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依理直說 - 碧樺依
大國崛起

2016年10月28日
   

 

從香港到澳洲,經歷幾次文化衝擊。香港開出的航機通常有廣東話廣播,但乘搭澳航,除安全示範外,所有廣播都是英語。第一個反應是覺得有點奇怪,沒顧及非英語乘客的資訊需要。但當航機抵達澳洲,卻會聽到普通話廣播,整個機場都充斥著簡體字。
作為香港人,很容易聯想到中國的海外影響。香港電視台相繼「跪低」,就連新西蘭政要都因「中國因素」而拒絕會見香港的民主派人士,澳洲機場的普通話廣播,又有何出奇?
然而,當我問一位從英國到澳洲的美籍韓國人對普通話廣播有何感受時,她卻給我一個從沒有想過的答案。友人說,長時間於英國和美國生活,雖然兩個國家都自稱多元文化社會,但其實非英語人士長期被排拒。因此當她來到澳洲,聽著非英語廣播,覺得終於有國家關注亞洲的存在。
對於一個香港人,甚至亞洲人,可能會覺得她的想法太單純,完全沒有政治觸覺。但其實友人說的正正反映不同地方有著不同形式的種族關係。即使同樣「中國因素」,於香港,我們的考量會多從政治角度,而對其他國家可能就比較經濟化。因此同一狀況,不同人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詮釋,不能說誰是誰非。     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