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10)

2016年11月29日
   

 

昨天說到,我遇到「阿成」,與我陰陽相隔,彼此 沒法溝通。我馬上跟方才那領路的小孩靈打聽,才得知並喊他兩聲「阿成」,終於「connected」。他看來廿多歲,短髮,個高體壯。上身沒穿上衣,露出黑漆漆胸肌。下身深色黑褲,疊起褲腳但未見雙腳,好像被齊口削去。我沒跟他交代跟樓上日兵的相遇,只反覆強調︰「你們不該留這裡,離開這「山洞」(原來他們眼中,小禮堂即是崖下山洞,而日軍身在崖上軍營)。不管回到原來地方,或投胎轉世,也比這裡強。」聽後,「阿成」遲疑不發言,另一位「堅伯」卻連連點頭。他不止六十,身穿灰白色背心內衣,長灰布褲赤足。光頭,腦前後有兩彈孔,後孔還長淡黃色膿包。堅伯與我更親近,不單深信我言,而且命令大伙稱我為「神仙」,興奮命令︰「神仙來救我們,快快.......大伙一齊拜謝他。」整排人領命跪下叩首,怎也攔不住。我當時心想,盡快把樓上囚禁的中國女生靈救出,才虛應其說法,心想︰「只要你們聽我的,反過來叫你玉帝都OK。」
「阿成」拉了我的衣角,扯一邊打聽女友下落。原來樓上那女人球是「娟兒」,早幾年被日本兵從山洞抓走。大家都懼怕蘿蔔頭,當天沒人上去營救,包括阿成。之後,日兵一直隔三差五到附近抓中國人,但大家都只管瑟縮躲避,從沒想過反抗。「堅伯」給了個理由︰「沒辦法,他們有槍,有炮。大家都不想死,躲得一天得一天。」多正當的理由......無語。(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