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指點天下 - 王永平
建制派議員流會到何時?

2016年10月20日
   

 

前晚特首梁振英行使他以往經常批評被市民濫用的法律權利,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下臨時禁制令,阻止立法會主席在昨天的立法會上替梁頌恆及游蕙禎兩位候任議員宣誓。提出此項申請的理由是梁、游二人在之前的宣誓「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因此在法律上已被取消就任議員資格。法官拒絕批出禁制令,認為現時梁、游二人未被取消資格,但會受理司法覆核,安排下月3日正式聆訊。
 
政府阻止梁、游二人宣誓的異常手段失敗後,建制派議員「再接再厲」,在昨天的立法會上使出他們在選舉期間猛烈批評對手的流會招數。在主席完成黃定光和姚松炎的監誓後,全部建制派議員離開會議廳見傳媒,解釋此舉是不滿兩位青政議員未就之前侮辱國家及中國人的宣誓言詞道歉。因此他們不惜藉流會阻止兩人宣誓。在大學教法律的梁美芬更提出,他們可能會流會至法庭審訊政府的司法覆核完結為止。
 
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佔大多數,他們完全有能力一直流會。不過,無論將來法庭如何裁決,敗訴的一方(包括代表立法會的主席,以及梁、游二人)都可以上訴。建制派是否有決心創造全球立法機關歷史上最奇怪、最長時間的流會紀錄?
 
即使今屆主席一如既往來自建制派,但他當上這個位置後,便很難因為建制派反對而違反先例,不讓梁、游兩人宣誓。期望梁、游二人會忽然痛改前非,就事件道歉更屬妄想。難道建制派議員的另一個選擇是要求中央政府透過人大釋法(如何釋法筆者不清楚),取消兩人的議員資格?
 
因為流會而不能宣誓的議員包括之前讀誓詞太慢的劉小麗。她不是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針對的「罵國者」。建制派議員是否為了成全大我,不惜犧牲小劉?
 
我認為梁、游二人之前做的錯事,不能成為建制派議員做更錯的事的理由。我相信,市民不會容忍建制派議員長期流會。

 
             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