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不道德經 - 陳強
我的屯門

2016年10月07日
   

 

我都說自己有老人病。最近我跟家人和朋友見面時,總是嚷著要「快啲同我講返以前屯門係點啦」,因為我似乎開始一點一點的忘記了從前,我很想借別人來喚醒記憶。
不要說近年才建成的Vcity了,更遠在西鐵通車之前,小時候屯門市中心的日式百貨公司叫「八佰伴」,即使後來賣盤換成了「吉之島」,我記得我還是堅持叫她做「八佰伴」一段很長的日子。我爸媽常常帶我們一家三兄弟去流連,他們兩老自己會在低層看電器,而我們三個就自己跑上三樓的玩具部看高達看四驅車看BB戰士。
小學六年級那年,我和我哥買了人生第一本香港漫畫,那是許景琛作畫李中興編劇的《街頭霸王》合訂本。我記憶中那還是第六期之類,由於我們不是由第一期開始看,故事沒頭沒尾的看個半懂。然後我媽知道我們看港漫,當場沒收了那合訂本,把它丟了在「八佰伴」三樓的一個垃圾埇。我和我哥好像沒有很傷心,而且後來還繼續買下去,媽媽又沒有再丟了。
還有一次,我好像還在讀小一,我們三兄弟又自顧自的跑上玩具部(嗯,那時的小孩沒現在的受嚴重保護啦),我一不小心跌了在扶手電梯上,眼角旁受傷了。我哥帶著我弟和我回去找爸媽,我眼角不斷流血痛哭著。我爸見到我之後,就雙手抱起我(明明我只是眼角受傷),帶我去急症室縫針。我爸平時說話很瘋,但談到照顧家人他從來不手軟。
我們升讀中學之後,好像就從來沒有和爸媽再一起行過任何街。我常常懷念小時候的屯門,當然也在懷念小時候的自己。還有幻想著,當時的爸媽,不就是差不多我這個年紀嗎?為什麼我心目中他們還是那麼「大人」?嗯,我永遠都是他們的小孩子,他們永遠都是我的老爸老媽。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