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安裕札記 - 安裕
特朗普上台 外交或變調

2016年11月10日
   

 

特朗普勝出大選,對希拉莉這位四十年前已經矢志服務公職的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生而言是美夢破滅。特朗普在勝利宣言一改好戰本色,對希拉莉的公職貢獻表示衷心感激,又誓言團結國家,近六百天的廝殺總算到此為止。
 
今年大選焦點是選民面對兩害權其輕的困局,特朗普被指涉及逃稅及性侵犯,他的回應之道,除了否認便是興訟,未見具體的反駁內容。如今勝出,這些指摘仍會陸續有來,新總統不能事事以陰謀論視之,未來日子不易捱。敗陣的民主黨則需徹底改朝換代,選戰擘劃須重新設計。
 
特朗普上台之後,除了內政更迭,外交範疇也是焦點。根據競選政綱及多次講話來看,未來情況或會如此——中東:減少軍事及經濟援助;歐洲:若要美軍長駐北約,西歐必須付鈔;東亞:允讓日韓擴軍,批評中國操縱匯率。
 
近代除了1968年及1972年大選,越戰是所有候選人主要政綱,外交向非核心議題。特朗普競選時主攻內政,外交理念是不欲浪費美國資源為他國拼命。其實,美國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影響與軍事基地,冷戰之後撤走不少,例如菲律賓,九十年代之前,美國在蘇碧灣海軍基地、克拉克空軍基地都有大量軍力,冷戰結束之後說撤就撤;西歐美軍也撤走不少,十年前才陸續增援。
 
由撤出菲律賓、減少駐軍西歐,到如今巡航南海、軍援前華約成員,美國在小布殊與奧巴馬年代,重回加強美國對海外的政治及軍事影響力。因此,倘特朗普實踐競選諾言,便是另一次戰略根本變化,對地區局勢影響重大。以西太平洋為例,因有軍事合作協議,日韓的盟友地位仍會保持,美國甚至可能鼓勵兩國發展大殺傷力武器,若然如此,東亞情勢必定緊張。
 
不過,競選承諾與入主白宮之後坐在橢圓形辦公室,聆聽中央情報局長、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匯報,有的事不得亂來。即如小布殊,上台後一度有意軍援台灣,「九一一」恐襲之後,需要中國支持反恐,從此不提台灣。現實與虛幻,落差可以很大。

逢二、四刊登

無事亂翻書,無聊才讀書;看看寫寫,寫寫看看。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