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地》的未來,問天!

2011年12月14日
   

 

TVB近日播出的連續劇《天與地》(下稱《地》),嚇退了以傳統收視調查所涵蓋的觀眾,叫得出來的所謂收視率節節下滑,未知數據可有叫製作團隊阿戚、周旭明受到高層壓力,然而,雪藏貨肯定在網絡世界遇上明媚春天,頭round特別是Dr. Dylan片段,在社交網絡被瘋傳。

Dr. Dylan在《地》的對白,明顯對準資本主義(Capitalism)的不良後果發炮,貧富懸殊、金融,以及地產霸權的議題,近年成了社會下層要求政府財富再分配的主要論述,加上Social Movement——「佔領華爾街」席捲全球,跨界別的資訊傳播,為部分市民上了幾回非正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的社會/政治課。
社會在如此氛圍下,乍見在本地頻道,以「入屋」連續劇載體播放相類訊息,超越了傳統肥皂劇偏重的娛樂範疇,以敘事手法呈現社會實情,把國際議題本土化(Glocalization),履行一定社會責任,故這種嘗試帶來了一定驚喜。
電視台一下子「從良」叫網民拍掌,看慣平面電視劇集的觀眾,卻未能吃得消,尤其面對那種不同時空平行剪接手法,觀眾不能在腦內自行配對,實則近年電影已相當流行顛倒時序(Timeline)說故事,這是吸引觀眾參與,以致更為投入的手法,只是要求娛樂的卻要思考,自然抗拒,轉投、離開是觀眾的回應,測試結果顯示現時慣性的觀眾,只吃得下《怒火街頭》,對公義十分渴求,盼望平民英雄打救,對人生重要事件,所引發不同參與者的微妙行為變化,似乎還未有興趣探討。
人行為本身的動機好壞,並非只是由天生而成,也不是一下子因挫折、悲劇而變壞(這是過往編劇老掉牙的設定),原來可以為了給所作、所為,自行賦予一個叫心靈安然的答案,叫整個人生前後得以彼此呼應,建構出一個連貫(Coherence)的故事。
如此,路才可走下去,三位男主角各自用上不同方法,鄭振軒(黃德斌飾)決定剪走這段經歷,鼓佬劉俊雄(林保怡飾)則較「硬淨」,採納一種藉行善,來抗衡內疚感覺,而宋以朗(陳豪飾)則直把內在陰暗面解放,變成「壞人」,人吃人行為自然合理。
家明只是一個被典型化的處境,你我未成「人狼」或許只因未碰上月圓,而了解妖性後,也不一定要成妖方休,當錯誤片段如影隨形不斷回播,如何處理良心督責,重新站起?事情發生往往非人能控制,能幹的只是如何編寫,它對個人的意義,放過自己才可在別人陰影下隨意往來,這種場景設計,要得慣性觀眾共鳴,要一段長日子,盼望《地》類型不會自此收檔……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