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資本外流的好、壞、醜

2016年11月08日
  • 內地曾限制銀聯卡於澳門賭場的簽帳額。(資料圖片)

   

 

銀聯卡簽帳限制,近幾年已成為內地控制資金外流最大武器:年前的澳門博彩行業如是,今年起涉及內地人到港購買保險亦都一樣。內地名義上仍是有資本管制,資本帳未開放,有管有控是正常不過,可是當流出境外資金愈多,內地管理牽涉的地域就不限於內地,在發布信息的透明度方面,最少亦需要有所改善。
銀聯卡年內三番四次限制內地人到港購買保險產品:由每次刷卡嚴限五千美元起,打不倒本港熱銷情況,反而激發更多內地人赴港投保。內地媒體早前率先傳出,銀聯卡在港購買保險產品一律禁止,到最後證實,限制僅僅是適用於投資相關產品。上半年,內地旅客在港購買保單及相關產品涉及逾300億元,佔新增行業保費37%,如果一次過叫停,整個行業就幾乎形同被判極刑了。
澳門博彩行業及本港零售、保險業的故事再次說明,愈跟內地融合、行業愈依賴內地資金的話,機遇的另一面就是政策風險,下次難保會重複於本港樓市、舖市、商廈大買賣等。享受了近十年內地資金製造的繁榮,本港各行各業持份者在開拓內地客源之外,某程度上從未認真想過分散客源、等於分散風險的道理。
資金加速外流,成為內地對本港為首境外市場風險的最大來源。觀乎各大機構計算,以第三季為例,資金流出內地的總額,已由第二季的990億美元,升至第三季的逾1,100億美元。美林形容,從內地流出的資金有好、壞及醜陋之分:好的資金外流是涉及海外投資及收購的境外直接投資、壞的外流定義在於貨幣貶值牽涉的存款流失、而最醜陋的固然是經地下渠道為主的走資。好明顯,內地要針對的是後兩者,策略是管好貨幣走勢預期,輔以強化規範,予以堵塞。但其實,眾所周知的是,正常的海外併購,也大有空間做動作,以達到走資目的,最常見就是將海外收購的資產作價谷大,涉及的差價就心照不宣了。
既要貨幣富競爭力,又要害怕資金外流,是內地政策眾多矛盾之一。歸根究底,資金外流影響流動性,但要控制匯率,做大量干預的話,又會對儲備多少構成左右。大和說得對,以人民幣現時的匯價水平,干預成本只會愈大,作用亦只會愈細。目前內地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數字上仍然充裕,但考慮到貨幣增發及債務水平的話,數字則難言穩健了,中國連續4個月出現資金外流,10月進一步流失457億美元,如何管理外匯儲備流失,會是下回合更要關注的事情。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