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美國必走 俄國難留 誰主中東沉浮?(三之三)

2016年10月07日
   

 

 承前所論,土耳其更積極參與「敘利亞——伊拉克」內戰,一手打擊庫爾德武裝,另一手也順便「招呼」達伊莎﹙DAESH,前稱伊斯蘭國,IS﹚。對普京而言,土耳其軍越境襲擊庫爾德人,有如向俄國交出投名狀——因此舉必然進一步讓華府不滿,庫爾德人自始是美軍「反阿薩德——反達伊莎」的「雙反」好幫手。埃爾多安出動空軍有限度打擊「達伊莎」,也讓美國在伊斯蘭世界兩大支柱「土耳其——沙特」之間的關係變得微妙。
畢竟,沙特與達伊莎、阿爾蓋達等極端武裝有著各種聯繫;與沙特、阿聯猶、科威特等親美王室,一同屬於遜尼派的達伊莎,正是阻止「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真主黨」——什葉政權連成一氣的主力武裝。未來,「華府——安卡拉——利雅德」的關係如何重新達至平衡,如何重分戰略利益,便值我們長期關注。無論如何,由於美國從最大石油進口國,朝向石油主要出口國邁進,歷史已無法返回原點——中東大亂已不見得不符華府政經利益的新時代已然來臨。
就在此時,遠比土耳其、沙特更了解美國的以色列極右總理內塔尼亞胡,從「和平獎總統」奧巴馬手上,得到史無前例更龐大、也更具彈性的軍事援助協議。表面上,是以色列成功爭取更堅實的安全保障;實際上,更能反映無論奧巴馬繼任人為誰,民主、共和兩黨都將堅持美軍從中東抽身的路線。
即便在航空母艦之上,以「候選三軍統帥」身份接受軍人訪問,希拉莉都清晰地表明——無論如何,美國陸軍、陸戰隊都不會重返中東。只有此點不變,白宮才會在不想得失國內猶太財團、遊說團的情況下,無可避免增加對以色列軍援;以免奧巴馬再度與鷹派大掌門——內塔尼亞胡爆發罵戰,成為特朗普反擊民主黨的資本。
相比起為以色列添加區區數十億美元軍援,發誓不再向伊拉克、敘利亞增派地面部隊,實在是本小利大的外交及安全買賣。在美軍必走,俄軍未必長留的當下,卻發生了也門胡塞武裝,以先進的岸基反艦導彈擊毀阿聯酋運輸船的事件。胡塞與阿聯酋的衝突,卻將中、美兩大國都牽扯其中。未來,北京將如何參與中東和平進程?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以及也門的戰事,又如何影響中國安全態勢,以及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本欄將持續觀察並分析之。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