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吹脹80後 - 陳強
寧做屯門人

2011年01月28日
   

 

上星期我應邀到香港大學出席《翻牆到上海》放映及分享會。我覺得那很有意思,有意思的是觀眾(大多是同學吧!)和他們問的問題。以免大家對《翻牆到上海》毫無興趣,我也不提太多了,但必要交代一下短片中的主角Graze曾經在上海世博內說:「美國館內的職員問觀眾『這裡有中國人嗎?』而我是不會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哈哈!」事後,大學同學舉手問:「片中的Graze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那麼你呢?」這個問題問得真好!那麼簡單,卻又如此深層而危機處處。
我當場支吾,好讓我思考,花了起碼十秒。我才答得出一句:「我想我在不同時候和情況,會有不同的答案。」其實,這不就答完了嗎?「不同情況下有不同答案」根本就是騎牆,而騎牆是那麼的香港呀!會考課程開始,我的老師說了起碼一千次,答甚麼問題都好,左的說說,右的說說,上的說說,下的說說,人家不說的說說,人家說了的不說,然後平衡一下,挑一個方向走再說說自己的理由。當然,那個所謂理由,也是騎出來的。
當時我又不知怎麼了,答完了那句話,自然又說下去:「其實我是甚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存。」我心想,要先生存才可以愛國呀,這也是很香港吧?然而其實為了愛國可以不生存,中國也不會有十三億人那麼多了。「有人覺得說自己是香港人就不愛國,我不認同呀,像平時我只會說自己是屯門人,因為我在屯門長大,那麼我就不是香港人嗎?沒有呀,屯門是香港一部分,就如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一樣,我只是比較覺得自己的家在那裡。」所以,我還是由心的自覺是香港人而非中國人,好像大家也不會答「自己是地球人,中國不中國都不重要了」。
不過,假若你問我:「你愛國嗎?」這就易答了。我當然愛國呀!可是我也不認為愛中國的就是中國人呀,我也只是個愛國的香港屯門人。等如我和謝霆峰一樣愛張栢芝,但我也不是栢芝的老公。另外,我覺得香港人的所謂「愛國」其實是「愛財」,要是神仙走來問你一句「下一輩子讓你再做中國人,你會想做中國偉大黨員?還是在香港做個普通市民呢?」答前者的人才是真正的愛國吧?那麼勇敢。

 

逢周一、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