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安裕札記 - 安裕
移民今昔

2016年11月17日
   

 

八十年代中葉的啟德機場,幾乎任何時候都看到送行人群,幾十人送幾個人移民美加澳紐,行李入艙隨行,酸枝傢俬海運。曾經送行一位親戚,五十多歲,本是高層主管,生怕去了彼岸沒事可做,買齊全套金庸武俠小說,說是準備抵埗後消磨日子之用。
想起這些情景,是因為近年朋友之間飯敘,「移民」成為熱門話題。我因曾在美國待過幾年,頻被問「如何移民」、「當地生活情況」。前者因為所持並非移民簽證,不懂如何具體回答;後者雖然可以答話,然而時移勢易,以前寫信郵簡好幾天才到,如今WhatsApp同步對話,還有互聯網即時收聽收看香港的電台電視,與三十年前相比大有不同。
當年的移民潮有其辛酸一面,中產家庭移居海外,回流之後發現,往日離港前收下的樓款只能買回舊時物業的一個房間。不過,對一些人來說,這些苦日子隨着移民潮再起成為歷史,尤其友儕之間談及移民,有外國護照那位難免成為欣羨對象。
那些年移民總有一個類同說法,「為了孩子教育」,但誰都知道另一個因素是九七來臨。七、八十年代趕上中產列車的社會階層,上一代不少是一九四九年前後南來的一批,九七前夕再次遷移。如今人到中年的留港巿民可能還會記得,那時香港有幾句巿井流行語,今天再聽不免莞爾,「有錢有辦法,無錢基本法」、「貧賤不能移……民」。另方面,北京出盡九牛二虎之力,鄧小平、胡耀邦到趙紫陽,再三保證五十年不變。大陸當年沒有巨額外匯庫存,更不是經濟火車頭,幾個領導人只靠一張嘴遊說港人。聽得進的就留下,聽不進的,收拾家當賣樓賣車,到遠洋彼岸去也。
在紐約時曾經幫忙安頓移民親友,生活瑣事很多都要從頭再學,尤其是切不可在街上看地圖,箇中甜酸苦辣足夠寫一部書。如今當年到埗的第一代垂垂老矣,第二代回港省親「少小離家老大回」,他們仍然能說粵話,仍然知道港島線地鐵站次序;三個星期之後回去新大陸的家,機場沒有當年的大堆頭送行,當然更說不上父母昔日離境時的依依不捨。
逢二、四刊登


無事亂翻書,無聊才讀書;看看寫寫,寫寫看看。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