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寒冬前的溫暖

2016年11月29日
  • 美國霸權主義根深柢固。(資料圖片)

   

 

馬克思預言,資本主義最後會走向滅亡、熊彼德提出的資本主義自我破壞性,環顧當今之世,似乎雖有距離,但警世預言還是值得警惕。
還記得,柏林圍牆倒下,未幾蘇聯解體,老布殊提出世界新秩序論;自由民主主義,輔以極少規管的資本主義制度,卻埋下幾年前自我破壞的種子。 
其實,冷戰過後的所謂世界新秩序,某程度上是大美國主義下後冷戰年代的新對抗年代。老實說,環球政局談不上比89年圍牆倒下更太平、更安穩,美國沒有了蘇聯這個對手,但換來是俄羅斯、中國等不認同美國軟實力政權。坦白說,老布殊年代介入科威特戰爭、到小布殊打伊拉克、繼而委任一個伯南克,3件事情在在改寫全球歷史。共和黨當年埋下禍根,由名義上是共和黨的人收拾殘局,信者也許是太過天真了。 
全球貿易自由化、市場經濟及自由民主主義下的社會階級為核心的持份者,是後冷戰時代的標誌;西方社會由掙扎求存,變為中產及高尚,蘋果及一眾大企業,享用大量新興市場的低廉生產力,製造了繁榮景象。
但在全球化過程當中,價值標準不盡相同的、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財富增長速度遠勝西方,三幾十年後的今日,由我接你的訂單,變成我收購你的資產,或我移民到你家。同一時間,布殊父子種下的世界亂局,難民從中東、非洲湧入,在多個巧合之下,原本享受自由化的西方既得利益者,就深感利益受損。 
金融海嘯後,央行量寬令問題變得更糟糕。所謂一對九十九,富者愈富,金字塔式少數既得架構已是牢不可破,單憑大規模減稅、修橋、補路、搞基建,就可以將一比九十九,拉成五十對五十均等,真正由Wall Street回歸到Main Street,真的有那麼容易嗎?如果九十年代是世界新秩序形成的話,現在也許就是新新世界秩序的醞釀期了。 
美國霸權主義根深柢固,特朗普如果是言出必行的話,意味著霸權主義基礎下再去向本土、民主、自由及資本主義框架下的民粹,壓力及威脅最大,根本不是來自中國,而是歐洲、日本等長期稱兄道弟的盟友。
今天的市場,仍然糾纏於美息去向、經濟及股市表現,同一時間,三、四十年一直視為基石,以為不可取代的一套西方模式與意識形態,已大有推倒重來之感,市場近日之表現,恐怕正正是寒冬前的溫暖。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