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為誰而戰 為何而戰

2016年10月14日
   

 

好多好多年前,政界老海鮮(old seafood)同我嘆曰,退下議會火線,其實真係像卸下一個大包袱。因為老海鮮一直響度掙扎著度日,因為議會好有迷惑性,好多人響城外好想入去,入咗去之後,就覺得自己好有「拋華」,覺得自己同政府做「刁」,做協商,做討價還價,同唔同人食飯飲茶,好有存在感或者成功感。於是,慢慢就沉迷咗議會路線,深陷入體制之中,覺得咁樣至係政治,忘記咗當初從政嘅目的。
 
唔係個個好似老海鮮知道幾時係急流,點樣勇退。當年華叔曾經鬧過部分民主派新人,太迷信議會路線,唔去搞組織搞地區。依家睇嚟好有前瞻性。因為唔好忘記,整個議會制度係由殖民地時代延續至今,所有細節位都係向宗主國傾鈄的,從來都冇真正地去殖化,更遑論民主化。既然係咁,點解仲要咁沉迷議會政治呢?政客入咗議會成精,慢慢就會變成體制的一部分,自己就會慢慢地變成對方的一員,成為體制的一小螺絲釘,仲轉頭鬧城外嘅人:政治呢樣嘢,你識條鐵啦!
 
所以,參選之前,老海鮮通常都會苦口婆心地反覆去問,兩個問題:為誰而戰,同埋為何而戰。用依家流行嘅說法,就係要反覆自省,初衷係乜嘢。點解要去參與呢種極不民主的體制遊戲,而且要達到乜嘢目的。
 
有的政治人物,目的係搵關係攀權貴掠大水食四方嘅,當然目標清晰,我都唔會怪佢咁坦白。但係,有的唔係專業從政嘅人,往往會希望借呢種不民主遊戲之中,想去做一啲所謂「造王」的角色,即係點呢?以為自己即使議席少,但可以發揮所謂關鍵的作用,響最需要嘅時候好好咁樣運用手上的選票,去為整個社會取得未必係最好,但至少唔會差過以前的結果。
 
呢種想法,響二十幾年前,當政府仲係會響某些事情上,對泛民讓步,以期望取得社會支持的時候,仲係有用。因為當時政府仲係會睇住社會民情嚟做嘢。但自從五年前政府轉莊之後,好多嘢上面已經同社會人士講得好清楚,首先無論係點,政策都會硬去,話之你地泛民或者部分市民唔高興。其次,唔好以為仲有乜嘢關鍵少數,少數就係少數,唔好想造王,政府連同你傾都費事。最後,政改嗰陣講得好清楚,唔好以為民主化之後,政權會有更替,總之,只要個system仲響度,永遠都唔會畀泛民揸莊。
 
咁樣其實已經講得好白,基本上係冇所謂「造王」之可能,而且,參選如果係為「造王」,其實都相當好笑。點解去參加一個極不民主的選舉就即刻沉迷咗呢種小圈子式的操作呢?乜唔係要搵機會去爭取更多嘅民主呢?
 
政治之所以令人沉迷,就係用丁屎的權力,令政客覺得好hyper,問你怕未?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