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縮》咗水,法式浪漫只在表面

2016年10月19日
   

 

筆者鍾情那個還稱為西歐的年代,生活沒有刻意蕩氣迴腸,卻足可讓人心裡發甜;我愛法國片,特別是愛情片,為我提供夢幻感,現實與理想總有點距離,但今天的現實,有時更叫我跑入戲院,我抱著這樣心態,入場看了電影《縮水情人夢》。

巴黎命格──天然浪漫
法國片裡,男跟女的相遇、發展下來浮起的浪漫感,不光靠劇本催生,最大功臣該是巴黎街道的氛圍。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命格,乃是該地多年修成的結果,簡單而言,就是一種人文價值的累積。街上的行人已不斷為價值代言,美指只需還原,攝影只需捕捉,演員自然,浪漫就呼之欲出;而香港跟浪漫談不上邊,皆因這裡的愛情甚至感情,都傾向是滿足功能的快餐,效率才是我們這城的金科。我想,法國人並非漠視效率,而是願意預留多些空間給愛情,多一些空間便多一些想像,容許一些離地的胡思亂想,而創意往往是從胡思亂想開始,《縮》的故事相當簡單,單是海報已一目了然,不玩階級、年齡,單單講高度,用故事挑機法式愛情,究竟有愛、有feel可以行到幾遠?

 
堅為矮仔出頭?
嚴肅不是法式愛情杯茶,《縮》只是擦邊球式,輕輕的談論「異常」人的愛情處境,所謂輕輕的,就是編劇為男主角亞力(尚杜加丹飾)提供一些背景,例如建築師的中產職業、談話富幽默感,體貼且懂得炮製浪漫場景,好讓當律師的女主角戴安(維珍妮愛菲亞飾),有合理因由去承受因身高差距惹來的奇異目光,追逐屬於自己的浪漫;而純粹的身高「異常」,此愛情故事不能開花結果,還要預設一些待解決的難題。《縮》並沒有打算為「異常」人堅出頭,所以亞力身高不足五呎,設定上不是患侏儒症,只說成是發育出了亂子,身高差異只屬此片創作團隊的點子,編劇沒野心為亞力代表的一群發展一套獨有的浪漫,而亞力的浪漫點子跟身高亦沒多大關係。《縮》片沒有拓闊法式愛情片領域,亦浪費了尚杜加丹這位金像級演員,他於片中面對的歧視都屬表面,如亞力跟前妻的結合與離異均沒交代,叫人物欠了一個讓女角戴安戀上的原因。

 
矮化法國妹
正因為以上所講的設定,電影主線便落在女主角戴安身上,這位律師經歷了婚姻不順,認識了亞力便開始第二春,透過他的浪漫解放主流價值帶來的羈絆,但這樣子的法妹並不可愛,除了語言,她跟美式傻大姐分別不大,然而,法妹的吸引在於古怪,從古怪所引發的愛情才是法式美麗小品。我突然懷念年輕的柯德莉夏萍。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