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春嬌、志明:別問我是誰

2012年04月03日
   

 

張志明與余春嬌今回不再流連香港街頭打邊爐,隨大國崛起北移首都,他們一段感情所以吸引,全因彭導(彭浩翔)不只談男女個人愛情線,志明、春嬌升lev,成了全港700萬人的代言。

兩位model為香港市民試穿大國新衣,在天橋場上賣力起舞,把感情瓜葛又愛又恨盡情表現,相信港人看罷甜在表層,酸在心頭,筆者從港人身份談《春嬌與志明》(下稱《春》),過往以港人身份為題,表現較突出的導演算是陳可辛,從《金雞》到《十月危城》,發展由本地小人物看回歸,逐步搞大,翻歷史用敘事(narration)跟阿爺、港人「勁數」辛亥革命前,維多利亞城的特殊功能,兜個圈為自己打氣之餘,還要表明同一份核心價值,從未過expiry date,送祖國一份溫馨提示,筆者感覺溫馨門外嗅出沉重味道,始終明刀明槍賣武,雖然旗幟鮮明,卻欠有型。
 

大香港精神
彭導行上內地走瀟洒哥路線,幾位廣告界人士,成了港人代表(包括張志明)上京「搵水」,公餘則泡國妞,這批食腦精英,設定舉手投足都是徹頭徹尾港人風格,在他鄉拒絕被同化,大有回歸前港移民大舉攻陷加拿大城市,售賣大香港精神之勢。
 

泡妞尋尊嚴
用性別(Gender)角度觀看,《春》似營造男尊女卑角色定型(stereotype),余春嬌這位港女代表,在人數唔夠分大環境下,處處被張志明這位kidult「食住」,明知對方已有國產索女友,還甘願當小三,似乎對一眾港女下一記該認命的詛咒,然而,倘跳上身份層次討論,幾位港男被設定為賤狼三百,乃有文化任務,以泡國妞來討回權力墮落後的少許港人尊嚴。
 

疑問的身份
而這對北上戀人經歷離合,分別嘗過祖國真勢力,感情可以有另外更優質的選擇,也體會、接受了香港乃彈丸之地,比對中國確實小巫,此一時彼一時,如何選擇,條數清楚不過,只是彭導似要說明人——尤其港人並非計算機器,借《春》開條生路,拯救絕種香港人,藉生活曾發生的點滴歷史為藥引,保住自己獨特身份,7仔肉醬意粉成了集體回憶的象徵物,建構出甚麼是香港人,免被內地大浪推翻。
一對港男港女在北京南站相擁的影像,一首王馨平的《別問我是誰》,為故事暫時作了個疑似句號,聽說第三集籌備中,樂意讓志明、春嬌成為我們一代並肩好走的光影朋友!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