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內地投資者為何長不大?

2016年10月18日
  • 內地官員常用「可控」形容各類經濟問題。(資料圖片)

   

 

即使年內中國經濟表現總算符合目標,再者有人民幣正式獲納入特別提款權、A股加入摩指亦漸行漸近、摩通新興市場債券指數,亦會為內地債券開出綠燈,可是投資者對內地興趣依然未見有所改變,資金大部分時間仍是以流出為主。
市場對內地的信任度,仍是當前的最大問題。互動及溝通不足之餘,市場預期及判斷,跟實際情況之出入,說穿了就是在人為因素控制下,太多問題其實是被不斷延後,未能夠獲真實反映出來,久而久之,市場已經變得不太耐煩。壞帳及銀行不良貸款問題,由2009、2010年開始說「可控」,結果是一年又一年擠牙膏式浮現。官員說可控,但在演繹及理解上的誤差,可控的同時原來有更多違約、最後是不論違約、壞帳、樓市潛在泡沫及去年的股市泡沫,一切都是從可控說起。
跟內地截然不同的是,本港官員在經濟及市場風險上,大部分時間少有提及一切可控,反而是不斷強調風險與潛在失控;經濟、股市、樓市,樣樣如是,但到最後,本港近十幾年絕大部分時間都是有驚無險,相安無事。
 
香港是福地已是毋庸置疑,而市場經常將「底子厚」三個字掛上口中,重點並非經濟實力特別強,市場風險系數份外低,而是累積了幾十年的真真正正盛極而衰、泡沫爆破後的重拾正軌周期,不論政府、市場及個人的風險防禦意識,都較鄰近以及任何一個成熟市場都來得要強。
肯定,任何泡沫爆破都是痛苦,但故意拖延應出現的問題而不出現,後遺症只會愈滾愈多。中國市場的特色,再近幾年而言,幾乎是每年一個炒風主題、每年一次爆破、但爆破不單沒有根治問題,反而是製造另一個領域的泡沫出現。去年是股市、今年是樓市,明年又會是怎樣一回事?
中國政府在經濟及市場發言上做了很多好事,政策及推動由好事變壞事,問題源於民間風險管理意識一直遠遠落後於內地市場的發展。一個政策,一個運動,卻因為資金太多,義無反顧及不惜一切短視的追求利潤,投資市場每年一個全民運動,政策制訂者最後就要收拾殘局。
保障不應是政府獨有的責任,市場任何一個持份者都要肩負,內地太照顧投資者,奈何一次又一次亂了大事。讓他們走出去投資,回報的另一面就是風險承受,市場規矩,中國當局不能教他們,由境外市場一套有規有矩,風險與回報後果自負的一套框架,要鍛鍊他們吧!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