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對人口販賣有幾關注,得人《驚》!

2011年09月07日
   

 

《驚天告密The Whistleblower》(下稱《驚》)談的是人口販賣(Human Trafficking),案例是十多年前發生在歐洲波斯尼亞的嚇人事件,由前美國女警Kathryn Bolkovic,在聯合國參與維和部隊時揭發,議題在本地乏人問津,香港特區生活條件富庶,有賴性別平等政策,女性教育水平和職場地位相對較高,即使賣淫也多是受「搵快錢」吸引,較少逼良為娼,身體及邊際物品(如穿過的內衣褲)已成了有價有市商品。

 

但人口販賣涉及欺騙、禁錮和強暴女性事宜,由於不同地方經濟實力有別,造成貧窮人口區域,移向富庶地區打工趨勢,賺取外匯差額,與本地大批外傭臨港異曲同工。
人口販子看準這種心態,藉介紹女性到歐洲其他國家打工,吸引大批前東歐女孩,可怖處是推介人多屬受害者親友,到達後收起護照,用上虐打、毒品和威嚇等手段,訛稱要肉償所欠下債項,製造虛假希望,實情是要當娼直至生命完結,為人口販子及地方賣淫集團服務。
《驚》跟一般有關人口販賣電影、連續劇迥異處就是參與犯案,不只是黑幫分子、當地警隊,還有聯合國的維和部隊,外交人士豁免被起訴權成了擋箭牌,當女主角嘉芙(Rachel Weisz飾)洞悉犯罪集團規模之大,單人匹馬如何與一個有機邪惡建制(Institution)對著幹,是全片劇味精華所在。
組織至高層被架空,對下屬胡作非為行徑懵然不知時有聽聞,嘉芙選擇向內爆科,然而,事件除涉及龐大金錢利益,還有聯合國的國際形象,面對醜聞牽涉的負面代價,這群弱勢女性生命究竟有多重呢?
為甚麼告密者被嚴打、噤聲成了最簡化、有效解難的行政手段?諷刺的是做法跟整個機構本著人道精神、捍衛人權信念背道而馳,告密者只有向第四權——公眾傳媒「爆大鑊」,寄望傳媒能站在公義、弱勢一方,向邪惡建制施壓,這變成一輪公信力之戰,告密者會被公關打手抹黑,減低證供可信程度,而公眾關注程度成了發展關鍵,因輿論迴響不單影響執法機制會否插手,還影響傳媒會否接力作深入偵查作延伸報道。說到底,倚仗還是強國國民的價值觀,假如聯合國沒有狼狽為奸,事件還有叫座力嗎?這群可憐貧國女性的人身自由、身體自主的權利有多重?
問深一點,她們可憐處是甚麼?是貧窮?沒有身體自主權,一買一賣過程,被「食價」太深,抑或是男性性需要惹出來的禍?問題遠不只是帝國英雌解放奴隸女性般簡單……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