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11)

2016年12月05日
   

 

上周說到,我從樓下那班中國靈,打聽到被抓女生,大約十多個,零零落落失去了自由。有些是生前就被困在這裡,死後也沒有離開;另一些是死後在附近的村落或落單時遭到毒手。據悉「娟兒」是阿成的情人,因此在這群人裡,只有阿成最熱心。其他的都像被日本人嚇破了膽,聽到我想營救,個個都縮起頭來,半天不語。最後「綜合」了大伙七嘴八舌,拯救方案的結論是,只可智取,不可以強攻。但最後所謂的智取,也只是被動等待他們離開而已。浪費我半天時間,還好,從他們的信息中,獲得了些許頭緒。這幾個日軍原來仍會早上「開操」,地點是附近的一塊小空地。那時候,只會剩下一到兩個日本兵看守。我與阿成說好,先說服樓上岡田兄弟,然後幾個男的接應,之後大伙一起逃離。阿成答應,說好會跟大家說好。半個小時,我再獨自上樓。未走到樓上,一個日本兵昂然守著樓梯,是早前未曾接觸的「下村君」。他手握那柄上了刺刀的「三八大蓋」步槍,走到他跟前,也沒看見我。循著之前路徑,走進小房間,那裡有個中國女靈躺椅上,一動不動,身邊正是大哥岡田陽一,他正抽起褲子,我不敢再去想太多....(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