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指點天下 - 王永平
毋須迴避23條立法

2016年11月17日
   

 

梁、游宣誓風波導致的政治寒流,不只是人大釋法,還是為《基本法》23條立法舊事重提。當年主責此事的前律政司長、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表示,之前提出一條全新法例的做法並不理想,又稱政府日後可以透過分階段修訂現時部分本地法律,達致為23條立法的效果,保障國家安全。例如《刑事罪行條例》可以處理叛國、顛覆、分裂國家,以及煽動叛亂等罪行,而《官方保密條例》可以處理洩露國家機密的情況。
梁愛詩認為,23條「斬件式」立法方便政府向市民詳細解釋具體建議內容,令市民較容易明白及接受。
香港一直未能像澳門般為23條立法,是中央心中的一根刺。2003年50萬人上街抗議政府的立法建議後,上任特首曾蔭權在沒有中央的催促下,樂得放下此事不提。今屆特首梁振英自上任開始便被不少負面新聞困擾,民望下跌,自然不願去捅這個馬蜂窩。不過,在人大針對「港獨」 釋法後,他便趁勢表態,指23條立法不只是個未完成的憲制責任,更是有現實意義。
我認為港人不是原則性反對本地立法保障國家安全,而是極度擔心23條立法的後果會損害我們習以為常,與內地有天淵之別的自由和人權。舉一個現實例子,港人反對港獨,也支持依法懲處任何為追求港獨而採取的暴力行為,但假如政府立法連談論港獨也禁止,這便會損害港人珍惜的言論自由。還有,如何對懷疑是港獨分子搜證、執法,中央部門在過程中有沒有角色等問題, 關乎港人賴以安身立命的法治、人權,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立法是政府的責任。與其官員不時空談23條立法,其詞若有憾焉,政府應該首先提出一套方案,清楚顯示保障國家安全的規定不會影響港人在基本法下享有的自由和人權,然後透過廣泛公眾諮詢,尋求官民共識。
不過,現時社會嚴重撕裂,有人利用人大釋法搞株連,擴大打擊面,23條立法的工作還是留待下屆政府做吧。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