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博極醫源 - 梁卓偉
真 • 領袖

2016年11月17日
   

 

119似乎總是歷史分水嶺的日子: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下,東西德統一;今年11月9日美國則選出曾揚言在美墨邊境興建一道新圍牆的特朗普。
儘管今屆美國大選暴露出民意嚴重分歧,甚至接近仇視,但正如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的名著《論美國的民主》(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所稱,民意在選舉前洶湧澎湃,一旦塵埃落定,眼看即將決堤的洪水,也將迅速回歸河道。美國政治領袖向來深諳於此,特朗普在勝利演說中強調,第一要務是彌合分裂的社會,期望他說得出做得到;落敗的希拉莉也呼籲支持者給予新總統領導國家的機會。奧巴馬更如此總結:「我們首先不是民主黨人,也非共和黨人。我們首先都是美國人,首先都是愛國者。」
本欄此前說過,政治家是社會的大醫。醫生的目標是治愈疾病,撫平傷痛;稱職的政治領袖,也必然以整合社會為第一要務,安撫民意,弭合社會裂痕。
英國公投脫歐,美國今屆大選,都顯示出普羅大眾與所謂「政治精英」的決裂,事實上全球各地都面臨社會分裂的困局,其中不僅牽涉到本土和外來移民的衝突,還有世代和階級之爭。但文明社會的發展,要求的是公民之間的對話,用溝通諒解來消弭成見和紛爭,而非宣揚仇恨。回看香港政局的發展,社會紛亂一再激化,新近鬧出立法會宣誓醜劇,政府出面興訟,人大釋法,一連串事件令既有的鴻溝越來越深。
特朗普和他當選後第一位接見的外國政客英國脫歐領軍人法拉奇(Nigel Farage)均屬偽裝者,是因為他們都是無所不用其極,利用分化贏得一時的民意而勝出。當真正的政治家,必定確保與社會各階層耐心溝通,譬如被譽為「偉大的溝通者」("The great communicator")的美國前總統列根。其實當醫生也一樣:帶領不同專業的團隊會同診治,全面照顧病人的身心,了解病友和家屬面對病魔的恐懼,透過溝通諒解為他們分憂。
上周六是孫中山150周年冥壽,港大醫學院這位首屆畢業生,也是今天兩岸以至全球華人共同尊崇的政治領袖,他之所以偉大,在於能團結不同黨派以及全民。在此日益分化的歷史關頭,香港更需要一位有大醫風範的真領袖,治愈這個時代。
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