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舞舞舞吧,不然我們便會迷失。」—翩娜包殊

2011年09月22日
   

 

筆者十多年前,經同事介紹認識舞蹈界奇人翩娜包殊(Pina Bausch),有幸觀看她在本地藝術節的演出,她表示,演出前曾到香港不同的地方遊歷,把箇中觀察,融合在當晚現代舞表現中,觀賞她的作品,眼睛就像去了旅行,布景、服飾和影像美輪美奐,有一份難言的喜愛,或許這就是身體語言的威力,09年翩娜因肺癌去世,未能親眼目睹《翩娜(3D)》(下稱《翩》)面世。

 

成熟3D技術的出現,不只讓電影受惠,樂隊五月天及Pearl Jam的音樂,也可以在3D電影院裡爆放,電影院可成了非主流的表演藝術新平台,多了渠道讓大眾進場觀賞,普及化品評藝術的寬度,在美國觀賞百老匯劇價錢昂貴,如可在本地3D電影院轉播,是觀眾之福。
《翩》除了可一次過觀賞翩娜編、表演的不同作品,如《穆勒咖啡館》、《春之祭》、《月滿》及《交際場》等,更可認識她的珀塔爾舞團(Tanztheater Wuppertal)不同團員,她/他們表演著、分享著跟翩娜一起相處的故事,從中讓觀眾側描她舞台下的一面,但內容一味有讚無彈,以港人陰謀論心態,就會以造假、不夠真實作結論。
世上就算最完美的人,也有喝倒采人士,如果加入若干異類意見調味,火爆以增加劇味,如何?這不是蓋棺定論的資訊節目,乃是透過他/她們的描述,讓觀眾進入她的舞蹈世界,舞蹈就是生活,是導演積極提倡的主題,團員在不同城市地方跳舞抒情,都市人則喜愛以唱k訴苦,異曲同工。
但當目睹人士在港鐵月台、車廂跳舞,大家第一個反應是甚麼?神經!接著第二反應就是舉機拍攝,第三反應就3G上載視頻或社交網站,賺取網友讚好的評價,淪為一個延伸討論的帖子,是城市瘋了還是人瘋了?舞蹈跟其他藝術,只成了提高身份、增加入學機會的工具,骨子裡還是後資本主義的基因,西九成了地產項目,根本就是人心所歸,嘗試像小孩子般,聽到悠揚歌曲,徐徐地舞吧,把說不出來的感受,拜託舞動流露,讓身體復活過來!
「舞舞舞吧,不然我們便會迷失。」——翩娜包殊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