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醫理 - 余嘉龍
生理時鐘

2016年11月17日
  • (網上圖片)

   

 

這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筆者正在美國華盛頓開醫學會議。華盛頓跟香港慢慢13小時,到埗第三天筆者應未能完全適應時差。由於日夜突然顛倒了,身體時鐘未能及時適應。
我們身體的心理和生理運作,跟地球自轉一樣,以24小時為一個周期。要控制這個周期,全靠大腦中下視丘(hypothalamus)中的視叉上核(suprachiasmatic nucleus SCN)。此外,其他周邊器官,例如心臟、肝臟等,也有各自的生理時鐘。SCN隨時對於外在刺激作出反應。當它意識到身體外的日夜、運動和飲食節奏的變化,它便會調整體內的生理時鐘,然後就像樂團指揮一樣,協調周邊器官的運作周期。例如如果我們在晚上受到強光照射,我們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便會向SCN發出信號,告訴它現在是晝日。SCN然後便會命令松果體(pineal gland)減少分泌退黑色素(melatonin)。Melatonin晚上在體內濃度較高而在上午較低,這種變化能讓我們各器官能分別晝夜並同步運作。退黑色素也廣泛存在於各種動植物,並有不同功能。科學家最初發現退黑色素能改變兩棲動物的皮膚顏色,但在人類卻能影響睡眠。
筆者目前的SCN必定在努力適應新環境。其中一個可以考慮適應時差的方法,是在睡覺前服用去黑色素,讓我們的大腦知道現在是時候睡覺了。
作者為風濕及內科專科醫生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