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中國債市的潛力

2016年11月01日
  • 市場預測外資持中國債券將增至2萬億元人民幣。(資料圖片)

   

 

投資者餓息,是觸發資金加劇流入新興市場的主因。
在一個既是需求帶動供應,有時又是供應帶動需求的環境下,以阿根廷的信貸紀錄,4月時亦竟然能夠成功發行逾160億美元債券。
但論全球投資者討論熱點,反而是一眾財政強勁,近乎零負債的中東產油國,也跑到債券市場集資。 
在5月份,卡塔爾發行90億美元債券熱賣之後,沙特阿拉伯近日亦首度在國際債券市場籌集資金,而且金額高達175億美元。
沙特早於年初就開始籌備,以求頭炮打得響,官員前往歐美推介,將債券包裝成為沙特經濟改革一部分,結果170億美元發債額本身已是新興市場發債集資紀錄,惟認購額更多,為數達到670億美元。 
沙特主權債券享盡天時、地利及人和。作為頂級產油國,油價剛好不斷反彈,更重要的是,固然是全球主權債相繼出現負利率,債息曲線平坦,形成市場對長債需求遠比預期大。
沙特有的是軍師,將遊戲玩得出神入化,在整個發債計劃中,預留30年期債券發行額,比慣常的10年期還要多。
有分析認為,沙特債券神奇效應,除了乘環球投資環境而來之機會之餘,最大觸發點是市場對油價重拾信心。這一點既言之成理,亦說得頗為牽強,試問一個俱樂部形式操控的市場,那會談得上有信心?
反而,油價以美元計價,沙特尚算是個美元區,息率逾3厘的債券,相比很多新興市場有叫座力之餘,更重要是省去不少利率對沖成本及風險。 
利率永無止境停留於不正常低位,在需求主導之下,只會帶動更多資金改投高風險債券,早前蒙古貨幣大跌,部分投資者早就焦頭爛額,而同一時間,其他發債體亦有誘因拖長債券期限,異常客觀環境反過來的債券價格合理化。 
其實,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債市潛力及需求是遠被低估。目前外資於中國在岸市場持有債券約8,000億元人民幣,外界預期,明年規模最少會增至2萬億元人民幣,但在未實現之前,似乎先決條件在於投資者要更習慣內地的貨幣走勢及其政策吧!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