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中國導彈在中東擊毀美國軍艦?(二之二)

2016年10月21日
   

 

承前所論,阿聯酋的HSV-2來源清晰,問題是胡塞武裝如何將之擊破?就網上影片可見,當時該船雖處於近海,但仍有一定距離;而被擊中後,船體不只被穿透,更於瞬間葬於火海。可見,HSV-2不可能受到炮打、槍擊,而是被「戰鬥部」(俗稱彈頭)上百公斤的制導武器突襲。從疑似導彈尾部的火光可見,先有較明亮的一截脫落,再有更長的另一段奔襲目標。
 
此一狀態,也符合典型反艦導彈的接戰模式。前一段是固體燃料火箭助推器,作用是將彈體從靜態送至空中、進入軌道、賦予初速;該段燃燒時間極短,很快便由巡航引擎接力。由於後者多屬吸氣式渦輪引擎,推力小、熱力低,但燃燒時間長,尾部的火光便較暗淡而持久。
 
既然鎖定了「HSV-2殺手」是反艦導彈,那麼要推敲武器來源亦不甚難。「疑凶榜首」必屬伊朗——德黑蘭在冷戰前後,由中國進口了一批C802反艦導彈;其仿製型更多次現身該國閱兵,成為德黑蘭鎮守波斯灣的「神兵」之一。當然,一時之間也不能排除伊朗從俄國進口同類武器,再交與胡塞武裝的可能。
 
退一萬步講,即便出口導彈及相關技術的是俄羅斯,普京亦無太大苦惱。皆因敘利亞、也門戰事一開,克里姆林宮明顯站在什葉派——「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一邊;一時間,莫斯科與沙特、阿聯酋為首的遜尼派國家關係淡薄。但中國卻不同,就在美、歐對遜尼派老盟友轉趨冷淡後,中國尖端武器,尤其是「察打一體」的新一代無人機,持續出口到沙特、阿聯酋,乃至美軍一手扶植的伊拉克。
 
這也是達伊莎在「伊拉克─敘利亞」坐大後,普京大力加強與兩伊、阿薩德軍事聯繫,中國卻趨於謹慎的原因。對北京而言,如何在奧巴馬抽身遜尼國家以後,在沙特、阿聯酋擴大政經、軍事影響力始終最重要;對於向德黑蘭示好,卻不急於一時。
 
然而,筆者始終相信,「俄羅斯─什葉國家」的關係難以長久,俄軍也無力長駐中東。眼前胡塞借伊朗生產、具中國血統的導彈,擊殺遜尼聯軍運輸船的疑雲,卻正好逼迫中國反思自身在中東的角色。事實上,中國早在中東的邊緣布下據點──東有巴基斯坦瓜達爾港,西有紅海吉布提;何時突入核心區,同時在阿拉伯半島、什葉國家擴大影響力,只是時間和把握機遇的問題。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