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不同古裝劇為現代人提供爭《權》竅門

2011年08月29日
   

 

古裝是電影或電視劇的熱門類型,無論在中國、香港、日韓和美劇,都可輕易找到,古裝劇大多有賴歷史撐場,史書提供了豐富的故事大綱,讓一眾編劇在有限記載的字數內,發揮創意空間,無需原創。

 

由於歷史屬學校修讀科目,故學校自動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固定粉絲,電腦特效日新月異,提供了不斷翻拍歷史故事的條件,《三國演義》落在中央台、台灣的製作公司手裡,結果可以是兩碼子事,同一個文本可以發展為較嚴肅的題材,以故事交代前人在職場、官場種種必殺技的源起(Origin)和實踐場景(Context),辦公室一族觀眾,初則對號入座、後換取感受良好,發現受苦受難者原來不計其數,入骨族會把各種前人伎倆轉化,在辦公室場景引經據典加以應用。
但文本也可被挪移,掏空為一個空殼,填入當下流行的材料,一切盜名而已,台偶像劇《終極三國》就是例子,古代人物淪為一個網名而已。
除了面向大眾日常生活需要,拍攝古裝劇可為一個民族、國家建立身份(identity),甚至確立當下政權的合理性,把以往外間加諸的種種稱謂「洗底」,幾年前的韓劇《朱蒙》(曾在亞視播放)就要把韓國祖先重新定位,跟中國源頭劃清界線,故古裝劇在娛樂之餘,也可成為政治教化工具。
有些古裝劇壓根兒沒有歷史故事為藍本,編劇可以天馬行空,把不同「喱民」元素如巫術、森林精靈作拼貼,時空可以穿梭,電影《魔戒》(Lord of the Ring)或《哈里波特》(Harry Potter)就屬這種「魔幻」類型,年輕一代多為故事主角(也是觀眾),靠著同輩合作、年輕勇氣和冒險精神,來對抗邪惡勢力,用上日本動漫類型描述,就是「熱血」,用以培育下一代有品素質。
故事設定,沒有明顯國度可以擺脫某國政治任務,商業營運上又可賣到不同國家,《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下稱《權》)選擇走上這條路線,皇室是古代權力象徵,《權》故事圍繞不同新舊勢力,向國王地位大步走,以騎士、格劍作基本動作盤,對華人稍欠吸引力,但外景場面、美指,比本地劇集更願花心思、財力,多線發展已是當下故事基本方程式,線線相連的劇力,可扣緊今日觀眾,由於面向成人觀眾,爭權手段可謂赤裸裸,中世紀背景其實只是一種娛樂裝飾,投射出來是今日社會的形態,爭取方法上沒有道德界線、包袱,只要有需求,甚麼也可成為商品,包括親人、身體,勝者全取,代表著忠義、仁愛和公平的力量,如何在這樣的大氛圍下自處,需要靠奪取權力,冒出頭來抑或順天而行被逐步邊緣化?
當私有權被法律保護,而法律又逐步發展為金錢遊戲,爭取權力並非單為了奪取更多,同時似乎是保護資本的一個有效途徑,這是潛規則乎?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