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安裕札記 - 安裕
日本的中國研究

2016年10月27日
   

 

多年前,朋友在機緣巧合之下,得見日本的中國問題專家工作間,辦公室堆滿購自香港的中國大陸報章雜誌。《人民日報》等報紙剪剩一個個洞,剪下來的新聞用膠水貼在檔案紙,之後按題目收集在檔案夾。工作人員說,除了訂購買報章的支出,最大開支是膠水和檔案夾。
 
日本研究中國早已有之,近代日本的中國問題專家,很多出身東京或大阪外國語大學,專攻中文,畢業後到中國大陸或台灣留學,漢語說得極為流利。文化大革命期間,仍有少數日本記者獲准留駐北京,《朝日新聞》的秋岡家榮由1967年就任到1972年,整整5年文革最高峰時期他都在中國大陸。任滿之後,秋岡家榮回到日本寫成《北京特派員》一書,頗受注意。日本的中國通記者不少,除了秋岡家榮,還有稍後年代同是《朝日新聞》的吉田實、佐藤千洋,《讀賣新聞》的戶張東夫等,俱是一流。
 
因為懂得漢字,日本記者比西方同行有利。文革期間,他們常到街上或大學抄寫大字報,從中得到不少消息。1976年,四人幫被捕,第一個報道的是日本傳媒;之後北京官方宣布四人幫就擒,客觀上等於證實日本傳媒的報道。消息來源當然是龐大的人脈網絡之故,但日本記者也有紮實的硬功夫,那就是根據官方傳媒報道,從參加活動人員名單,找到某些官員可能下馬或者復出的線索。
 
中國政府對於官員排名規格嚴謹,誰在前誰在後都有標準,當時日本記者便是憑著出席活動的官員名單,誰移前誰墮後、誰消失誰出現,推論政治情勢是否有變,也能從一張照片看到人事端倪。到了今天,如何閱讀出席名單及照片當中主客位置,已經成為研究中國國情的基本入門。
除了外務省官員及傳媒,日本另一支龐大的中國研究隊伍是商界企業。日本商界到全世界做生意,早在1972年中日建交之前,日本已有貿易公司人員長駐中國,當然亦有其對中國情況的研判。同時擁有大學、傳媒、企業、官方四支實力雄厚的研究中國隊伍,日本可說是世界上對中國研究最深入的國家。 逢二、四刊登

無事亂翻書,無聊才讀書;看看寫寫,寫寫看看。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