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美國必走 俄國難留 誰主中東沉浮?﹙三之二﹚

2016年09月30日
   

 

承前所論,美、俄相爭導致「中東—黑海」局勢環環相扣,斬不斷、理還亂—全力推動能源戰略轉型的奧巴馬,想從中東抽身;反之,發展空間受壓的普京,因烏克蘭事變,無論外交上、安全上、經濟上,西行之路加倍艱辛,便欲火中取栗自黑海揮軍南下。美俄在中東的一開一合,正打開了新局,讓北京重新思考自身在該地區及週邊的角色、作用,與長遠戰略利益。
事實上,早在2016年初,俄國海、空力量,就曾作大規模調整,甚至一度暫停對中東戰事的干預。當時外界的關注,就在於俄羅斯的財力、軍力,以及調度能力,未必可以長期支援阿薩德政權。而在其時,華府並未對普京的介入作太大反應,據信倒不是因為毫不乎俄國欲要透過參與敘、伊戰事而擴張勢力,卻正在狐疑普京有否持久作戰的後勁;畢竟,俄羅斯國民生產總值持續萎縮,已為不爭事實。
普京想透過軍力自黑海、裡海南下,而減輕烏克蘭問題對其造成的內政、外交壓力;卻分分鐘因為石油、天然氣價格持續低迷,而「偷雞唔到蝕把米」。屆時俄國在黑海,尤其是克里米亞半島的海、空力量,便要面臨「土耳其—烏克蘭」的雙重壓力;而「敘利亞—伊拉克」戰事又僵持不下的話,奧巴馬任內最後盤算便會打得響—俄國、俄軍終因兩線作戰而被陰乾。而被陰乾的戰場,無論是烏克蘭東部還是「敘利亞—伊拉克」,對美國的戰略價值、安全影響都日見低落。
就此而言,無論在今年初夏,針對埃爾多安總統的土耳其兵變,是否真的由美國中情局策動,事件的結果,對普京來說都有如救命草。一方面,埃爾多安對親美土耳其陸軍,以及其背後的美國外交、情報人員加倍提防;埃氏及其國會內支持者,對建制內外的親美精英固然隱而不發;但「安卡拉—華府」的雙邊關係,必因兵變及後續外交爭議,而進一步朝互不信任發展。
無論國內壓力多大,由土國總統府、國會推動的軍事改革仍會進行;土耳其將從過往向北約,尤其是美國一面倒,轉為重視多邊軍事合作。土國三軍向俄羅斯,甚或中國購入小量戰略武器及尖端技術,已不只是向歐美軍工企業討價還價的虛招。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