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足球怪傑 - 袁文傑
狂妄,勝!

2016年11月25日
   

 

足球壇和職場一樣,有能者居之而並非好人選舉,哥迪奧拿、摩連奴、高洛普、干地、比爾沙、施蒙尼……甚至杜曹皆如是!又或雲加「發老脾」(偽善者形容為失儀),以及費格遜的吹風筒(怎樣,誰怕誰,一言堂,皇者能耐!),連碧咸也要逃!
 
伊巴謙莫域本身不失狂人本色,但亦要敗於哥迪奧拿這位戰術狂人!施蒙尼師承比拉度——該位86年世界盃阿根廷奪標教練,球員時代袋住口針同你爭起跳。所以,我喜愛摩連奴面對傳媒的「寸咀」脾性,語言謾罵攻擊其他教練,諷刺執法亂來之球證,但只要你細心留意,就發覺他其實只不過以極端手法去講出外界的所謂客觀言論。人性就是如此恐怖,說的不是摩連奴,而是有人代你說出心底話、助你洩怨氣、替媒體創作話題的一個人,被「消費」過後,反被眾家控訴為大逆不道之人,不知是妒忌還是奚落人就是特別愉快……
 
至於他的死敵哥迪奧拿,對足球戰術執迷成狂,每天比任何人早到安排訓練,亦比任何人遲離開,戰術充滿變化,甚至張狂至把球員位置調轉再調配,沒有中堅的後防,姑勿論成功與否,有人可以比他更痴迷玩戰術嗎?高洛普及干地,在場邊每每振臂高呼大叫大跳,是外露了一點,但得到是正面詞,叫做「激情」,摩連奴有甚麼動作,得到的形容卻沒那麼好了!
 
說到對理念的執迷,已故名宿告魯夫的「寧願輸也要踢得漂亮,不要醜陋地勝出」已是瘋子般的理想,結果他的傳控派系,直接影響到地上最強之巴塞隆拿,亦很大程度成就了西班牙之盛世;風格本大有區別之德國人,也吸取其精粹,並令傳控派系繼續奪得2014世界盃冠軍(西班牙於2010年奪冠)!
 
狂人又有成就者,德國原來有唔少,巴士拿、艾芬堡、「獅吼功」簡尼,還有比賽時夠膽跳至廣告板後「放水」之列文(所以他與簡尼2006年世界盃對阿根廷互射12碼前互相鼓勵,直情令人感動到眼淚直標,要知他倆因為爭奪國家隊位置而不共戴天),還有馬圖斯,以及一巴掌摑去波歷克臉上的普多斯基。當然,少不了當年甘心放棄成為德國第一人的蘇斯達(論天份,奧斯爾可能也差他一班),還有六十年代初也曾年少輕狂的碧根鮑華,差點為了風流賠上國家隊一切前途,其「救命恩人」克藍瑪也有執迷的狂,為了推動足運不斷在亞洲開教練班,影響全亞洲!
 
近代的堅尼、古列治、韋拉及C朗,狂得當他們退下來,你就找不到替代者。是的,C朗未退,所以皇馬要迫於設計續約!那位喝醉得太多的加斯居尼,又算不算?南美洲是一個魔幻國度,怎少得了?前哥倫比亞門將希基達,默不作聲但外形一如大毒梟,不「狂」而悚,曾在對英格蘭的友賽以蝎子式擺尾拗腰救出一次射門,狂!馬勒當拿的球技,是天份加上狂,加上86年世界盃對英格蘭的「上帝之手」,這可牽扯到宗教,狂!更遑論幾名巴西球王,比利、朗拿度、朗拿甸奴,場上令人瘋狂,其實場外生活也是狂+亂!
 
下一位狂人,我估計是施丹!不信?他於2006年世界盃決賽以頭頂撞馬特拉斯,你又估得到嗎?數數過往,又或現在的最出色者,都屬狂人一族。足球不是好人選舉,不夠狂,不夠好!

袁文傑(Andrew Yuen) ,一個演員,從小熱愛音樂、足球運動及寫作,希望藉著這個媒體平台與大家分享,喜愛的球隊為德國、阿仙奴;欣賞的歌手/組合有張國榮及Duran Duran等。

回首頁      列印

 

/12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