族情結,於是就同老泛民談下心,傾下偈,等老泛民消消氣。老泛民見到北大人親自出山,表面冇嘢,內裡隨時打個突,咁樣佢地見完之後,就會返回政黨思考一下,係唔係真係要成個黨交棒之際,連自己政黨的北京政策,都走向本土呢?咁樣,就會造成咗泛民政黨的世代矛盾同張力。上一代肯唔肯就咁樣,將溝通之路關上,讓一班青年接班,隨時搞垮同北京關係呢?   而且北京好高招㗎。佢地唔介意泛民政黨叫本土,不過有兩樣嘢要留意,第一樣係港獨,唔准搞,邊個搞,司法處理之。第二樣,就係本土可以搞,不過唔係有政治有主權性質的本土,最多係「月是故鄉明」式的本土,呢樣嘢,就係北京個本土框框。只要泛民青年係向呢個故鄉式的本土,就係北京認可的本土,咁樣就冇問題。換言之,老泛民好自然會同青年泛民交流,交棒之時,係未都要顧住上面之態度,搞本土唔好去到咁盡呢?   於是,泛民青年未正式接棒,已經有兩個拉力。第一個拉力,係老泛民的溝通拉力,因為老泛民如果珍惜得來不易的「溝通」過程,有可能怕失去咗「溝通」之機會,會唔會因而比較希望接班嘅青年,唔好去到咁盡呢?第二個拉力,就係北京定義下的「本土」拉力,因為泛民青年即使真係接棒,就會畀上面夾佢去「月是故鄉明」式的本土意涵,呢個力唔小嘢㗎,因為如果泛民青年係走向政治主體意識的本土方向,隨時就會吃北京的苦頭,文攻武嚇有槍有炮有解放軍,泛民青年去到幾盡呢,怕唔怕跑得太前而馬失前蹄呢? 北京一出手,泛民青年未接棒就要直接面對對手,真係一場大考驗。  

2016-05-20

呢個世界,靠搞國際關係搵食嘅人,點會成日一邊埋怨冇發展空間,一邊四圍寫稿訪問上電視扮憂鬱搲project funding㗎?真係靠國際關係之old seafood,就好似老友A咁樣,十世,真係十世,都唔會響鏡頭出現。老友A當年成日鬧我,邊有人響螢光幕前講晒所有分析及評論㗎?真知灼見,梗係留畀老細先至知㗎嘛。初時以為佢講笑,後來有次同政治公關達人吹水,原來老友A的說話真係冇錯:香港有錢大公司好孤寒,如果你的評論,響免費電視日日聽得到,仲使旨意佢同你食飯磅水吹水呢? 老友A睇完上次本欄的文章,專誠打來鬧咗我幾句。佢語重心長話,香港中產嘅問題,就係成日以為自己好叻好勁好國際化,查實冇料扮四條,以為上面吹下暖風,就係因為怕咗香港人之堅毅不拔、核心價值、金融中心之類嘢,實際上就真係錯到離譜。49年至今,上面有幾時真係聽所謂嘅「民意」呢?響主權面前,佢理得你係邊個,總之阻住佢穩固政權就勢係假,不破就不立,日日同你地班香江中產開火,有乜所謂?開火近四年,你班中產有冇走?去得邊呢?用另一個角度講,你去到邊,都一樣有本事「塔」你返來,係咪? 所以,老友A話,上面轉咗勢,唔係因為怕你香港人,而主要(唔係全部)係美帝因素。因為上面依家內部經濟好唔穩陣,如果冇一個好嘅外在環境,真係好容易會出大事。早幾年,上面轉咗操作,勇於走出去,當時美帝國力唔夠,咪笑騎騎扮冇嘢。但係,依家美帝復甦有力,上面後勁不繼,美帝全方位封殺,日日響亞洲出手,搞番日本、台灣、菲律賓,齊齊出手,環境明顯唔同。 老友A提番我,響英國佬年代,香江一直都係美帝對付強國嘅一枚棋子。九七後英國佬走咗,唔代表呢隻棋無用。對比台灣,香港呢隻棋嘅操作性一樣咁大。如果香江嘅情況,係可以惡劣到畀美帝可以上下其手,左右操作,借題發揮,咁樣係對北方大國有利,定係不利呢? 老友A話,520之後,台灣變天,日本早就露出奸樣,南韓從未轉身傾中,北韓又唔like唔畀面,菲律賓自然一直都企響美帝身邊,從未改變。美帝響中亞搞搞震,東南亞地區就操弄恐共情緒。於是,上面要考慮嘅,係響香江要一個強而有力,專門撩事鬥非,成事不足,而且有好大機會畀美帝乘虛而入搞搞震之政府,定係依家需要一個比較祥和之環境,唔好畀子彈美帝,又有一個可以同美帝有得傾有得講嘅新政府呢?邊一樣對上面之新國際形勢下最有利呢? 依家呢個領袖,去美帝,冇人踩,冇朋友。依家條街傳出來之競爭者各有長短,但有些響IMF、世銀、APEC,朋友一籮籮。老友A話:北京從來唔怕你香江人民,因為香江人,反得去邊?美帝因素先至係未來一年之關鍵!

2016-05-13

(一) 老友A其實響一間醫院做嘢,早幾日收到一份唔知邊度來的報紙,書紙印刷,擺明落重本,成份B4對摺,名稱叫……無謂講啦,唔想幫人賣廣告,姑且叫做「天下報」。初頭以為係FLG嘅刊物,點知唔係。佢畀咗幾期我睇,仲問我:「呢班腸粉搞緊乜?」 香江人有好多urban legend,其中一樣嘢係香江專業好鍾意政治。我由大學畢業到依家,出席過無數專業人士之飯局,大部分都唔講政治。呢份「天下報」,明顯係建制派的東西,八個字:「尊京反梁、反左保港」。睇咗幾期,篇篇都係講老鄧點解釋「一國兩制」,乜嘢係「一國兩制」真義,同埋對港政策呢幾年係點樣走咗極左之歪路云云。 老友A已經係政治極敏感嘅專業人士,看咗一篇已經吃不消。我同佢解咗唔夠五分鐘,佢一句飛埋嚟:「仲信呢啲嘢?如果香江最高領袖唔係忠實執行上面交託的任務,早就落馬啦。既然佢行嘅係上面之政策,咁又何錯之有?咪當我地流嘅先得㗎,xyzxxxxx。喂,你放暑假去邊處旅行?上次我地去咗日本……。」 (二) 老友B好耐冇見,吹下水之後,叫我留心啲,唔好成日以口傷人。雖然可能有啲嘢,真係好惡頂,但係即使係仗義執言,都要適可而止啦。 老人家苦心婆心,我一句多謝又點夠呢?老友B嘆曰:「你地班中坑,食得瞓得屙得,咪由得班青年去衝啦。唔好去得太前。屋企人要緊呀!」講到咁樣,我見老友B咁有heart,唔敢駁佢嘴。老友B曰:「嗱!畀個貼士你。下年呢,就係上面攞番香港二十年,到時候,嗰位大大大大哥啦,都應該會來香江,一齊慶祝下。」 我估青年聽到大大大大哥來香港,相信必然會用好多方法招呼佢啦。老友B曰:「你真係對上面,一知半解。喂,大大大大哥要visit香江,係佢做上面老頂之後嘅首次。老頂要嚟,梗係要問清楚,值唔值得嚟先。如果值得嚟,市面歌舞昇平,繁華巨麗,欣欣向榮,個個笑口噬噬,梗係開開心心嚟,高高興興返,就梗係good lar。如果佢落來之前,香江市面個個東口東面,示威無處不在,呢邊掟嘢嗰邊掟石,仲出埋催淚彈咁滯,掃晒興嘛!」 聽完我就話:「好易啫,咪由依家開始,大海航行靠舵手,希望香江第一把手,日日打獨,天天扑獨,掃佢場,封佢公司,夾佢地無處可走,無處可遁,法官放人咪由民間捉人,搞到班友流亡海外,係未唔得先?」 老友B聽完笑出來:「搞到個場咁狂風暴雨,外資同華資個個都搵巴拿馬律師行走佬啦,係未?當然,你唔可以話咁樣做政治不正確。但係,咁樣堅壁清野,水清無魚,係未符合大家利益呢?我唔知囉。反正,香港人咁務實,乖乖地,一樣有糖食,係未?連任在望呀,大家咪戴多幾年頭盔囉。」  

2016-05-06

高人A一直清楚建制派裡面之爭鬥。早幾日飛天朱開記者會,佢睇完之後,即刻「屈濕」我,話飛天朱打響了反梁的第一槍,而另一邊就不斷想升溫港獨議題,仲罵我點解咁蠢,走咗入去戰區云云。 我乘機約高人A出來喝咖啡。高人A如常罵我點解咁蠢搞搞震之外,亦開始勸我要注意人身安全,面對建制派內的搏鬥,更加唔好掉以輕心。高人A曰:你要理解依家形勢,仲凶險過兩年前嘅政改。兩年前,建制派即使幾唔同意政改太過保守都好,點都唔會公開反對,至多行出去場外煲煙睇手機玩facebook算數,依家就唔係啦,依家係各方勢力,下下出招,招招夠狠,目的就係要取下對手首級,矛頭直指一個地方的領導權,係唔係夠狼先? 高人A喝咖啡後曰:依家連飛天朱都要出山,仲要公開同自己友報紙互劈,形勢相當惡劣。你幾時聽過,李馬丁會公開鬧生果報先?唔會㗎嘛!點解呢?因為講到底,都係自己人,要劈,就私下劈。依家搞到公開互斬,互數不是,相當難睇。醒目的人,就要識得分,究竟係邊啲人,幫緊邊個集團,響度公開數對方不是。呢班人,背後代表緊嘅係乜嘢力量呢? 高人A說,我就簡單矣,今個月已經決定放假,依家internet咁方便,放假去美帝湊女,陪個女去美帝度暑假,玩到六月初先至返香港,到時再睇下情況先啦。反正放假嘅嘢,唔講得笑,一早plan好,唔可以唔放。老實說,呢個月子彈橫飛,隨時掃低十幾件,講多錯多,放下悠長假期就真係最好,唔使咁早表態。 我真係想問,作為老百姓,其實咁樣打生打死,有乜意義呢?老友A笑笑口曰:你地香港人,真係天真得可怕,江老闆真係鬧你地鬧得好正確,真係naive得過分。香港係需要一個睇場,幫手去睇住局勢,只要唔好太惡劣,可以賺四方錢,咁咪好囉。所以,邊個做老頂,邊個可以話事,係牽涉到幾多單位的利益。你睇下巴拿馬文件就知道啦。唔好咁天真以為自己會冇關係。換一個地方領袖,就會斷晒好多人米路。我就一早放定假避難,但係好多人為咗力保自己之勢力,點都要頂硬上,假都唔敢放,金睛火眼睇住個局。 高人A續曰:下次你見到泛民的老前輩,記得同佢地講,唔好搵人去選最高領導呀,因為最好就係建制互劈,泛民唔參戰,到時阿爺點決定,咪點決定囉,咁無論佢最後揀邊個,泛民都冇入去戰區,大可明哲保身。但係如果唔係,真係認真去搞,搵個人去選,無端白事進入戰區,阿爺到時一個唔like,隨時開拖,打到泛民粉身碎骨,咁就無謂啦。香港泛民,對中國式權鬥,又係知啲唔知啲,真係死晒火。 局勢如此,真係唔放假唔得。高人A真係高手!

2016-04-29

出去銅鑼灣,行過波斯富街,忽然聽到「我們的愛~呀~愛,過了就不再回來」,乜嘢事?一時之間記唔起乜嘢歌。作為九十年代卡歌之霸,我都響業界出名揸咪揸足五粒鐘,生果盤死都唔放嘅人嚟講,冇理由唔記得乜嘢歌?轉頭看過對面,希望追尋音樂來源,原來係一間短約夜冷舖。咁就真係大件事。 睇住啲貨色,十元八塊,我都好感動。唔係因為音樂帶來回憶嘛,而係因為我記得呢隻歌嗰陣,十年前,金融風暴之前,經濟未至於咁差,因為始終都冇咁多吉舖。睇到依度,已經知道經濟應該慢慢向下。唔會一時三刻爆單大嘢,但舖租向下尋底,夜冷舖當道,咁就唔係吉兆。 你可以話,香港係未浪費咗四年響社會損耗云云。呢啲嘢,見仁見智啦。但係,香港人上一代面對發展停滯的時候,有一種恐懼不安的感覺。因為我地上一代,以至上兩代,睇見嘅係香港經濟發展咁高咁強咁快,好自然地覺得,經濟發展係社會優先,先至係民生所需,上屆貪曾搞AO治港,經濟冇起色,依家呢班人,相信可以撥亂反正,結果都係搞唔起。 經濟冇起色,就唔可能完全賴泛民,又未必可以事事賴官僚,而係呢套發展主義的想法,係未仲適合香港呢個社會。咁樣好似好灰,而係因為香港社會已經係成熟的發達地區水平,無可能再有高速發展的魔術棒,但人口自然增長,佢地總要開飯,係未?有時青年會問我,點解佢地要搞東北,要搞大嶼山,要搞呢樣嗰樣,我只能夠答佢,響呢班領袖上位之時,剛好係七、八十年代,呢班大哥眼見英帝香港時代,發展呢樣嗰樣,新市鎮新產業新工種,係佢地美好的年代,而人總係有嗰陣Nostalgia,既然當時呢套方程式好work,點解唔可以作出一些修正,響依家呢個年代複製呢? 所以,我都有時勸下班青年,假設香港上一代人,仲係好大中華的話,佢地有大中華的傳統思維,亦有傳統大中華思維的優點和缺點,不以為過。你地都要理解下佢地的想法,特別係英治時代留下的論述係,香港的成功,係因為呢班上一代人的個人努力,同其他外在因素無關。你地呢班青年,一味響度deny佢地的想法,一味deny佢地自以為賴以成功的個人因素,一味響度deny佢地對香港經濟的功勞,你地會否覺得,呢班old cake會服氣嗎?既然你地青年係咁deny上一代,你估上一代會覺得happy嗎?上一代同青年拗氣,輸的總是青年吧! 今屆政府睇到嘅,就係上一代部分人嘗試話你知,發展主義是王道,是香港發展的唯一道路,青年唔接受唔緊要,到咗十年後,你地青年嘗試到甜美的果實之時,唔需要多謝我地呢班一直錫住你嘅old cake。 「我們的愛~呀~愛,直到現在我還在默默的等待……。」  

2016-04-22

睇建制派互劈,係一件賞心樂事。講到呢度,已經與「錢」無關,而係講權力。 呢一屆政府,五年來做緊一個工程,就係好快咁樣擠走咗泛民同埋佢地嘅同情者,其實另一樣嘢更緊要,就係排除咗一班佢地心目中唔係咁聽話嘅建制派。前者,做泛民嘅人,早就預咗會無啖好食,in any case,依家仲信下年改朝換代 ── 即係轉咗新領袖會出現同泛民修好之想法,就真係愚蠢同無知了。 但係,當呢屆政府嘗試用蘿蔔同棍子去孤立一小撮,團結大多數建制派之時,可能手法上太過難看,於是建制派內部有反撲,而且越來越多人發覺,唔知點解只係向呢屆政府之方丈進言,就有人唔高興,唔知點解自己會變咗敵人,仲要響建制派的網媒及面書畀人糟質。 一直以來,真係睇唔到點解上面會唔畀現屆政府連任,所以我先前都估計,建制派即使有不滿,最終都要接受現實,大家捱多六年。點知唔知乜嘢事,兩個月前,上面忽然吹暖風,就真係跟車嗰堆建制派,忽然要轉身,轉到一仆一碌,立即緊貼上面吹暖風之態勢轉口風也。 對泛民來講,邊有吹暖風呢回事呢?即係咁,之前嗰三、四年,日日畀人打到頭破血流,好似生活響阿布格雷布咁,忽然之間有個士兵遞杯水過來。唔係嘛,畀人打到肋骨都裂晒,氣若游絲,十足十《恐懼鬥室》嗰套戲嘅主角咁,依家遞杯水就當係暖風?冇人信囉。 但係,對某些建制派人士來講,真係機不可失啦,依家唔借暖風,去回敬曾經以為係「自己友」之人士,真係好難泄過往三年之屈辱。所以依家子彈亂飛,建制派內鬥,你打暗示牌,單單打打,篇篇文都有骨,我就打明箭,響不同場合插之,睇人地內鬥,目不暇給,真係食花生食到窒息咁滯。 而且,下個月,江叔,即係上面對港政策一哥來香港調研。香港呢個咁細嘅地方,使乜佢親自來調研呢?所以,點都係有嘢要宣示,但冇人知係乜。響咁嘅情況下,建制派為咗搶老細眼球,一定會呢個月,出盡渾身解數,一個就話要本土不要分離,一個就話可以叫北京向泛民make concession,一些就打下八卦掌,一些就打下太極拳,一些就搞少林寺十八銅人咁樣。所以,大家如果唔夠花生嘅,都可以去超市買定一堆食,應該都打得好燦爛。 就係咁樣,有人會覺得,佢地打咪打,關泛民乜事?其實都關㗎,因為假如炮火燒得勁,泛民有人唔生性,走去助興,是但講多兩句,或者笑多兩下,咁樣激親建制,隨時會被炮火所傷。人地家事,真係少講一句,多吃花生啦!

2016-04-18

是咁的。有人要連任,佢啲謀臣度咗兩條絕世好橋。我都覺得值得拍掌。一條橋,好好㗎,就係清算前朝人。   係呀,馬英九一上台,清算阿扁兼收監。表面嘢啫,九哥去到要連任之前,又一輪將炮火對準一堆阿扁時代權傾一時之政務官。個個都係阿扁之年輕親信。查實,呢堆親信,已經響阿扁落台之後,四散東西。但清算呢家嘢,對於藍營fans,好受㗎。   乜嘢人中招?阿扁任內,處理國安政策的中青年幕僚,到咗九哥上台,即刻畀人捉咗去,話佢響阿扁年代,做咗啲嘢,將唔應該畀阿扁知嘅公文畀阿扁睇;另外,阿扁之青年幕僚,又係畀九哥追住查佢哋有冇份牽涉入阿扁之貪腐案件。九哥好勁㗎,好多嘢,查足三年幾四年,查到九哥連任競選之前,都未查完。   你可以用政治陰謀去睇九哥呢場反貪show,總之響某些時刻,九哥嗰隊team就會唔知解「依法」去起訴追究阿扁年代的家臣、助手、幕僚,令人民不斷回憶阿扁做過的壞事。就咁樣,嘿嘿,九哥又成為反貪聖手,連任又成功了。   總之,要連任之時,前朝嘅壞事、壞人、家臣,就會適時地畀人recall出嚟,提醒選民,唔好忘記,響前朝呢個貪腐年代,真係個個過水濕腳,著數攞盡。   另一條橋,就係四圍去搵政績。你知啦,成日提來提去,都係啲三、四年前上台之前的東西,即係呢三、四年,同一個範疇的東西,乜嘢都冇做過,唔掂囉!   係呀,阿扁真係幾頭痕。執政四年,到咗2007年,要搞政績,來來去去都仲係執政前講嘅乜嘢全民政府,仲有些少轉型正義,仲有上台前講嘅乜嘢兩岸和平,佢應承搞永久停建核四,幾乎搞到社會大亂,又搞乜嘢外交,激到美帝死晒火。講到尾,政績都要拚啦,咪將佢前朝做落之東西,當作自己嘢,又叫人去整多啲文宣,成日話係前朝有人阻住佢完全執政啦之類。   有個教育部長,咪一味響教科書上做手腳,加入咗好多本土元素,將中國歷史keep住,然後加強咗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語等。台灣素來都係普教中,嗰時sell政績,就sell台教中呀,客教中呀,原教中呀,整到普教中好唔妥咁樣。呢樣嘢,原來係教育政績,令到佢啲fans,好受落㗎。   你唔好理究竟當時嗰位教育部長,係咪用緊行政資源去幫阿扁助選,但佢聲稱之教改,教學語言多元化,本土語言優先,真係令中產中招㗎!   聽聞依家有個煲燶飯嘅幕僚,同政府高官四圍去搵香江「普教中」的學校,仲鼓勵呢啲學校響普教中方面之成績,攞嚟大書特書,唱好依家香江之教育政策點樣好添!   哈哈!sell教育,sell得好,對連任有用㗎!睇下阿扁幾成功!。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

2016-04-08

先利申:我係獅子銀行的客戶。寫本文之前,有人勸我唔好講獅子,因為驚佢地唔開心。我就認為,人就可能會唔開心,但呢類大型公司,利益行先,我地呢啲微小客戶之聲音,點會令到獅子有任何唔高興之地方呢?對比起巴拿馬文件之影響,我地小客戶之聲音,碎料啦。 老友A係會計師。上次食飯,已經響度嘈,話佢地依家去獅子開戶口,排隊條龍長到由馬尼拉排到墨西哥。佢都理解過,問題唔係響佢地前線員工以至分行經理,而係整間獅子之思路,響開戶口方面,就係唔開唔錯,少開少錯,最好唔開,死拖爛拖。 老友A都認識獅子班大帝,因為獅子銀行大,客戶多,有事發生,個個都搵佢出氣,監管機構罰親都幾百幾千個,仲要係美金。聽聞獅子上面認為,唔開戶口好過,費時出事罰餐飽。但有時呢樣嘢,又唔可以講出口,於是前線員工受晒氣,一時就要呢樣文件,一時又要嗰樣文件,個個去開戶口就煩到嘔。以前有用開獅子嘅,都話開戶口比較容易一啲。但係無去開過嘅,真係唔使旨意。 老友A笑曰:依家佢啲客,都唔敢推薦佢地去獅子開戶口,都係叫佢地去第二間銀行試吓。俄羅斯客,驚佢地係黑幫,中東客就驚係恐怖分子,東南亞客又驚佢地販毒,乜嘢理由都有,連美帝客都驚佢地洗錢,於是,剩番啲日本客,台灣客咁相對容易開戶口,所以,有青年政治領袖開唔到戶口,唔係單一事件,而係有銀行真係唔想你走嚟開戶口。 睇嚟我依家仲可以有獅子戶口,真係要感恩。老友A曰:香港人,一般市民,開戶口都唔會有太大麻煩,一般公司,例如做文具店,都唔會拖你嘅,但係,亦唔代表獅子好想開俾你,因為隨時因為間分行開戶口俾你,會俾獅子上面班管理層嘈㗎。老友A話,青年政治領袖依家想響獅子開戶口,開唔到咪去第二間試下囉。 我好明白老友A嘅,佢地會計師成日見客幫人開戶口做生意,真係需要銀行配合。獅子響外國好出名,外國人來香港都會搵呢間銀行開戶口,會計師好難話,喂,俄羅斯佬,不如幫襯阿ABC銀行啦!所以,獅子開戶難,已經係專業人士人所共知之事實矣。 但老實講,獅子響香港有咁多好處,又係發鈔銀行,出晒名,賺咁多錢,響香港咁大影響力,都應該負有社會責任啦,依家唔單只係政客,連一般人都面對開戶難之困噃。一間咁大間的銀行,都應該負有應有之社會義務去幫香港人開戶,因為獅子唔係單純嘅私人機構。做得發鈔銀行,就要有領軍精神,係咪? 做得一哥,就要有一哥嘅承擔同義務。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

2016-04-01

愚人節了,提醒了大家,還有五個月,就會立法會選舉。全宇宙都在磨拳擦掌拼選情。對某些人來說,拼選情不是易事,因為佢唔係去選立法會,而係佢要拼連任。   愚人節了,不妨愚下大家,湊拼呢半年來,某班人的舉動,睇下你地點樣分析時勢呢?   一班有錢佬咁樣講:有錢A話,呢個人try hard,有錢B話,可能佢唔會選呢。我的解讀係,點解佢講try hard,但唔係讚佢做得好呢?後者仲奇怪,點解唔出聲支持佢連任呢?   一班人搞咗個研究所,有青年領袖同學者擔大旗。早排搞手之一,某黨前主席話,用來儲住人才,為日後提供人才畀政府。我的解讀係,呢個project聚集不少青年人才,反觀想連任嗰位,似乎佢嘅支持者,響青年之力度唔係好到位囉,唔係好見青年學者或領袖埋班噃。   仲有一班人,犀利啦,公開響論壇,反駁依家領袖嘅大內總管嘅說話,例如話佢係未飲醉咗又high咗,又有人話,建制派有唔同黨派,如果係咁不如就只准一個建制黨同埋一個反對黨?我睇完之後真係忍唔住笑囉,因為好多人都解讀過,有啲人以前真係講過,建制派唔團結,唔肯勇於做事,於是政府往往就會響立法會裡面捱打云云。老實講,要呢四十幾位議員,響議事廳準時開會,唔容易㗎,真係神仙都好難打救,咁政府過唔到法案,唔通次次都要建制派議員坐定定等按鐘咩?不過,我嘅解讀係,建制人物有反對意見,內部有爭論,好正常也。但反常嘅係,點解兩邊會公開對罵㗎?有事咪私下拆掂佢啦,使唔使咁唔客氣呀?   呢啲跡象,唔係空穴來風㗎。任何正常人都睇到,依家建制派兩邊,開始有唔同現政府口徑一致的情況。咁樣,我係香江第一領袖,都唔會like啦。因為依家上面表面上吹暖風,要依家香江領袖講多一些和諧團結的事,少講一啲,咁樣,就連建制派內部攻擊(本應建制派有其道義,不互相攻 訐),都已經火紅火綠,上面居然唔喝停,而且,又唔准依家政府反駁,咁即係叫人自斷雙臂入去競技場打仗,左一句唔准打人,但右一句轉身就畀人打,咁樣,最高領袖似乎響一個唔公平嘅規則打緊場仗噃。   所以,識時務者,應該識得分辨啦。如果你係一心想響建制派或走體制路線上位嘅青年,依家就係埋堆交叉點。當然,你可以選擇乜都唔企住,最好兩邊都押注,咁樣唔知邊一個陣營贏咗,你都可能有糖派,但係咁樣就幾危險,因為你兩邊都押注,最怕兩邊都唔受,最後一無所有。一你你就決定選一邊,依家就去埋堆押注,押中就得,押唔中就out啦。邊一陣營會贏?愚人節嘛,點答到你呢?答你都唔信啦,係未?   做人最好都係做塘邊鶴,食花生睇班老餅搶餐飽。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