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內房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2016年09月27日
  • 內地一二線城市樓價升幅驚人。(資料圖片)

   

 

內地今年既要保經濟,又要去槓桿,由始至終,重點之一其實在於槓桿責任轉移;由企業轉移至民間、由地方政府,改為由中央層面承擔。而過程當中,最為關鍵就是推高價格,包括產能過剩行業的資源價格及樓房價格。
的確,從中期業績抽樣看幾間內地企業現金流、債務借貸成本及整體負債比率,大部分都能持平,甚至有些微下降,惟槓桿比率之下降並不代表債務總水平減少,只不過是債務由企業轉移至個體而已。內地M1、M2兩者之間仍出現逾13個百分點差距,企業手持大量現金,大部分其實從民間上移,中間所涉及的就是樓市效應。
8月內地新增貸款數字其實是槓桿責任轉移的最佳例證。在近9,500億元(人民幣,下同)新增貸款中,近6,800億元是向個人或家庭批出的相關貸款,佔總新增貸款比重達71%,而這六千多億元中,近八成正正就是個人房貸相關貸款。相反,撇除票據相關融資,涉及企業的中長期貸款仍下降。
單看新批出予個人及家庭相關貸款,7月逾4,500億元,到8月升至逾6,000億元,30日內急升2千億元。內地樓市成交愈大,樓價升幅愈高,家庭總債務水平愈升。新增二千多億元中,大部分轉化成企業活期存款,社會債務水平沒有下降,僅是企業槓桿比率及現金流改善而已。
內地官媒近月接連提及樓市風險,中國人民銀行政策委員亦相繼對樓市過熱發聲,但觀乎真正由國務院層次出手的打壓樓市,莫說政策,就算連一句高度關注也大概欠奉。
年初,人行行長周小川還說過,家庭槓桿水平仍然偏低,事後孔明,當局老早就認定個人借貸水平大有提升空間,讓樓市熱鬧,房貸等於高質素抵押貸款,總比去年的股票兩融為安全。
但事到如今,樓價上升預期已牢不可破,一、二線城市升幅驚人,但現在才重手控制,難免會對經濟潛在影響之際,槓桿問題可能比以往更為複雜。試想,企業槓桿之所以能夠控制,乃建基於高樓價下的銷情暢旺,樓市一旦掉頭要跌,企業槓桿問題再暴露出來之餘,今次還涉及大量個人債務風險。好日子總有盡頭一日,從內房股的走勢觀察,似乎愈來愈多投資者提前戒備了。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