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七俠蕩寇誌》 麻甩的光榮

2016年10月14日
   

 

人來到世上,困難就會自動找上門。它們會以不同的「裝扮」呈現,可以是飢餓、缺水或病痛,背後原因是天災、資源分配不均,而人跟動物的不同之處是面對困難的態度。動物是跟隨本能行事,無分對與錯,人則可自由選擇,甚至可選擇逃避,而解難的態度和過程,則成了不同的人間故事,讓同類判斷人性孰優孰劣,故事吸引之處在人物的變數,因著際遇、一個簡單決定,出場至終結可以是兩個模樣,用宗教術語來解釋就是天使與魔鬼並存人心,爭奪控球權,由於一切藏於心,誰是狗熊?誰是真心英雄?肉眼看不清。


觀照香港,貼地的俠義情懷
《七俠蕩寇誌》是一齣以美國西部為背景的英雄牛仔片,上映中的是Reboot版,1960年的同名原作叫好叫座,屬牛仔片的經典;新版角色的名字、地域背景和橋段都跟原作有所出入,改動是為了讓現代人看得順眼,由丹素華盛頓、基斯柏特、伊芬鶴基擔正,多元陽氣匯聚,牌面吸引,加上牛仔片近年在港甚少,有新鮮感;然而,吸引筆者入場的,倒是那種貼地的俠義情懷。一個小鎮原本安居樂業,忽然被強權入侵,掠奪土地以自肥,面對困難,有人選擇妥協,有人選擇離開,港人入場不難對號入座,戲裡唯一女角色Emma(希莉賓妮飾)選擇面對,尋找外援迎戰,賞金獵人Sam(丹素華盛頓飾)被這位小鎮女神打動,一路召集有能者參與這場沒可觀回報,但風險極高的戰事。該片故事貼地處是這隊西部Avenger,隊中沒有知青和中產,卻由三教九流的市井大叔輩組成,仗義每多屠狗輩,相信港人就著近幾年所見所聞,該深表同感。
 

真男人的基本法
究竟這7位仁兄為甚麼要接這種明蝕的job?舊作甚至黑澤明的原作《七武士》對此也著墨不多,或許因為是牛仔、武士(即使變了浪人)的一種義務,一種不可為而為之的打大佬俠義精神,追逐生命以外更高的人性價值——光榮;新版《七》在此稍作調節,略為解說了他們的莫名行為,始終今日大伙生活在「計算」的世界,唔解唔安樂;而導演安東尼奎克一方面顧及新世代思維,另一方面也能保持原作的「佬味」,男人的浪漫在於寡言,嘴硬卻又惺惺相惜,情感在生死相搏中浮面。《七》裡的鏡頭、配樂都見花心思,尤其是牛仔騎著七匹馬翻山的招牌Wide Shot,仍見昔日豪情氣派,導演用不少典型場景如酒吧、對決,動作如拔槍、轉槍等配以特寫去重現牛仔的型格,期望不會予人old school感覺,有趣是雖然電影行正常格局,感覺卻很像吳宇森的慢鏡,用心好但似乎多了,變得忽然有點造作,至於槍戰場面,以設計而言,合格有餘,或許由於前兩部作品珠玉在前(尤其是黑澤明原作),驚喜不算大。
觀映後,《七》除了娛樂以外,還可讓你重溫一下,活得光榮不一定要贏的感覺。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