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立法會亂局源於功能組別

2016年10月20日
   

 

上周三立法會舉行新一屆的第一次會議,場面混亂,一些問題要延至本周的會議甚至日後處理。眾多爭議中,最值得重視和影響最深遠的,還是選主席的環節。
 
舉行立法會選舉前,已有消息主席人選,鐵定梁君彥。他屬工業界(第一)組別,根據《立法會條例》可擁有外國居留權,但根據《基本法》第71條,立法會主席必須年滿40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20年,及沒有外國居留權。梁就居留權問題,一直含糊其詞,直至在上周的會議途中突然出示剛收到的文件,顯示英國內政部在9月30日確認接納他放棄居英權,但閃縮不讓人拍照,所顯示的蓋印亦沒簽名,惹起質疑。
 
梁君彥堅稱,中聯辦沒介入主席選舉,勸退同屬建制派的田北辰和謝偉俊,但這說法明顯與謝偉俊不同。建制派報章《成報》持續數星期轟中聯辦罪狀,其中包括用人不當。梁君彥連續4屆在小圈子功能組別自動當選,全沒民意認受,議員工作毫無表現,出任內會主席或大會代主席時,裁決亦令人詬病。到最後一刻才申請放棄英國護照,當選後仍不肯辭任18家公司的董事職位,他對當主席有多大誠意?有多「愛國愛港」?有多少利益衝突?他又裁決立法會5名議員宣誓無效,並說若星期三未能完成補誓,便將事件交由政府處理,這做法完全違反三權分立的原則。 
 
今屆立法會另一現象,是由於民主派與建制派無法協調各委員會主席人選,雙方絕大部分議員已加入所有委員會,以爭取主席職位。目前多個事務委員會有多達超過60個議員加入,難以有效率開會,也容易造成流會。
 
建制派聲稱,願意大致按照兩派議席的比例分配主席和副主席的數目,表面看似合理,但實際他們先行佔據了最主要的位置,如財務委員會的正副主席。這根本不是協調,也無視他們能取得大多數議席,只因為壟斷了以公司、團體形式投票的功能組別,論直選票數,民主派才是大多數。
政府和建制派往往批評,民主派日趨「激進」,議會已不能像昔日那樣議事,但問題的癥結在於建制派借助功能組別,壟斷權力,大會以至各委員會主席不會公平主持會議,令議會淪為政府的橡皮圖章。立法會不全面直選,抗爭只會愈來愈多。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