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疫》正《疫》邪? 史提芬蘇德堡高舉持平!

2011年09月12日
   

 

單看片名的中文翻譯《世紀戰疫Contagion》(下稱《疫》),+海報影后桂莉芙柏德露的可怖、驚嚇的死狀,觀眾已略知電影類型(Genre),而議題粗疏cross-over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環境科學和全球化(Globalization)等通識範圍,生病死亡天天發生,病毒、細菌時時變種,並非甚麼新鮮事,以此為題材病患需有高度傳染性,日常基本接觸就能「過主」,發病快且毒性高,叫追查病源、製造疫苗和阻止蔓延等基本醫療對應「行快」幾十倍,製作班底高濃縮烹調下,病症成了神秘killer,而醫務人員則被挪移為福爾摩斯,醫療與查案順利接軌,劇情可以變得緊湊,對上了觀眾胃口,容易聯想為另一齣《死亡筆記》或《CSI》的變種(Mutants),行商業路線增加叫座力對《疫》相當重要,它並非人見人愛的青春、愛情題材,說的是嚴肅成人話題,Too heavy不屬大眾口味,因此對導演史提芬蘇德堡Steven Soderbergh的敘事手法大表支持,否則孤芳自賞,《疫》創作為了叫人信服,歷史例子不可少,1918年的西班牙型感冒害死了全球七千萬人,成了全片的房角石,而香港受他青睞,成為其一外景場地,並非較上海、新加坡繁榮,非典一役叫香港「疫場」形象「入骨」,可謂國際知名,成了戲中亞洲區代表合理。

 

既有了SARS、H1N1為前科,《疫》創作動機究竟要把恐慌升級,提醒超級病毒事件會陸續加場,抑或借新貨還原舊事的前塵軌跡?搞大件事是劇情需要,如何「收科」是高低手關鍵,而幾十億地球人中間,究竟如何設定那幾位角色作為戲中人類代表,那份agenda或許能知曉編劇在商業片包裝匣子內深一層意義,其餘兩位影后均飾演仁心仁術的醫生,隻身走入疫區(令人懷念謝婉雯),高舉英雌似乎是大勢所趨,筆者至愛是祖狄羅飾演的blogger,交通工具的驚人發展大大加快了人口流動,同時叫疫症、病毒自由行,而資訊網絡幾近顛覆了時空,天隔一方也可零距離溝通,同時加強了個人信念的傳播,「傳染病」這個符號signify不一定是病毒、細菌,blogger有市場因為大眾傳媒成了一個建制(Institution),失去了公義光環(亞記是近期例子),維基解密(Wikileaks)加強了事事陰謀論聲勢,對政府政策套上不良動機、標籤,缺乏公信屬當下城市人的深層次徬徨,戲中這位blogger對政府、醫療機構抱絕對懷疑態度,這種取態吸引同路人在網上聚首,繼續交叉感染,當人氣到了某個no.,blog也只是institution的變種(Mutant)罷了,power still corrupts!揭秘、攞click、抽水的專業人士擅玩傳媒遊戲易容,化身戰狼三百,《疫》照妖之餘似要以身作則,把神聖光環forward給建制內默默耕耘的一群,持平素養為言論自由劃了圈,不致淪落為抹黑、自利的工具。
不過,動機良好也請導演愛國之餘,國際層面上也要持平,《疫》把病毒來源跟中國不經意劃上了等號,莫忘09年豬流感的始作俑者是美國……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