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香港貨幣市場反常態

2016年11月15日
  • 港元拆息近期向上。(資料圖片)

   

 

加息周期原本是年內最大錯誤預期,執筆日為止,美國流於只說會加息、本港銀行不論在按揭、稅貸及企業貸款方面,息率仍是不升反跌。反映銀行資金成本的拆息不論美元或港元,累積升幅卻相當可觀。隨著市場對特朗普刺激經濟政策將觸發通脹回歸的預期發酵、聯儲局第二把手費希爾(Fisher)對未來加息開綠燈、美國國庫券息率大幅抽升:10年期長債孳息經歷兩年來最大單日升幅、重見年初高位2.2厘;30年國庫券長債孳息更重返去年底年結日高位逾3厘。
 
以銀行依靠的1及3個月拆息為例,港元拆息分報0.36及0.64厘,年初時僅0.22及0.39厘。單以幅度計,1個月港元拆息於10個月內累升六成,而3個月拆息較6月仍高兩成,比年初更有六成升幅。可觀升幅的背後是非常而又極度偏低的水平,即使再升五成至一倍,利率仍很低。
 
拆息升勢如無意外仍持續,是否構成銀行加息理據,對資產市場帶來壓力,似乎又未必。從6個月或1年期長息看,基本上反映部分對美國加息預期。如比較港美息差,以6個月期拆息計,兩者差距40點子,理論上是足夠構成誘因令市場作套息:沽港元買美元。套息活動是本港聯匯制度下,貨幣發行局機制核心部分。理論上,港息低於美息,市場沽港元買美元,港匯下跌,而港息上升,升至一個水平,再觸發相反套息活動,令兩者回復至均衡點。有趣是,儘管美元同業拆息因對貨幣基金的新監管要求錄頗大升幅,但港息未有出現同步升勢之餘,大部分時間反較美元拆息續落後。更甚是就算有套息活動,港匯大部分時間貼近強勢水平,是否等於貨幣發行機制受某些原因所扭曲,未能發放正確訊號。
 
今年是人民幣資金重新調配標誌性的一年,部分選擇海外併購及投資、更多是選擇在本港來一個變相美元區去逃避人民幣貶值。這股新增對港元的需求,很大程度抵銷正常套息活動引發的資金流出港元缺口。可以說,以內地為首的資金一日對本港仍鍾情,港美息差引發的套息活動不足以令港元轉弱,反或進一步呈強勢。
 
踏入10月底起,企業為首對港元資金需求上升,觀乎近期本港資產市場活動,更多內地投資者續買進港元,以應付支付交易。可肯定拆息仍較現水平有續升空間,惟銀行按息為首的貸款利率反過來仍有更大減幅。此話何解?一來,銀行作為填補客戶受拆息上升影響,以維持貸款競爭力。再者,港元存款今年滾存增加,又加上之前說的內地資金調港效應一日存在,即使美國正式啟動加息,本港資金市場似乎只會持續出現資金市場緊、但港元流動性相當寬鬆的反常現象。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