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安裕札記 - 安裕
人在江湖與人在官場

2016年11月15日
   

 

特朗普勝出大選之後,有兩個情況值得注意:一,到訪白宮會晤奧巴馬後見傳媒,特朗普善頌善禱,狀似謙卑端坐一旁;二,傳媒其後報道稱,特朗普未必撤回奧巴馬年代的醫保計劃,只會修訂其中一部分。
前者有電視直播為證,後者沒有,但多家主流傳媒都是這樣報道,特朗普陣營沒有否認,至於未來是否再生變化,用一句老套不堪的話是「拭目以待」。現在特朗普為了新政府班底忙於調兵遣將,醫保計劃是改弦易轍抑或蕭規曹隨,一切要待明年一月上台之後。
選舉之後堅持政綱固然有之,但出現轉軚也非罕見,至少選舉結束到今天,特朗普仍未見像競選時那樣,公開讚揚俄羅斯總統普京,是甚麼原因無人知曉,但他現在肯定已經知道俄羅斯有多少核彈瞄準華盛頓。政治的殘酷,是當你知道真相之後的愕然;於美國總統來說,有的事只能說不能做,有的事是連說都不能說,當然更是不能做了。
人在江湖的迴轉空間可以很大,人在官場則是國家利益比甚麼都重要。198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共和黨候選人列根說了不少關於美國與台灣關係的講話,令到台灣一些人以為,列根一旦入主白宮,便會考慮中斷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外交關係。那時中美剛於1979年建交,列根是著名反共政客,五十年代更是荷李活右翼分子,對左派同行每多迫害,台灣有人認為美國屆時與中國大陸斷交不足為奇。
之後的事毋須細說,事到如今,中美雖在南海劍拔弩張,卻仍保持外交關係,經貿往來密切。至於列根,上台之後就忘了台灣,任內簽署限制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水平的《八一七公報》,如今北京每向美國講到兩國關係,必然提及三個公報,其中包括《八一七公報》。
政治是現實的,政客到了某一位置,只能講這個位置的合適說話。另一實例是英國外相約翰遜,就任前是倫敦巿長,那時他說話常常一針見血。現在呢?規行矩步,變了另一個人,以前的潑辣全都消失。沒法子,代表倫敦利益與代表大不列顛利益完全是兩碼事,人在官場,就是有著這樣的局限。逢二、四刊登


無事亂翻書,無聊才讀書;看看寫寫,寫寫看看。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