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5)

2016年11月14日
   

 

上周說到,在上層見到6個日本兵,一個裸體中國女靈。當中只有岡田兄弟可以看到我。但首先聽到說話的,卻是坐在沙發上的胖子軍曹長,各人均對他畢恭畢敬。
「剛才那班穿軍服的青年,不是下面的「支那人」(指剛過去的韓國少年),別理會他們。山寺島君及下村君,辛苦你們好好守住這裡,誰也別給通過。」
說完轉身跟那瘦子日軍官低頭語,聲音小且碎碎念,偶爾發笑。其身後站的兩個日本兵,由我上來之後,神情也很驚訝。老瞪著我,明顯只有他們可以看見我,其他卻不。
「你哋班蘿蔔頭,永遠唔得好死。」說著廣東話的裸體女生,邊咒罵著,邊滾動撞向那說話的軍曹長,卻被他一腳踢開,半個身子埋進牆壁內,半邊頭被套進混凝土,半天沒再聲張。我佯裝沒聽沒見到其對話,慢慢轉進裡頭活動室,一心想再打探偷聽。可未待關門,身後那兩日兵之一,便躡手躡腳跟進,生怕被其他靈看見。他嘴角抖動,卻沒先說話。
我心想溝通,便著他先噤聲,隨我進另一側走道的雜物房。
甫關門,他便一口日語說來,而我這半桶水的日語,卻聽得明明白白,他說道︰「你也是鬼嗎?死了嗎?」。(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