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依理直說 - 碧樺依
自毀前途

2016年11月04日
   

 

一直有個處理不到的邏輯思維問題:我們期望一個沒有民主的國家可以給予香港民主制度;我們更期望一個以法律打壓市民的國家能夠尊重香港的法治精神。
現實中,這些期望不斷落空。從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方法到多次的人大釋法風波,中央政府不但沒有皇恩浩蕩給予香港期望的民主法治制度,特區政府更主動地將這些基石一一推倒。
地理上的連帶關係,當然令香港人越來越感受到中共的壓迫和強權,但縱使離開中國大陸,這些無形的恐嚇亦會繼續存在。
早前有香港學者刊登關於內地移民政治取態的學術文章,發現多數新移民的政治意識較親建制。初時亦會對文章的結論有點疑惑,終歸香港和內地的政治氣候不同,市民參與政治討論,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雖然越來越收窄,但畢竟比內地開放,新移民應有機會接觸更廣泛政治資訊。
然而,這些想法乃我們一廂情願。很多新移民其實走不出內地政治打壓的陰霾,曾經有內地移民表示很想參與民主運動,但害怕內地家人受到牽連,因此不敢參與。
這些擔憂其實很普遍,更不只局限於居於香港的內地移民。澳洲有學者希望進行相類似的研究,但他們嘗試邀請中國留學生做訪問時,卻遭到很多學生拒絕。雖然訪問不記名,但學生仍然擔心中央政府會有多種途徑追蹤到他們的行蹤,更對他們於內地的家人作出威脅。
對於中國留學生,他們不認為自己有一定程度的私隱。他們雖在外國,因習慣和需要的關係而繼續使用那些高度受監控的社交媒體。因此,他們其實從來沒有脫離政權的控制。
這些狀況和威嚇,我們身在香港,不會感到陌生。 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