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不想長《埋》,唯有焗打擂台!

2012年02月22日
   

 

為電影《活埋Buried》(下稱《活》)做宣傳確有難度,只有《綠燈俠》的主角Ryan Reynolds撐足全場,沒有光環綠戒指的他,變了落難凡人Paul Conroy,以性別消費(Gender Consumption)角度,當他大多時間處身灰暗環境,躋身幾呎棺木內做戲,沒有浪漫、愛情線,女性觀眾難以鍾情其「靚仔」look,男性觀眾不能借其英雄事跡,投射日常生活,紓緩職場無力感受,只想呼喚如斯大不幸不要臨到自己。

 

《活》是坊間一套大路用金錢交換光影故事的格價思維,製作方程式,就是讓觀眾進入虛擬處境,為異化了的日常生活作心靈調節,繼續活在一種看似有夢,實則無望的現實環境,至慘是票房不斷報捷,叫座侵略了叫好,結果愈墮落就會愈快樂……
以上透過結構,來呈現悲苦情況,但市場反應往往偶有驚喜,叫生產商「跌眼鏡」,用上心理分析,消費者行為原來也未可料,讓走小眾路線如港片《打擂台》打出名堂放異彩,因此所謂分析,往往都是事後孔明,創作就是要挑戰常規,輸了也至少站過比賽台。
《活》問觀眾,優秀電影是否必須大量轉景、涉及角色走位,和添置n配角來增加故事結構,愈多層等同愈豐富,剪得愈支離破碎,就等同夠後現代?這或許只是一種時尚(style)產物,以花招虛唬一輪,其實電影劇本始終才是王道。
《活》對應是美國處境,實踐媒體聖職為如主角般同病相憐輩吐口冤氣,說明倡民主、重個體的大國,可以言行相差天與地,叫無知愛國人士醒醒,擺出國家安全大論述就可K.O老百姓,用的只是弊病百出的功利主義,在今日當權者手中,依然好使好用,所謂平等,只可說成相對,階級差異以不同形象現身,窮人只能當兵為國家賣命,大公司儼如中世紀貴族般巧取豪奪基層,遇上利害關頭,借股東當擋箭牌,奉為伙伴和珍貴人力資本,只屬一張A貨遮醜布,工人還是被異化後的工具,還用上行政手段合法「摔死」,一切乾手淨腳。
最悲之時也可以是最喜之時,《活》告訴我們資本主義的良善一面,鼓勵爆發個體小宇宙,說到底,勝利、生存,還是靠個體能力配合上天造化,跟四周把你活埋的不同勢力作頑抗,面對泥土靜態壓迫力量、忽來的毒蛇和有限空氣是象徵物,打火機、小刀等小工具,全部可對號入座的象徵物,還是要跟Bear Grylls學一回《人在野》的課堂,加強解難能力,莫忘上擂台的只有自己,遇上未可知的世情,自求多福!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