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12)

2016年12月12日
   

 

上周說到,我再次到訪樓上日軍窩點,實行營救行動,先行部署。我找到岡田兄弟的老大「岡田陽一」,跟他說︰「你們都準備好嗎?我已經想好怎幫你們回到日本。」他聽後非常高興,邊讚賞言而有信,沒把事給忘了;另一邊從口袋翻出一塊包裝上寫著「明治」的奶糖,要請我品嘗。我連忙揮手搖頭拒絕其好意。
(註)我吩咐他,明天早上先讓我把那些中國女生靈放了,然後再帶他們一起離開。陽一沒作回答,還是有點猶豫,畢竟這違反紀律,況且也仍拿不定主意。還好,我早有準備,從包裡翻出兩本早前從圖書館借來的書,一本記載日軍在香港犯下暴行,日本戰敗後軍隊如何被遣返;另一本則講述上海日本僑民被遣送回國的情景。兩書中都夾雜很多圖片,有車上滿載日軍,前往圈定的臨時軍營,等待被遣送;也有日僑背著行囊於碼頭席地而坐,等待檢查,焦慮不安。他看後,眼眶有點紅,點點頭,信了。
靈識物語─
我後來瀏覽網上資料時,偶爾發現,原來那個「明治奶糖」還真是我們現在生產奶粉及零食的「meji」。根據藤田昌雄著作《日本陸軍的飲食》,現在的日本糖果製造商森永和明治,也曾是侵華日軍的甜品供應商,包括軍用奶粉、煉乳、奶糖、硬糖和牛奶巧克力。(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