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旺角的田園故事(8)

2016年10月18日
   

 

昨天說到,「毛毛」出現異樣,卻惹來道士擺陣,要收伏「纏著」她的「豬仔」。根據豬媽所述,其實那道士也只胡打亂撞,壓根沒有甚麼神通,只懂把毛毛壓在門前樹下,揮刀弄箭的拍打。豬仔好奇湊近看。道士突然從身邊翻出道具︰一碗X血,並猛然含噴周圍。豬仔走得近,不小心被濺上半身,嚇得半死,躲在農舍整三月而沒敢踏出半步(當然靈毫髮未傷)。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之後他與毛毛,這輩子亦沒再相見。
豬媽說到這裡,我們已走到旺角某垃圾站外。她邊走邊笑口︰「今天我母子倆可以跟你說話,感覺回到人間。平常與牠們混,沒想到今天真有個人在跟前。」說著說著,豬阿大突然插問︰「噶噶……請問你最近的豬場在哪裡?我偶爾晚上跟阿細出去逛,都看不見到。」看了周圍的高樓,人潮,我只好輕聲的回應︰「是的,香港現在很少豬場。你找朋友嗎? 」阿大搖頭嘆息︰「噶噶……不會。那有豬幾十年不死,是怪胎吧。我也只想看看有沒有其他豬靈。」
話剛落下,附近出來一隻小狗,「毛茸茸」,看只幾月大。走到豬仔跟前,嗅了幾下,像故友打招呼。豬仔蹲下輕梳毛 : 「毛毛,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很久。當年嬸嬸打你痛嗎?你還記得我們在後山埋的那個玻璃瓶嗎?為甚麼我老找不到了是不是……(繼續絮語)。」豬仔突然打住,仰首再予我說︰「牠就是毛毛,我小時候的朋友(死後)。我之前沒再見她,原來她在家病了,死了。她死後都沒來找我,我原來還挺生氣。」(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