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指點天下 - 王永平
從判詞評梁游案

2016年11月16日
   

 

政府就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就職宣誓提出司法覆核,獲高等法院判勝訴。梁游兩人被裁定「拒絕或忽略」宣誓,及因此被取消議員資格,生效期為宣誓當天(即10月12日)。法庭也裁定立法會主席無權安排為他們再度宣誓。
法官區慶祥頒下長達132段的判詞,包含很多重要的觀點和理據,對因此案引起的人大釋法及曾在宣誓有「不莊重」行為的議員極具參考價值。
首先,雖然判詞引述人大釋法的內容,但區官強調《基本法》第104條的原文和《聲明及宣誓條例》的宣誓規定已經提供充分的依據令他作出裁決,毋須考慮釋法的內容。我的解讀是,法庭認為這次人大釋法完全是多此一舉。有趣的是,區官在判詞第125段指,今次釋法的意思和範圍是否符合《基本法》第158條可能有爭議。不過,既然與訟雙方沒有提出此點,他不會評論。
今次區官裁定梁游「拒絕或忽略」宣誓,完全是根據在判詞裡描述得非常仔細的客觀證據,例如梁把China讀成「支那」、游把Republic讀字F字粗口等。判詞不只一次指出他們的代表律師沒有就「拒絕或忽略」的指控提出抗辯,只是強調法庭無權干預立法會的內部事務。
在法院可否干預立法會事務上,區官認為有關英國的案例並不適用。這是因為英國沒有明文憲法,而國會具至高無上的地位(supreme),所以法庭不能干預國會。但在香港,《基本法》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而法庭獲《基本法》授權裁決某項行為,包括立法會事務是否符合《基本法》。事實上,在公職人員宣誓是否有效方面,法庭的最終裁決權力不只包括議員,也包括特首及其他人員。
梁游案的裁決就如何構成「拒絕或忽略」宣誓定下相當嚴格的客觀標準。這對成為司法覆核對象的多名非建制派議員有正面的參考價值。我也希望政府在研究所謂後續工作時要認真參考這宗案例,不要予人有政治圖謀的印象。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