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梁游事件是笨蛋鬥笨蛋

2016年11月02日
  • 梁頌恆(左)和游蕙禎能否宣誓存變數。(資料圖片)

   

 

梁君彥的問題,在於愚蠢,也在過於貪婪,居然妄圖效法曾鈺成,去當一個開明又受歡迎的立法會主席,殊不知,坐這位子的矛盾之處在於:愈是不受歡迎,位子坐得愈穩,太太平平的坐4年,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他在前兩次開會的所為,建制派非常不滿,很多拉他下台的聲音,我本來也判斷他的位子不穩了,誰知反對派居然意圖彈劾他,反而救了他,皆因彈劾只有是由建制派提出,再加上反對派的力量,便可水到渠成,但阿爺絕對不會容許反對派拉下建制派的立法會主席,因此梁君彥現時的地位,反而是處危實安。
說到宣誓,單從法律的觀點,劉小麗的個案更為惡劣,因為她在後來的報道公開承認了,是有心玩嘢,無心宣誓,一打官司,證據搬上堂,便難打了。反而梁游兩人,死口不認,還有抗辯之餘地。然而,「支那」二字,未免太傷民心,柿子挑軟的捏,縮小打擊面,所以只打梁游,不打小麗,完全是政治決定。
至於「支那」,是本土的慣用語,梁游的支持者,很多都會「refxxking支那」,這些人對他們的失望,不在於「支那」兩字,而在於發現兩人太蠢:哦,我們居然選出了兩隻小學雞!換言之,問題不在於搞港獨,而在於選出來的搞手代表原來是兩枚笨蛋,失望之餘,唯有反水了。
奇怪的是,民主派有一個說法,由於游蕙禎曾經在《大公報》工作,梁頌恆當學生會主席時,也和內地大搞串連,而且兩人從未現身於雨傘運動,因而被懷疑,兩人是中央臥底,目的是破壞民主運動。
用這方法來切割民主派和梁游,本無不可,但是這邊廂民主派傳媒大力宣傳此事,那邊廂民主派卻在開記招,公民黨議員甚至加入人鏈,保護梁游進場了。
問題在於,民主派保護梁游的理由,並非支持支那,而是反對行政干預立法會內部事務,以及反對梁君彥的決定前後不一,自相矛盾,然而,如果梁游真是臥底,這豈非是反中了對方的下懷?
為了和政府鬥爭,竟然不惜帶臥底入關,市民真的可以明白民主派的苦心?個人認為,如果要打臥底牌,最少也要等到事件過去了,才去揭發,戰鬥期間攤出來,有如自打嘴巴,未免太笨!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