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浪漫月巴睇90s - 月巴氏
謹獻90年代的尼古拉斯基治

2016年09月30日
  • 《Leaving Las Vegas》,看著一個對生命死了心的男子走上死路。

  • 你問我想唔想尼古拉斯基治版超人拍得成?睇見呢張舊相,我會答你:唔想。

  • 《The Rock》,90年代好重要的一齣動作片,當年的Michael Bay對爆炸尚算忍手。

  • 《Wild at Heart》,單是呢件金蛇皮褸,已經不是每個人都carry得起。

  • 《Face/Off》,吳宇森硬闖荷李活歷程中最好睇的一齣作品。

  • 睇見呢把秀髮,我有衝動車佢一巴。

   

 

記憶很奇妙。那一天,我嗌了一份蛋治,然後一個久違的名字,突然在腦海閃現。



1.是你,尼古拉斯蛋治——Sorry,是尼古拉斯基治。但我就是鍾意私底下叫你做尼古拉斯蛋治(但其實我更鍾意叫你做尼古拉斯賓治)。
2.我尊重你,叫番做Nicolas Cage。但我尊重你,你有尊重自己嗎?你近五六年(甚或更早時間)拍落嗰啲究竟係乜鬼嘢嚟?最慘是,從表面睇,竟然不覺你在hea做(可能我渣所以睇唔出啦),你還是落力地演……實在令我呢個曾幾何時的「蛋治迷」心有戚戚然。
3.回到1995年,你演了震撼我一生的《Leaving Las Vegas》。那一年,我好年輕,而且只飲薑啤,尚未明白哀莫於心死究竟是一種怎麼樣的心理狀況,但看著你演的那個對生命死了心的角色,由頭到尾keep住飲酒,飲到天昏地暗,飲到明日世界終結時,而身邊又好彩地有一個同是天涯淪落人Elisabeth Shue陪你,陪你飲到生命最後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一點——現實原來真的可以把一個人折磨到如此境地,而這又全賴你入肉兼入骨的演繹。
4.唔知點解地,當一個荷李活男演員紅咗,就例牌變做動作巨星。做了影帝的你,接拍米高卑的《The Rock》成為救國英雄。當年米高卑尚未太沉迷爆炸,《The Rock》固然也有爆炸,但不像後來那些《變形金剛》般係又爆唔係又爆總之keep住爆,爆戲和文戲保持著一個平衡,你依然有戲可演,演繹了一個明明溫文爾雅偏偏臨危授命拯救國家的科學家。蛋治,唔怕話你知,這是我90年代最喜愛的荷李活動作片。
5.你真正嚇驚我的是《Con Air》。其實齣戲冇乜嘢,不過是另一齣標榜個人英雄主義的典型動作片,總之有驚無險,男主角必定最後無事,問題是你個造型實在好出事——全程一件白色背心襯一條洗水牛仔褲我尚且頂得順,頂唔順是那一把(有點乾旱的)長長秀髮,嘩大佬,我知你控制不住逐步上移的髮線,但都唔使留個咁嘅髮型來展示自己是多麼的留戀頭髮吧,我甚至想衝入銀幕車你一巴。
6.Yes,一個成功演員,是能夠演繹各類型角色,但不代表同時能夠駕馭各種造型。所以我一直慶幸,或感恩(其實我好憎寫感恩),你做唔成超人——尤其在多年後有幸(定不幸?)睇番閣下那些試穿超人戰衣的珍貴圖片,我只想到兩個字:該煨。
7.但你係勁嘅,勁在有能力駕馭不同類型不同個性的角色。你可以是《City of Angels》裡為了Meg Ryan而決定墮入凡間的深情天使(即使齣戲渣過原版《Wings of Desire》十萬倍);你可以是《8mm》為了一個失蹤少女而不惜深入地下色情電影世界的忠厚私家偵探(即使齣戲到中段開始失控);你更可以一人分飾兩角,在《Face/Off》分別完美演繹極度狂妄Criminal和深情沉鬱FBI(《Face/Off》咁好睇,你居功至偉)。
8.有一個角色,我更認為只有你才演得到(而且演得好)——《Wild at Heart》那個暴躁狂野卻又溫柔細心,而且仲隱隱然有份脆弱墊底的男子,我不知道你怎樣揣摩和演繹這麼一個超複雜角色,但你給我的感覺就是:你不是在演,你根本就是這男子,你真的進入了角色之中,跟對方同呼同吸。這是David Lynch芸芸作品中最狂野迷人的男子。
9.How many special people change?How many lives are living strange?
10.你的90年代是無比精彩,90年代之後的你是幾咁……我都唔識形容了。你的私生活,其實關我蛋治,我關心的只是,你幾時才捨得唔再拍嗰啲唔知乜鬼嘢嘅戲?再做番一場好戲俾我睇?最多你下次來港買玩具,我請你食蛋治、飲雜果賓治。



90年代,可能是我們最後的快樂時代。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 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