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指點天下 - 王永平
梁游上訴案對新覆核案的影響

2016年12月07日
   

 

上訴庭駁回梁頌恆和游蕙禎就原訟庭對其拒絕宣誓,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席的判決的上訴。這項裁決的主要理據是,上訴庭認為在香港,《基本法》而非立法會享有最高法律地位,而《基本法》賦予法院權力就是否符合《基本法》的規定作出審判。因此,法院就立法會議員的宣誓作出裁決,不存在如上訴人稱的干預立法會運作的問題。
由原訟庭至上訴庭,梁游兩人的理據都是法院不應該干預立法會的所謂三權分立原則,卻從來沒有就他們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作任何解釋或抗辯。原訟法官不接納「不干預」的理由在判詞裡已經解釋得非常清楚,而上訴一方其實沒有提出甚麼新理據。結果是梁游敗訴之餘,更要承擔對方全部訟費。
在判詞中,上訴庭表明有權判決宣誓的行為是否合法(即監誓者的看法對法院沒有約束力)。判詞也包含幾項重要的裁決,對相類司法覆核案的審理有指示作用。
首先,與原訟庭裁決的依據稍有不同,上訴庭清楚表明其裁決是按照人大釋法而作出的。其次,上訴庭亦表明人大釋法的生效期為1997年7月1日(即香港特區按《基本法》成立之日),並適用於所有案件。同時,《基本法》並無賦予香港法院司法管轄權去處理人大釋法是否等於修改《基本法》的問題。換句話說,上訴庭對今次人大釋法的效力和約束力完全接納,而將來有關的司法覆核可以追溯到1997年。
不過,因為梁游兩人拒絕宣誓的事實沒有爭議,所以上訴庭只引用人大釋法的第二(三)段的相關含義,而毋須就其他含義(例如第二(二)段的「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法定誓言」)表達任何看法。因此,這次裁決對政府今次針對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及梁國雄四位議員的司法覆核沒有直接關係。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