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特朗普上位 美政策真空?

2016年11月10日
  • 市場關注聯儲局下月會否加息。(資料圖片)

   

 

民調與輿論總愛跟現實開玩笑,媒體再次被證明是引導民意高手,特朗普登場,世界大變在所難免,惟市場所期待的不就是「變」嗎?民粹主義氾濫大潮下,很難說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屬完全始料不及。美國某位前地方聯儲銀行行長說過,特朗普所以急速冒起,核心問題源於聯儲局為首中央銀行多年以來持續寬鬆貨幣政策所致,明顯是點中要害。貨幣政策與選票未必構成直接關係,但貨幣政策既然造成更大貧富不均,更顯示政府解決經濟問題之無能,於是,不論英國公投或美國大選結果均說明,社會大眾對建制不滿及不信任聲音已達至極點,英美情況再次說明,反建制、反全球化及民粹急速冒起,對依然故我的從政者,響下極大警號。
特朗普多次帶有種族岐視發言,卻沒有令黑人及少數族裔選票投向希拉莉現象值得留意。更甚是,民主黨於多個搖擺州份全數落敗,在在反映奧巴馬之高民望、與民眾對政府滿意程度是完全扯不上關係。如因民心思變,而願意敢冒險選位立場偏激領袖,也許當日民主黨由桑德斯硬碰特朗普,勝算反而會更大,始終桑德斯是徹頭徹尾信奉社會民主主義,信他照顧基層會比相信特朗普更有把握。市場及主流意見似乎被特朗普怒炒耶倫的一席話一直有所誤導,以為特朗普一上台,加息步伐隨即加大。但清醒一點想一想,一個商界兼保守右派人物,豈會鼓勵加息?其次,特朗普主張大減稅、大搞基建,財赤惡化乃必然結果,亦是共和黨執政時期的特徵,美國貨幣政策其實更難有正常化的一日。既然如此,美國人民願望或注定又再要落空了。
老實說,喬治布殊、奧巴馬及任何一位領袖,政綱與現實,均以貨不對辦作結。制度及現實環境,是政客浪漫思想的過濾,從這角度看,特朗普並不可怕,制度及現實政治環境只會令他做回一個正常人。善於辭令的他,如何將競選期間瘋狂及極端主張還原收回,反而更值得期待。
危機另一面是機會,特朗普成王,對市場及全球政要來說,等同於一個史無前例的交易對手風險,英國公投結果之後的發展,根本不足以成為參考標準。他的當選、及共和黨續掌國會,一直被視為對中國最壞情況的發生。是的,貿易保護主義升溫,不利中國,但既然美國重返亞洲政策處於真空期,奧巴馬的TPP宏願已成泡影,在外交及區內問題上,中國可能行其大運。美國政策處於真空期,愈不明朗,資金可能流入美元,而非一面倒湧往避險,美國疑團未決、日本以至歐洲比中國更擔驚受怕,資金加快流出中國之說,未免太過誇張了。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