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安裕札記 - 安裕
從帕滕到彭定康

2016年11月29日
   

 

人看上去明顯是老了,但一問一答之間頭腦依然靈活。說的是最近來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香港普羅大眾第一次見到Chris Patten這個名字,可能是1992年的英國大選新聞。那年選舉風起雲湧,選前一天,工黨仍是被看好的大熱門;詎料選民走進投票間後心意變動,不欲英國變天,開票出來是保守黨勝出。這個當時香港傳媒譯作「帕滕」的保守黨主席卻在自己選區失利,之後就傳出帕滕來香港做港督。
帕滕來港之後變成彭定康,這是歷史,大家都知道的。當時正值中英就香港民主進程發生激烈爭拗,彭定康曾是國會議員,與出身外交部的衛奕信或尤德兩名前任港督不同,與更早些時的麥理浩也不一樣。彭定康人未到任,香港社會已有消息說,新港督來港後的管治作風可能與前任截然不同。對這段歷史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翻查一下當年的媒體評論,或會有所得也說不定。
英國戰後淪為歐洲二線國家,政治人才依然輩出,這是幾百年來的通透練達所致。彭定康在當前英國政壇是過去式的人物,可是那天電視直播看到的座談會過程,一把年紀卻仍反應快速,雖是過客但熟悉這片地方。他這次來港期間的談話,其中關於港獨現象及香港民主發展兩部分,是有關議題冒起以來,罕見的高質素分析。至於座談會之後的記者「扑咪」訪問,則是見招拆招,流水行雲,不脫政客本色。
彭定康與他的前任衛奕信是兩類不同的管治者。衛奕信是英國外交部中國通,是學者型的港督,他的倫敦大學博士學位來自中國近代史研究。衛奕信曾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做研究,哥大校友有一說法,指他曾追隨哥大的大師級教授韋慕庭(Martin Wilmur)。韋慕庭對研究孫中山頗有心得,1976年寫成《Sun Yat-Sen, Frustrated Patriot》(孫逸仙:壯志未酬的愛國者),堪稱孫學巨著。必須一提的是,衛奕信本有漢名「魏德巍」,有稱有人認為這姓名筆劃「鬼多」,不吉利云云,遂改為極其一般的漢名「衛奕信」。

                          逢二、四刊登

 

無事亂翻書,無聊才讀書;看看寫寫,寫寫看看。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