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8)

2016年11月22日
   

 

昨天說到,岡田兄弟聊起那些被關押中國婦女靈的慘酷,語調倒是輕鬆,好像都平常不過。可我心裡卻早已怒火沖天,心裡暗罵你們這些「[email protected]*#」,生前死後都是魔鬼。轉念間,我決定解救她們,前提是先爭取兄弟倆信任。我換了臉色,溫言相勸道︰「你們已經死了,長官欺騙你們,守在這裡根本毫無意義。況且你們日皇已經下達終戰詔書,所有士兵該回到本土。我們來個交易怎樣,我幫助你們們回日本,但同時你們當回報我,解救那些被囚的女人。」岡田兄弟面面相覷,嘀咕了一番才勉強答應,說會盡力而為,但沒有把握。說著說著,從他們那裡再了解到「下段」中國靈的境況。
普通老百姓佔大多數,幾個是丟了武器的警察和逃兵,還有兩個「外国人」(印度人及英國人)。高峰時有100多個靈,後來發生大逃亡,剩下20多人,都是些老弱婦孺或有傷在身。跟他們談了半天,外面突然傳來憤怒呼喊聲,並踢著門,是那個踢女人球的可惡「軍曹長」。他們著我馬上離開,從另一門出,經剛才樓梯回至地面。沿途怒視那兩守衛的日兵,但他們卻沒看見我。轉了幾圈,仍沒找著所說的「下段」中國靈。時間不早,只好後天再來。
早上舊地重臨,外面著實冷,厚重羽絨服也頂不了刺寒。
在轉角的小房外,首先發現衣衫襤褸的小孩靈瑟縮蜷著身子,腿上有幾個口子,附近都是血跡。我跟他道明來意,說幫他們逃出去。小孩被驚呆了,半天醒來著我噤聲跟後頭走。
進了小禮堂,赫然發現30多個靈,或臥或躺,還有靈正在「出恭」......(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